正文 第五十二章 罪魁祸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两人迅速的转过头,向传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声音正是从马车方向传来的。一眼望去没有发现有什么异状。月多多不自觉的靠向鹤岚清,在刚才那样生死悬于一线的况之后,月多多发现自己非常没有安全感,很想依靠鹤岚清。

    两人疑惑的对视一眼,轻轻地靠近马车,月多多跟在鹤岚清的后,手紧紧的攥着鹤岚清的一块衣料,很是用力打算死也不松手的样子。

    鹤岚清一手掀开车上的帘子,另一只手上却是已经准备好随时用扇子削掉有威胁人的脑袋。可是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月多多看到自己那个装着金银的小钱袋已经散了口,掉在里面,多多扒着鹤岚清的肩膀看了看,“师兄,看起来没有人来过。”说着小眼神还不断地向自己的小钱袋飞呀飞。

    鹤岚清看的却是车厢后面堆满被褥和其他物品的地方,那是实现的死角,他怕错过什么,“我上去看看!老实的呆在下面。”鹤岚清手撑着车辕,飞上了马车。月多多的眼睛飘满了小星星,真帅气啊。

    鹤岚清在车上自习检查,月多多此刻却是心惊胆战,轻轻喊着:“师兄……”,“师兄……”声音小到连蚊子声都大一点。月多多声音终于大了些:“师兄……他在下面!”右手小心翼翼的指着自己的脚下。

    鹤岚清也是大惊失色,生怕月多多出现什么差错。立刻下了车,却是发现月多多的脚踝部位被一只手抓着,那只手白的不像是人手,像是快要透明一样的白色。

    有了鹤岚清,月多多的胆子大了些,试着动了动脚,发现那只手没有一点反应,啥捏?没动静?又用力踢了踢,可是那只手除了紧紧抓在自己脚踝上,没有其他的反应了,“师兄,我想它的主人,不是晕了,就是死了!”

    鹤岚清已经将车底的人拖了出来,一黑衣的男子,满的灰尘,好像还有几处伤痕。

    “杀还是救?”鹤岚清问多多。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些人要杀我,所以这个人要救!”月多多像是赌气一样,看着地下尸的那个家伙。

    “多多说救,我们就救好了。”鹤岚清动手将那个人拎起,直接在了车子前面的部分,没有放进车厢,月多多听到砰的一声,不为那个人默哀一下。

    “师兄,你不会把他弄死吧?”月多多有些小担心,这个人没因为重伤而死,却被自己师兄的“好心”弄死了。

    “死不了,不过受这么重的伤还能逃脱也算是高手了!”

    “为什么不放到车厢里面去啊?”

    “满泥土血迹,会弄脏你的被子。”话说师兄现在完全是个二十四孝男友。

    “可是我们现在就将他放在外面,这一路上很容易被人看到的,很引人注目吧!”月多多说出自己的顾虑,可不想一路上后跟着一群捕快,惦记着将自己抓起来。

    “多多你去南面打些水来,南面有条小溪。顺便将我打得猎物捡回来,是一只兔子。”月多多听话的拿起水袋,向鹤岚清说的方向走去。

    “这回可以看看庐山真面目了!”月多多一离开,鹤岚清最先下手的就是那名黑衣人的面罩,鹤岚清看着眼前的那张脸,不由得想,不知道自己现在将他弄死多多会不会发现。

    因为鹤岚清发现眼前这张男子的脸实在是个祸害。略显瘦削的脸上,皮肤和他的手一样白的透明般,此刻因为失血的原因显得有些灰败,眉毛相对于男子来说纤细了些,还有这如女子一样的眉弯,一双狭长的眼睛,不用张开,鹤岚清就知道这个男人眼带桃花。薄唇红润水嫩,此刻他昏迷着,却看起来如同笑着一般。一个男子比女子长得还美,鹤岚清直接定义“祸害”。

    怕是此刻想杀了他也不行了,鹤岚清心里苦笑着,为中行山隐士的继承者,自己最是明白命运是多么玄妙的事,在这个人出现在多多附近的那一刻,他的命线就和多多纠缠不清了。

    我那古灵精怪的多多,你还要招惹多少男子才可以,自己一直避着再避着,想和命运抗争下,让多多命中注定的有些东西都离得远些,可是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还是一个接一个出现。

    此刻鹤岚清感到自己有些无力,不知道去做才是对的。看着被多多放在车厢内小烈火,轻声问着:“你也在尽力吧,刚才那层红色的薄膜是你弄出来的吧!她总是说你没用,可是你救了多多的命。”手轻轻抚了抚小烈火蓬松温暖的皮毛。

    月多多拎着水壶和将作为食物的那只兔子回来的时候,看到车外不见那名黑衣人。

    瞪大了眼:“师兄,你不是救不活他,就毁尸灭迹了吧!”

    鹤岚清的眉角抽了抽,“里面呢!上车吧!先吃点干粮,未免一会那人的同伙回来,我们先走。”显然指的是那具尸体的同伙。

    “好!”月多多没有异议的爬上了车,刚进去个头,就惊呼起来:“啊!”

    “……”就知道你会这样。鹤岚清叹着气,扬鞭驱赶马匹向前。

    “师兄!”

    “做什么?”

    “他好帅啊!”

    “……”你还敢不敢再直接点,在一个男人面前夸另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不久前还和你亲密接触过!“一点男子气都没有,男生女相!”

    听着鹤岚清不善的语气,月多多撇撇嘴,你就是嫉妒人家,极品啊,好像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啊!月多多周围像是飘满了粉红色的心。

    “师兄,你给他换的衣服?”月多多发现这个男子上穿的天蓝色长袍好像是师兄的衣服。

    “恩!”

    月多多没有在接下去,而是脑海里浮现出:BL,,纯,菊花……一长溜词语。

    使劲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月多多给自己催眠,尽管很美型,但是不能YY师兄,师兄是自己的自留地,不可以,不可以。

    ………………………………………………………………………………………………………

    小贴士(更新字数2000+,下面不算的):

    (在百度上找到的,百度大神真的很强大)二十四孝男友(这个词常看到啊,所以普及下,呵呵!):

    永远著老婆,永远保护老婆,要抢著做家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每天接送老婆回家,决不能惹老婆生气,心裏时刻想著老婆,

    不可以和老婆吵架,老婆有事要随叫随到,

    对老婆不可以乱说话,老婆生病要同病相连,

    经常的陪老婆去逛街,问寒问暖绝对少不了,

    心裏面只可以有老婆一人,绝对不可以强迫老婆做事

    老婆不开心的时候要哄她开心,

    要记住每个与老婆有关的子,

    要遵守夫道不可以在外花天酒地,

    一定要听老婆的话不能有反抗思想,

    心裏有事就不许瞒著要如实告诉老婆,

    老婆无聊的时候要陪老婆无聊且逗她开心,

    对老婆的关怀要胜过任何人老婆无可取代,

    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间,过去了便再也追寻不回,

    好好珍惜眼前心的人,失去了便再也无法挽回。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