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意外来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还未进到两人落脚的小院子,月多多就拉着鹤岚清向一个方向走去,嘴里不断念叨:“师兄我要请你吃好东西,不过要你买材料哦!”鹤岚清当然很乐意做这种让自己心里和肚子都很满足的事

    看着月多多的小手犹如一尾小鱼游在水中一样,而流连于各种食材之间,从各种蔬菜到不同的类,最后鹤岚清手上拎满了东西,而月多多抱着一包零食兴高采烈的在前面逛着。

    两人回到暂时的小家,月多多进了厨房,鹤岚清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在静静地读着,嗅着空气中刚刚飘起的淡淡炊烟的味道,这比食物的香气更能让自己感到满足和充实。

    当月多多将食物端上桌子的时候,院子里却出现了个让月多多目瞪口呆的人物,只见那人自顾自的走向了满桌的美味,拿起月多多准备的碗筷开始大快朵颐,而月多多还愣在桌旁拿着最后一盘红烧鱼,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自己压根没想到的人,就算是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夜骏自己也会平静点。

    鹤岚清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这位意外来客倒了一杯。

    对多多轻声说:“多多,再去拿碗筷来,难道你要饿着吗?”

    月多多迷蒙中转去了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回到院中,听着两人已经开始交谈。

    “岚兄怕是有负我一番诚意,没来拜会我,就走得无影无踪,还拐走了我的客,而且怕是我还不知道岚青兄你的真名吧!”那温润的笑意,带着讥讽狡猾的眼眸,不是纪翰阳是谁?

    月多多已经听鹤岚清说过,纪翰阳接了圣旨,却丢了个接旨的人,要回京请罪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哪里,上次见面在下并未说谎,在下实实在在是名为岚青,在下姓鹤,当时见到阁下这么温润如玉的人物一时间忘记说了,这是我师妹月多多,顽劣不堪,实在不好再叨扰您府上,只好上门带走,忘记通知您了,实在抱歉!”鹤岚清修长白皙的手指擎着青瓷的酒杯,让多多愣了神,这样也可以?死不承认?

    纪翰阳动作一顿,将酒杯靠近嘴边,一整杯倒进嘴里,现在这种况自己还能说什么?鹤岚清可不是祁彦森,指望他将多多交给自己,还不如上京请罪呢。

    “鹤兄带多多离开这些时,我实在是担心的寝食难安,怕多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四处寻找,此时看到多多平安无事,我就安心了。”纪翰阳的眼神没有一丝诡计,真诚得月多多不能直视,忙不迭的转开了眼。

    鹤岚清更是微微皱了眉,希望纪翰阳只是出于朋友单纯的关心而已。

    “让纪大人如此担心实在是不应该,在下请罪了。”说着举起杯子向纪翰阳敬酒。

    纪翰阳心里不甘,可是看着多多现在的快乐,一切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举起酒杯示意两人一饮而尽。

    在月多多一团浆糊的状态下,两人已经结束了谈话,纪翰阳转如突然出现时一样,消失在傍晚小院门外昏暗的街头。

    鹤岚清轻轻揽了揽多多的肩头,如愿的看到月多多转过来的视线,一样迷蒙着:“师兄?他怎么找到我的?”

    鹤岚清明亮的笑着:“你知不知道今年有几个通过复试的?只有两个人,你的名字怕是在各路书信中早已经传开了,再找不到你他就不是纪翰阳了。”看着多多手中依旧抱着空空的碗筷,不好笑,调侃着朵朵:“你不饿吗?”

    “啊!你们两个太能吃了,都没什么东西剩下了!”月多多的惊呼声划破了小院里的宁静。

    鹤岚清看着多多皱成一团的小脸,不有些心痛,转进屋拿出一堆零食,放到月多多的眼前,多多看着鹤岚清问:“师兄你的好怎么这么女化啊?都是小姑娘喜欢吃这些,你怎么会储备这么多?”

    鹤岚清心里气闷不已,为了你!非要我说出来吗?转直接进屋去了,月多多抱着一大堆零食进了自己的房,看着小狐狸窝成一团在小榻上动来动去,月多多挤了过去将一看,只见小烈火抱着一只叫花鸡努力剥着泥壳,月多多此刻见了吃的不一步蹦去,“怪不得我找不到那只叫花鸡,我们见者有份一人一半!”

    小烈火转过头来,泪眼迷蒙的看着月多多,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两个人花前月下不是应该很久才回来才对嘛?怎么会回来和我抢鸡吃?

    月多多看着小烈火的可怜样,不能姑息,绝对不能姑息,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月多多看准方向,闭上眼睛,扑上前去抢下还没开封的叫花鸡,在地上敲开泥壳,两手一用力撕开两半,将一半递给小狐狸,自己则是捧起气腾腾的鸡满足的开始祭自己的五脏庙。

    纪翰阳出了门,没有着急上京,而是直接去了夜骏的别院,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一片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绕过正在开宴的前院,直接去了后院。坐在夜骏的厅里给自己斟上一杯夜骏珍藏的茶叶泡的茶。

    当夜骏送走前院那些德高望重、誉满天下的名士时回到后院,就见到灯火通明的厅堂里,纪翰阳优雅的品尝着自己的茶叶,不笑着走上前去,“你倒是会享受,都快成耗子了,我的好东西藏在那你都找得到。怎么跑到这来了?不窝在你的雍城了?”

    “做了点好事,得了嘉奖,可是圣旨来的时候,接旨的人让我弄丢了!上京接受奖赏就变成请罪了,我要走慢点让想对付我的人和想帮我的人都有时间准备不是。走到这附近听说只有两个人通过了今年的复选,很不幸好像有我弄丢的人,就来看看。”

    夜骏轻皱了皱眉,直觉纪翰阳丢的是多多,丫头你怎么能在短短数月间招惹这么多是非呢?(还有个祁彦森你没见到呢,否则会更抓狂的。)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