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心疼岚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月多多呆呆的看着指甲里那些已经暗红的痕迹,一时间愣住了,片刻之后,才醒悟到那是鹤岚清的血,刚才自己紧紧攥着他的手,因为那个兵士检查马车而过于紧张,不停地用力,而不知道自己的指甲陷入了鹤岚清的里,看见指甲里都见了血迹,怕是师兄手上的伤口不会小吧。

    他手上有伤口还驾车,想到这里,立刻朝外面喊着,“师兄停车!快点停下!”声音里带着焦急。

    鹤岚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第一反应还是按多多说的做,立刻拉紧了缰绳,等马车停稳,等着月多多说到底有什么事

    可是等了一会儿,月多多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出来,只是听到里面在悉悉索索的翻动东西的动作声音。

    鹤岚清轻轻敲了敲车厢壁,“多多,有什么事?”没有听到月多多的回应,“多多,你再不说话,我就要进来了!”

    “等一下,马上就好了!”月多多急急的答道。“找到了!找到了!”

    随后就见月多多钻出帘子,手上拿着一个白瓷的小药瓶,二话不说拉起鹤岚清的手,翻过手心向上露出上面的一个个清晰如月牙般的小伤口,在缰绳的摩擦下有些地方还有鲜红地血在流出。在鹤岚清诧异的目光中,月多多用牙咬掉药瓶的塞子,慢慢倾斜,将白色的药粉倒在那些伤口上。在腰间拽出一条白色的布,仔细的开始包扎伤口。

    鹤岚清看着月多多专注的动作,一股暖流从心底缓缓流过,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的伤同痛一直都是自己在处理。从自己是个少年开始,从自己被师傅赶下山游历开始,在险恶的江湖里摸爬滚打的那些子,不可以用显赫的门楣做招牌,只有不停地打斗受伤,用伤痕和鲜血才能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

    这些小小的月牙,自己看来根本不算是伤,可是多多却将它们放在了心上,手上淡淡的药香让自己知道这些是师傅精心制作的止血伤药,虽说不能称为天下第一也是价值连城,天下人掷万金求之而不得,月多多却用在自己这些个小小的伤口上,看着月多多细心涂抹的的轻柔动作,自己的心开始一点点加温,像是自己传信用的那只白鹰一样飞了起来。

    月多多终于结束了手上的工作,抬起头笑盈盈的看着鹤岚清,鹤岚清看着月多多清丽的容颜,心里开始有了充实的满足感。不自然的转开眼神,看着前方。嘴里说着:“用不着的,这些小伤口不算什么的。”

    月多多不以为然的反驳:“再小也是伤口,不好好处理会很麻烦的。”月多多心里郁闷着不能和他解释什么叫破伤风,什么叫化脓,还有就是什么叫做抗生素……

    鹤岚清看着月多多还拉着自己的白皙柔软的小手,感受手上传来的融融暖意。

    笑着说:“不会有事的,致命的伤我都受过好多次,没人帮我治疗,自己一个人找个角落躲起来疗伤,我都活了下来,这什么都不算。”说着眼神看向自己的那只手,示意着。

    月多多的眼中越来越浓的水雾,让鹤岚清有些无措,还没想到说什么,月多多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抱住,“呜呜……呜呜……师兄……你好可怜……师傅那个死老头都不管你的……呜……”

    鹤岚清怔住,他没想到多多这突如其来的泪水是为了自己而流。

    月多多来自现在这个法治社会,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血腥和争斗,听到鹤岚清所说的让自己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心疼,早就将这个师兄当做了自己的亲人,知道他曾经受过的伤,那么危险的独自面对一切,心里就不可抑制的开始抽搐。

    月多多的泪水,濡湿了鹤岚清前的衣服,让鹤岚清感到一阵阵的暖熨烫着自己的心。伸出手轻抚着月多多的头顶,笑着只是叫了声:“傻丫头!”然后双手用力拥住多多的躯,将她的哭泣掩在自己的怀中。

    月多多哭了许久,在鹤岚清的怀里抽噎着,终于等月多多没有再发出哭泣的声响,感到月多多的小脑袋在自己的前蹭了蹭,又蹭了蹭。这个小动作让鹤岚清哭笑不得。

    过了一会儿月多多终于抬起了头,哭泣过的脸庞没有多少泪水,只有通红的鼻头和双眼显示刚才她哭得有多么惨烈,而鹤岚清低头看着自己的前已经惨不忍睹衣服。心却很愉快。

    月多多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仰起头看着鹤岚清露出羞涩的笑。

    “傻丫头,很早以前的事了,还哭成这个样子。”说着动手擦拭着月多多脸上的湿润。

    “去车里换件衣服吧,都让我蹂躏成这样了!”不由自主的又红了红脸。

    鹤岚清没有推辞,进了车厢,月多多在路边坐下,静静等待。

    过了片刻,鹤岚清换了一淡蓝色的长衫从车里出来。看着月多多坐在一片绿草地中映衬着面如芙蓉。心中一动,上前拉起多多:“多多,前面有一个镇子,有一道菜很出名,我们去尝尝吧。”

    一听到有好吃的,月多多立刻活跃了,“什么好东西?要吃~要吃!走了走了……”说着爬上了车。

    留下鹤岚清在风中凌乱,这丫头怎么绪转换这么快呢,就不能再温馨一会儿吗?

    坐上车,“还要走上两天才能到呢,不要着急,今天晚上在前面一个村落过夜,至于是什么好菜等我们去吃了你就知道了。现在给你留个悬念。”说着扬起马鞭去干吗车向前。

    向前的道路还算是顺利,只是又碰到了一拨检查的士兵,可能是因为他们作为后面复查的,都不怎么认真,几乎就是敷衍的态度,月多多也没有再因为紧张而做出失控的动作。

    ………………………………………………………………………………………………………

    依旧还是要说声要票票,推荐破百的加更等我回来好不好,没人抗议我就当你们同意的说,不过你们抗议估计我也看不到。O(∩_∩)O~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