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彦森番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11月11的更新,写给这个注定单的光棍,哇咔咔,我好坏,祁彦森已经杯具了我还要放在光棍节发他的番外……

    ………………………………………………………………………………………………………

    又是一个明月夜,在后山的亭子里品着美酒,这里几乎快到了山寨后山的山巅,可以俯瞰整个惊雷寨,也不知这是多多离开月余的第几次了,自己一个人在这山巅上孤孤单单冷冷清清的自斟自饮。

    看着整个惊雷寨,在那屋宇院落之间寻找多多曾经的足迹,还有自己的记忆,企图在这些寒冷的夜里找到一些可以让自己温暖的东西。

    脑海中总是不断浮现第一次见到她的境。在那鲜血四溅、兵器相交的时候,她一袭白衣从林间悄然走出,脚下跟着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随意束起的发辫,还有几丝乌发调皮的挣脱束缚,在脸颊边张牙舞爪,清丽的容颜不是惊艳,却别有一种美,一双晶亮的眼睛里写着害怕和惊讶,却不是恐惧,还能镇定的抱起小狐狸准备逃走,一般壮汉怕都会吓得双腿打颤吧,她竟然片刻就无惊慌之色了。自己一个眼神她就吓得动也不敢动了,还是个小女子的样子,先前还高估了她的胆色。

    一转眼的功夫,她轻挪着脚步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走了吗,惊雷寨一向不伤无辜,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纵马捞起了那个奔跑的子,心里还一个劲的给自己找理由说是她去报告府军,纪翰阳那狐狸也不好不管,还是少点麻烦的好。掳了她就回了山寨,现在想来那是这二十几年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在自己的余生就是缅怀那些温暖的记忆也值得一辈子。

    回到山寨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安置她,只好将她往自己院子的跨院里一扔。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出去清点了这次收获,又言明赏罚,转了一个下午,回到自己的院子看到的就是她狼狈的样子。一衣料名贵的白衣蹭得黑一块黄一块,手里拎着那只胖嘟嘟的小狐狸使劲摇晃着,听了一会竟然是因为逃跑迷路,自己一下没有忍住竟然爆笑出声,实在不能想象,她转了一整个下午竟然只是从她的院子跑到了一墙(还是镂空那种)之隔的自己的院子。路痴成这样实在让人有够惊讶。

    之后的一个多月子里,自己的笑容比过去二十几年加在一起都多,少年时是装老成沉稳,要出人头地,做了少年将军却被派到这里一待就是数年,说没有怨念是不可能的。当自己沉沦在抑郁的苦海里挣扎的时候,月多多就像是天上堕入的仙女一般,让自己的子又充满了阳光。

    看她给全寨的人做菜,自己会感到心里酸酸的,只想自己一个人吃到,于是以她累到为由不让她再去厨房有机会服务大家。让她只围绕自己,为自己打扫,给自己做饭,看着她为自己忙碌的影,冰冷的心开始融化。

    可是自己不能将她留下吧,那白色的衣料,早就觉得特别,看到鹤岚清才想起那是中行山上人的独有衣料。她竟然是鹤然的女弟子,自己开始觉得一个不得志的将军一个明面上的匪首是否配得上她。

    接着山上庄稼病害,那夜里书房中独自望月的多多是那么不一样,比平时少了活泼多了几分清冷之气,自己都想上前抓住她,怕她直接在月光中消失不见。多多一个人的力量解决了整个寨子的忧心问题,可是自己确实忧虑多过喜悦,山上有皇上的人,有纪翰阳的人,他们早晚都会知道多多的特别和存在,她如果只是个平凡的女子多好……

    纪翰阳上山,几句话,自己就放了手,任他将多多带走。知道多多在屋外偷听,却连一个解释的字都说不出来,能说什么呢,是君令不敢不从还是自己忧国忧民,在她面前那些话显得苍白而没有力量。躲着她不见她直到她离开,无法面对她澄澈的双眼,满脸灿烂的笑容,怕她露出哪怕一点责怪、怨怼,自己恐怕都会万劫不复。

    在寨子城楼上,等载着她的车马远去不见踪迹,才回到自己的屋子,看着桌上的一桌美味,自己的泪水溢出了眼眶,是对自己告别吗?告诉我她不怪我吗?此刻宁愿她恨自己了,怕她因为宽容而遗忘了自己。那一天,不知喝了多少坛酒,总是觉得无法掩埋自己的愁思和不甘,直到酩酊大醉。

    当鹤岚清上山来要人的时候,他拍案而起,指着我怒骂用多多换前程,我很想大声的告诉他如果是交换我可以不要前程,连这个寨主也可以不做,只要那个总能让自己笑的小女子一直留在自己的边。鹤岚清说不让我叫多多,只能叫月姑娘,多多刻在我的心里,谁都阻止不了。

    纪翰阳派人来问多多是否回了山寨,我第一反应是想去砍了那个笑面狐狸,他答应护着多多,不会伤害她。可是转念一想怕是多多自己跑掉了吧,在山上开始她就一直要逃,在自己的严密看管下没有成功,在山下可是容易多了,也许是鹤岚清带了多多离开,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担忧,她是否安全,是否吃饱穿暖,有没有遇到坏人……

    让人带了口信回去给纪翰阳,如果自己能下山,多多是安全还是有不妥自己都会找他算账。

    从那开始自己就更多时间在这亭子里,饮着孤独的酒,吃着厨房里送来多多教的食物,在担忧和思念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多多,看到她灿烂地笑,晶亮的眼,迷糊的模样……

    月光还是那么明亮,清冷的山风拂过自己的发自己的,自己却觉得心里很暖,因为多多在那里,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就住了进去,再也没有搬出来过……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