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遭遇追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把东西都收拾好,匆匆吃了些干粮,月多多和鹤岚清一起上了路。

    而在雍城里,驿站门口,一队人马也集结完毕,等候片刻纪翰阳陪伴着传旨太监从内堂出来,“公公还请先行一步,纪某随后就回京请罪。不过还烦请公公为在下美言几句。”说着轻拉传旨太监的手,趁机塞过去一些金银。传旨太监掂了掂重量,一张白面皮都快笑成包子褶了,“纪大人不必多虑,咱家据实以告也不是纪大人的责任不是。您请放宽心。”说着上了马,在一众护卫下向城门方向走去。

    纪翰阳等他们远去,也让侍从牵来一匹马,赶回自己的府邸,交待一众家仆继续收拾东西,预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发赶往京城。

    前脚刚进书房,后脚就有家丁进来通报:“去惊雷寨问询的府军已经回来了,正在外面等候。”

    “马上让他进来。”来不及坐下,外面的府军就奔了进来。

    “回报大人,属下昨午夜到达惊雷寨,求见了祁彦森祁寨主,得知月姑娘并未回到惊雷寨。属下一路寻去也未见到月姑娘。”

    纪翰阳闭了眼睛,仰起头长呼了一口气。还没调整好自己这两天郁闷的心。听到地下跪着的府军,支支吾吾的还有动静。

    纪翰阳有些敷衍的问:“你还要说什么吗?”

    府军似乎下了多大决心,看着赴死的一副神:“大人,祁寨主说他不一定会下山,但是下了山一定会找你算账。”说完闭上眼睛等着纪翰阳砍他的样子。

    这个府军也算是个人才,连祁彦森那副冷冰冰口气都如出一辙,听到祁彦森传回的的威胁语句,纪翰阳竟然露出了回府的第一个笑容。那家伙还是直来直去,就算他来找自己算账自己也是开心的吧,说明那时候他和惊雷寨都已经正名可以见光了吧。

    “下去吧!”

    “啊?!”那个府军突然抬起头来,不敢相信的问,“我可以走?”

    纪翰阳看着他低头一笑,“你要是一定想让我打你一顿我可以满足你的。”

    那名府军一蹦三尺高,“不用了!不用了!谢过大人!”转像是火烧股一样跑掉了。

    纪翰阳其实那些有关农业改革的计划实施有些困难只是令他焦虑的很少一部分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月多多的不辞而别,让自己满心的担忧,这个全无自保能力的女人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在这里对她那么好,只是为国家做点事,为什么一定要逃呢。

    叫进一名仆役,交待送个口信去府衙交待去搜查的兵丁,到今天太阳落山为止在雍州周围地域再找不到月多多的踪迹就不用再寻了,怕是早就跑得不知多远了,天大地大何处去寻,更何况多多不是犯人不能用找犯人的方式搜查,惹怒了中行山的人最后也是麻烦。

    可是心里怕的是她发生什么意外,别碰到坏人(装什么圣人,你和祁彦森都不是什么好人)。

    奔走在雍州地界各处的兵丁,拦着行人车马一个个过着筛子,半天过去什么收获都没有,不尽人困马乏。

    鹤岚清驾着马车颠簸着出了山,上了大路悠悠向前行着,偶尔越过一两个行人,看着两侧农田和村落向后缓缓退着。

    渐渐一队人马出现在路的尽头,随着越来越接近,可以清晰的看到是士兵的装束。

    鹤岚清隔着帘子招呼着月多多:“多多,把小烈火放进隔层里去,终于看到追兵了。”言语间有一丝戏谑。

    多多听话的将小狐狸放进车子后方的夹层中,将帘子放下,再三检查过看不出破绽才放心的转过头来靠在车厢壁上,心底略有一丝紧张的感觉闪过。

    “停下!”一声浑厚的男声喊道,一听就是兵士。

    鹤岚清轻轻勒住缰绳,让马匹停了下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下来接受检查,车里是什么人?”一个声音在接近。

    鹤岚清看着眼前走过来的瘦高的兵丁,笑着答道:“我妹妹,我们要去京城探亲的。”

    “你妹妹也要下来我们还要检查车辆。”

    鹤岚清笑得越发灿烂了,“这就不必了吧,车帘子撩开这么大地方一眼就看到底了。”

    “不用你教,快点下来,要不军爷我可自己动手了。”说着就要上前。

    月多多已经打开了车帘子走了出来,“哥哥,没关系的,我下来好了,别冲撞了军爷。”鹤岚清伸过来一支手,月多多扶了,小心的下了马车来,一步步走得那叫一个细碎啊!好像以前每天在车上跳上跳下的从来都不是月多多一样。

    “这就对了,你比你哥哥,懂理多了。”兵丁说着手撑着车辕上了马车,月多多在一旁看见他在车厢里搜查,大一点的包袱会打开查验,被褥也按压,检查是否藏了东西的样子。那些地方根本不可能藏人,顶多藏些小动物,月多多此刻才恍然大悟,他们不是在直接寻找自己而是在找小烈火。

    看着那个兵丁越来越接近车厢后壁,月多多的手攥紧了鹤岚清的大手。随着兵丁的一点点挪动,力气也一点点加大。

    只见那名兵丁开始在车辆四壁开始用手用力推按,最开始是下面的车板,然后是左右,最后向后壁,伸出手去。

    月多多的指甲已经陷入了鹤岚清的手心,如果此刻查看的话会看到点点血丝。只见那名兵士用力在中部和上部推了两下,外面的一名头领样的府军喊道:“快点,你个小马车查了这么久,赶紧的那边过来一个车队。”说着人已经带着剩下的兵士向那边车队迎了过去。

    车里面的兵士听了这话,没再动手,连忙下了车,“你们可以走了!”说完向着大群人的方向追去。

    月多多马上爬上了车,让鹤岚清快点离去,终于在视线中再也看不到那些兵士,月多多像是放了气的气球般堆作一团,还是不敢将烈火放出来,谁知前路是否还有检查。

    这时才发现指甲中有些殷红的痕迹……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