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翰阳焦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今天是我写小说的第二十七天,点击今天破万,谢谢大家手指在鼠标上的每一下按压,都是给我的机会,没有留住你的目光是我写得不够好,请指出我的不足,谢谢你们。而把目光留下给我的各位我更要感谢你们大力支持。特别鸣谢:jacko的七张推荐票。

    ………………………………………………………………………………………………………

    在月多多顺利脱的同时,注定某个人要成为一幕悲剧。猜猜这个人是谁?当然是我们的纪翰阳纪大人了。

    当鹤岚清将马车停在树荫下庇荫的时候,纪翰阳在府衙刚刚吃过中饭,还没来得及开始处理下午的政务,就迎来了传旨太监。果然不出所料京中也意识到了月多多的价值,想必这圣旨少不了月多多的赏赐和嘉奖。

    起迎出府衙大门,将传旨太监迎进了门。府衙里的人也开始忙碌,摆上桌子设香案,铜香炉点燃上好的檀香。

    传旨太监严明圣旨宣给月多多和纪翰阳。派出人去集市上寻找月多多,怕人手不够又让差役去纪府找家丁上街一起去寻。

    只见香炉里的三支檀香燃尽了,再插上点燃,又燃尽,再插新香……周而复始不知几次。传旨太监喝茶喝的去了三次厕所。

    这要是赶在别的官员头上,怕是这位公公早就勃然大怒了,可是这位纪大人可是夜国左相纪文澜的小儿子,怎么也不能扫了他的面子。

    纪翰阳也是越来越焦急,这么久,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怕是月多多有了什么不妥,否则,每天这个时辰她早就回了纪府,现在等在纪府家丁的还没有回报,说明月多多还没回府。

    望着越来越暗的天,纪翰阳开始陷入焦灼的状态。

    “报~~~”一名府军飞奔而入。

    “找到了?”纪翰阳不抱什么希望地问。

    “问过所有集市上的人,早上见过月姑娘在集市上闲逛,还和几个人闲聊。然后就没人见过月姑娘了。”那人回道。

    “啪!”的一声,纪翰阳手中的茶杯宣告寿终正寝。就是此时纪翰阳脸上还是那种万年不变的温润笑意。

    “这位公公,不如宣了旨意吧,听了皇上的旨意,我也好写奏章请罪。”纪翰阳转向传旨太监询问。

    “这……这……”传旨太监面露为难之色,本以为是个肥差,这种奖赏的旨意宣完,一般都会都到不少的好处,这种况别说好处了,回京怕是不好交代。

    “公公,不瞒你说,这况,怕是那月多多月姑娘不满我的招待,自行离去了。一时半会怕是不能找到了,您也不能一直在这耗下去,公公还要赶回京城复命吧。”说着摇了摇扇子。

    思索片刻,传旨太监回道,“那就准备吧。”

    于是不相干的人离开,一众大小官员跪了一地,传旨太监才打开那黄色的锦帛开始宣读。

    不出纪翰阳预料的,圣旨里,肯定了纪翰阳和月多多的功劳,说两人抗击灾有功,纪翰阳回京述职等待升迁,而月多多随纪翰阳回京,除了这次众人带来的金银锦缎,进京之后另有封赏。

    众人谢恩之后,纪翰阳给了传旨太监一锭金子,安排其一众人等在驿馆休息,待明天明再行返回京城。自己马上拟一道奏章,让他们带回京城,怕是还要给家里发一封急信,自己丢了月多多事可大可小,怕是有父亲那些政敌掺和很是麻烦。

    周围大小官员对于纪翰阳升迁表示一下恭喜就都各自散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将宣旨对象弄丢一个可不是什么小事。

    纪翰阳马上回了自己的家,派人通知府军在附近村寨开始寻找月多多,她一白衣抱着只狐狸,以她的死心眼必不可能丢了狐狸自己逃走,那一白衣都算得上是中行山的标志了,估计她也不会换下,所以目标还是很明确的。(你太高估月多多的觉悟了,就她为了逃跑什么都能做!月多多争辩:什么呀什么呀,人家这叫做能屈能伸,遇事从权,随机应变……雪雪被墨迹晕了。)更是派了一个人去惊雷寨询问。

    吩咐贴家仆,打包轻便行李准备回京,而家眷等自己在京城的事稳定在过去吧,这事要是不能顺利解决,怕自己可能还会回到这来。

    把该办的事全都吩咐下去,纪翰阳坐在桌前开始写奏折请罪,详细叙述了月多多的来历背景,其被山上那个隐形将军祁彦森和自己变相软的过程,自己从她手里拿到的几份改变种植耕作方式的计划,可是还不完善,很多地方都不明确。至于月多多怎样溜掉也不能不说,洋洋洒洒几页纸的奏章就写满了,待墨迹干涸立刻密封,叫进来一名信得过的家仆让他将奏章交给驿馆的传旨太监。

    然后再回到书桌后面开始写家书,内容写得更为详细,为了自己回到京城,家中也能为自己斡旋。

    一众事物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然后叫来守卫城门的府军询问,是否见到符合月多多外貌特征的女子出城,还有那只狐狸,纪翰阳觉得自己都快咬牙切齿了。守卫的回答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他们没看到,意料之外是连一个相似的人都没看到。

    纪翰阳可不会认为月多多此刻还在城里等着自己搜查,怕是早就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离开的?

    夜越来越深了,纪翰阳一点睡意都没有,丢了个大活人能睡得着那得需要多粗的神经呀。在屋子里呆得焦躁,想要出屋散散抑郁之气,抬头竟然到了月多多住的二层木楼,此刻也算不得月多多的闺房了,纪翰阳径直上了二楼,一眼扫去,东西没少什么,在翻看抽屉,那些月多多这些天逛完街拿来和自己显摆的她最喜欢的饰品,小玩意统统不见了,那天买的衣服还在衣柜里,可时月多多自己的就没有了。

    见此景,纪翰阳突然醒悟到,这些天月多多出去逛街不仅仅是让自己放松警惕更是在向外偷渡她自己的东西,然后突然间消失的无声无息。那么这些天她的东西藏在哪里?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定有人帮她,是谁?又是怎么联络的?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