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大款师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求推荐票,求收藏,就这两句了,各位看官请……

    ………………………………………………………………………………………………………

    月多多和鹤岚清又说了具体下一个去的城市,芸芋城,比雍城更为繁华也更是花团锦簇。又问了月多多要准备的东西,下面要做的就是等月多多从纪府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了。期间那个叫若兰的女子又来送了一次衣服。

    鹤岚清拨着那一堆衣服,歪着头看着月多多说道,“这云裳坊是中行山的产业,历代服务于中行山上的隐士,也只是一人收一男子为徒而已,此男子不出意外必是中行山的继承者。”

    月多多好奇道:“要产业干什么?师傅那副样子在山上完全自给自足,他有需要吗?”

    鹤岚清好笑道:“师傅下山也是要吃喝的,不过现在当家人是我哦!“

    原来师兄是大款啊!

    鹤岚清接下去“你以为历代传承的中行山隐士就是什么都不依仗,就能震慑天下?让天下都不敢打中行山的主意?还有我找你的报来源。在世俗中中行山的隐形势力才是真正让人忌惮的东西。”说着叹了一口气,“中行山以安定天下为己任,真到了天下大乱或者这个世界真有灭顶之灾的时候,就是中行山做出贡献的时候。”

    月多多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鹤岚清,“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大公无私的人?别扯了,就算有,等到乱世或者灭世之时,就不相信世人能有什么大神通能改天变地。”说完还用鄙视的眼光瞥了瞥鹤岚清。这就是唯物主义者,这么多年哲学和科学的教育也不是白受的。

    摇头轻笑着,鹤岚清又回过头去看那堆衣服:“我也不信来着,所以真到了那个时候就什么都不一定了。”拽出一间从肩部白色到底部是粉红的锦衣,对月多多说道:“你看,秦歌对你还真好呀!告诉他你是我师妹就把镇店的几件东西都拿出来了,一般人可是连见都见不到的。”

    不就是一件颜色渐变的衣裙,有什么可稀奇的,上手接过,“咦?”才发现轻若无物,真是奇怪,这么长一件衣裙怎么可能比几根羽毛沉不了多少。

    再看桌上剩下几件衣服,疑惑地看着鹤岚清,鹤岚清也不卖关子,指着桌子上的几件衣服这件现在穿正好,上很是清凉;红色的那间穿上会倍感温暖;说着拎起一条嫩绿的,这个防水哦,不会湿的。……一件件介绍着。

    语气间颇有自豪之意:“这些东西就是在帝王之家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感动不感动?师兄对你这么好!”

    月多多嬉笑着,“我要谢的是那位秦哥吧,好像听你说是人家送来的呢!”

    “就你精!”

    “秦哥是哪位呀?叫什么?”

    “……”鹤岚清显然明了师妹误会了,“姓秦名歌,歌声的歌……”

    又有些小丢脸……月多多狠狠瞪了鹤岚清一眼,不说清楚。

    鹤岚清悠闲地晃回椅子上:“有空可以去红颜阁看看,红艳姐也是自己人。”

    月多多听闻此话,无比愤怒,大步走到鹤岚清前。气鼓鼓的小脸蛋,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在鹤岚清眼前摊平。

    鹤岚清疑惑的抬了抬眉头。

    “二十两,你的红艳姐一小盒胭脂卖了我二十两,你是我师兄,我要找你报帐。”小手坚定不移的伸着,说着还做了个鬼脸。

    “二十两?你买的什么胭脂?”鹤岚清笑得更欢畅了。

    “如—雪—独—芳!”

    “师妹你很值哦!”鹤岚清说着笑嘻嘻的凑上前来,“那做胭脂的梅花可是红艳姐我亲自上雪山上采下来的呢。只此一盒,可是红艳姐的得意之作只不过一直无人欣赏,你可是捡到宝了。”

    听鹤岚清如此一说,月多多拿出小胭脂盒又开始端详,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捡了个大便宜呢。

    “此花花瓣晾干香气都是经年不散只是过淡,所以为高门大户的夫人姑娘不喜,她们不知此妙处,师妹你可以试下。”

    闲谈片刻,怕纪翰阳在外焦急,闯了进来就不好了。于是捡了三件普通点的白衣拿了,嘱咐好师兄自己那些奇货可居的宝贝衣服,走的时候一定给自己打包带好。

    出了门向一边走去,屋里的纪翰阳却是晃着酒杯,嗅着酒香,“死丫头,走错边多久才能绕到正门呢!”心里想着,啜饮一口杯里的酒。

    月多多在走廊里转来转去,不多时就晕头转向。呜呜……又迷路了,在屋子里也能迷路,这个世界太可恶了,在商场的地方应该有指路牌的嘛,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每个房间在门外看起来还那么没有特色。

    终于看见一个抱着衣服的小姑娘从前面走过,二话不说跟了上去,“我迷路了,怎么出去啊?”

    小姑娘突然听见声音吓得一抖。

    转头看到月多多,奇怪道:“陪这位小姐的侍女呢?不是有小姐陪试衣服的吗?”

    月多多总不能说我和人密谈,没人陪同吧,敷衍道:“我一转就不见可能是走散了吧!”

    小姑娘笑了笑:“那跟我走吧。”

    转过几个转角,走过几条长廊,终于到了大堂,纪翰阳边的人已经少了不少,想是都陪自己亲眷回家去了吧。

    走进掌柜,轻声唤道:“秦歌?”

    掌柜亲切的笑着:“小姐对我准备的衣物还满意吗?”

    月多多忙不迭的点着头:“好漂亮,还好特别,谢谢了。这几件我都要了,掌柜多少钱?”两人都明白说的是还在密室里陪着鹤岚清那一堆宝贝衣服。

    纪翰阳来到月多多后,对掌柜说:“秦掌柜,这些衣服多少钱?”

    “不多一共十一两。”

    纪翰阳掏出钱袋付了钱,月多多心又在滴血,这几件衣服也算是质料上乘,可是一共才十一两,想到自己牺牲的二十两,月多多决定跑路时一定全程让鹤岚清付账,谁让他是管商的大款呢。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