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红颜胭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月多多看着两边摆放的小摊,心里无比激动,什么年代女人都有喜欢淘便宜货,可小玩意的好。月多多双眼冒光的冲向一个个摊位,这个摸摸那个瞧瞧。在集市上流连,比如说此刻,月多多在一个卖胭脂香粉摊位前已经站立了许久,一双白嫩的小手从一个小盒子到另一个小盒子,时不时的拿起来细细看,然后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地嗅着。

    纪翰阳一直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看着月多多停在一个摊位前许久,不跟了上来。看着多多手中淡红色的胭脂,轻声问道:“喜欢吗?要不要买下来?”

    多多皱着小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胭脂盒,转过头,满脸写着不满意,“颜色很漂亮呢,可是味道太浓了,不喜欢。”

    想起前世那些五光十色、造型各异的香水瓶子,还有那些纷繁多样的香气,最喜欢的就是冷水香型的香水,像是海洋的气息,在冷水的感觉里带着清淡的香氛。

    “小摊子的东西当然不是最好的,雍城里最好的胭脂水粉都是红颜阁卖的。我们去那里看看吧,没准能买到你想要的东西。”纪翰阳想起自己家里那些女人用的都是这家红颜阁买来的,就向多多介绍着。

    “好呀!在哪边?带我去看看呀!”依旧是欢快跳脱的样子。

    纪翰阳指了一个方向,笑着看月多多已经急不可待向纪翰阳手指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纪翰阳轻摇着头,看周围很多人对月多多侧目。这样嚣张的女子实在是少见,大多数女子都是谨言慎行,端庄恭顺,这样特立独行也怪不得引人注目了。

    刚走出没多远就见,月多多又停了下来,这次是个卖首饰的小摊贩的向月多多兜售自己的物件。多多举着一只暗红色的宝石耳环,对着阳光眯着眼仰望,阳光透过红色的宝石透出的光也是血红色的。月多多觉得来这个世界之后,自己对这个颜色越来越偏,也是越来越有缘分,那只可的小狐狸、玉如意,无意或者喜欢的留在了自己边。

    不等纪翰阳在发表自己的意见,月多多掏出了小钱袋,一点也不犹豫的付了钱。

    立即动手将耳环带上自己的两个小巧的耳垂上,看向纪翰阳的方向,露出一个很臭美的笑容,脸上写得清清楚楚,夸奖我吧,夸我漂亮吧,夸我漂亮吧!

    纪翰阳实在不忍拂了她的兴致,“很漂亮!很配你!”脸上的笑带着赞扬。

    月多多心满意足的像是风拂面一样,继续向红颜阁方向走去。

    当红颜阁的秀气门楣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月多多看得更多的却是红颜阁隔壁的那间成衣店——云裳坊,纪翰阳见多多的眼神一直注意旁边的成衣店,解释说:“这一片都是最红火的店铺,这家云裳坊更是最大的成衣店,不仅是在雍城,在全国,甚至岚国,青国也有有铺面。”

    “是吗?一会儿去看看吧。”说着领先进了红颜阁的门。

    掌柜是个美艳的女子,浓妆艳抹,饰物倒是很少,一支玉制发簪插在头上,可是看那材质也是价值不菲之物。见到月多多进门,正要张口招呼,却见了纪翰阳跟了进来,立刻走出柜台,迎上前去,“纪大人啊!还真是稀客啊!我开店这么久还没见过纪大人进来过,怎么今天吹的什么风?是为哪位夫人挑选胭脂水粉呀?我可有好的推荐呢。”笑脸迎人的老板娘,拿起旁边柜子上的一盒胭脂说道:“这个是少用惯的栀子花开,那边那盒是琴夫人最喜欢的富贵牡丹,还有是蓉夫人常买的山间百合。纪大人来买哪样?还是都来上一盒?”

    完全忽略了早前进门的月多多,纪翰阳此刻还是一副笑容很和煦完全没有这种况下该有的尴尬表

    竟然还无比淡定的说:“我是陪这位姑娘来买东西的,知道老板娘就是最好胭脂的活招牌呀!”

    老板娘被这马拍得心大悦,一朵花苞直接被拍到盛放了。

    月多多一副鄙视的神,马拍得如此自然,果真这只狐狸功力深厚。

    “这位姑娘真漂亮呀,什么胭脂都能抹出国色天香的颜色!”月多多瞪大了眼,这个也是功力深厚呀。自己当推销员的子还是太短了,不适应呀。

    “老板娘真会说话,还是老板娘的天人之姿无法形容!”挤出虚假谄媚的笑容,忍着胃部的不适,吹捧着。

    老板娘终于开恩不再进行如此没有营养的话,“姑娘看看喜欢什么胭脂?没有姑娘在我这红颜阁找不到喜欢的胭脂水粉呢。”说着用手帕捂着嘴咯咯咯的笑起来。

    月多多强压住一的鸡皮疙瘩,跺近货架,这次却是一眼就看中了一只景泰蓝的胭脂盒,拿起来,一阵淡淡的梅香飘来。

    景泰蓝的盒子,蓝色表面颜色艳丽均匀,一朵朵或红或白的梅花,铜色的枝干蔓延在整个盒面上。淡雅的感觉配着梅香袅袅缭绕,将自己陷入其中。

    “姑娘真是慧眼,这一盒如雪独芳可是我镇店之物,只有这一盒了,大多数姑娘都嫌弃它香气太淡。却不知这盒胭脂是极难寻得的雪梅所制而成,这种雪梅只在高山积雪之处才可寻得。”说到无人欣赏这盒胭脂的时候,眼里露出了淡淡的嘲讽之色,一闪而过。

    但是多多却捕捉到了这个眼神,看来这个表面上俗气的老板娘也不是这么简单。

    月多多发现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好像一直都没有自主权的,被一个个人推着不由自主地向前,师傅、祁彦森、纪翰阳,每个人都好像很有心思的样子,就自己是笨蛋啊!

    拍拍自己的头,又想多了,思维好像跑偏了!

    看着手里的小盒子,问道:“这一盒多少钱?”

    “不多不多!”“对于它来说二十两实在是不多。”

    “二十两?”自己从纪翰阳那里赚来的五分之一,还可以接受“我买了!”

    刚走出红颜阁,边的纪翰阳笑着说:“真是阔气呀,一盒胭脂二十两,够普通人家半年用度了。”

    “啊???!!!”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