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上街去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求推荐票票,求收藏,小女子在此谢过各位客官,甩手绢,退场。

    ………………………………………………………………………………………………………

    忽略此刻月多多一清凉,纪翰阳衣衫整齐,两人相对坐在月多多的大上的诡异状况。气氛还是很和谐的—_—!!!

    月多多放开手中的小狐狸,正了正子,打算和鹤岚清深刻讨论下。

    鹤岚清看着月多多露在外面大片雪白的肌肤,转开眼,“你先穿上衣服吧!师妹你不觉得自己有失体统吗?”尽管自诩为风流,可是看见自己师妹这副样子,发现自己还是很正人君子的。

    “真是少见多怪!”多多愤愤不平的拽起外裳,开始往上

    “少见多怪?你见哪家女子穿成你这样啊!烟花之地的女子都比你穿得多!”

    总不能和你说另一个世界这样很常见吧,多多觉得和这些人交流真累呀,时空的阻隔造成观念的巨大差异。咬牙切齿到:“我在自己的上,睡觉前穿什么又不是给你看的,哼!”

    “还有,你从我上下去!”说着动手开始推鹤岚清。

    鹤岚清一个不注意,只感觉自己向后倾,控制不住,一个后翻落地。

    气到说不出话来,手指指着帐子里的人影有些颤抖,但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自己这个师妹实在是让自己无言以对。平静片刻,转找了把椅子坐下,不再看那个让自己头痛的家伙。

    还是讨论正事吧,多多也穿好衣服,出了层层红纱帐,天天叫道“师兄?我和你说的的计划啊!你再不来没准我都跑没影了!”

    你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这个时代的报组织也不是白给的。许久之后,终于确定了所有细节。

    有了接应,少了不少后顾之忧,,很多需要自己准备的东西让师兄来就可以了。月多多觉得自己的离开应该可以更完美,只是以自己的智慧实在是弄不出什么密室消失之迷。

    两人就月多多本制定的逃跑计划进行了深切磋商。天色还未放亮的时候,鹤岚清披着浓浓的夜色悄然离去。

    月多多揉着惺忪的眼,只觉得好像扎进被窝里,可是想到昨天才拿到的放风许可,一骨碌从上爬了起来梳洗打扮。

    当纪翰阳来找月多多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她坐在大厅的桌旁,闭着眼,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睡着。让别人看起来都为她担心,怕她从椅子上掉下来,或者说是在动作中醒来。可是注视了片刻,发现月多多在这个动作中有着奇特的平衡,晃来晃去,没有醒过来,也没有掉下去。(那是你不看看咱怎么练的!在课堂上大家都练过这个吧,困得不行还是要坚持着听课,不知不觉头就一点一点的了。)

    看得自己都无比难受,纪翰阳摇摇头上前想叫醒月多多:“多多……多多……月多多!”

    一声声加重,终于将月多多唤醒,张开迷蒙的眼,尚未清醒如同呢喃一般的声音:“你来了?现在就出去吗?”

    “你要不要回楼上睡?看你这样子实在很让人怀疑会不会随时倒下去。”纪翰阳颇有些担忧,“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困成这副样子?”

    月多多听这个问题算是清醒了,怎么可能告诉他昨天晚上自己认了师兄,密谋打算从你手上溜走。晃了晃头,站起来,“我才没事,就是昨晚失眠不行呀!”来这个世界,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电灯,没有KTV,太久没锻炼熬夜了,才一夜就困成这样。

    整了整上如云的白色锦袍,揉了揉脸颊,直嚷着让纪翰阳带自己出去。

    出了府门见此间四处很是清静,大白天也不是喧嚣的场景,月多多很疑惑的,“这里怎么这么安静?你家是在城里吧?不是郊外?”

    纪翰阳叹一口气:“这里附近住的都是非富即贵,安静是必然的看,不是什么人都会到这边来。你要逛,商铺多在西城那边,有一段距离。”

    “那就走吧!”跟在纪翰阳的旁,向西城漫步。

    哦!原来是这样,“你们太不尊重人权了,还弄出权贵的圈地,这是不对的。和民众的分离,会产生很大的隔阂。造成百姓的不满……巴拉巴拉巴拉……”月多多又开始了自己无敌神唠叨。

    纪翰阳这次倒是没有抓狂,反而在月多多的一大推废话中过滤出几点可取之处。

    出声打断,“什么是人权?”

    月多多被打断长篇大论,停顿了一下,“人权就是人应该享有的权利啊!”不警醒了一下,再说下去就解释不清了,差点说漏了。正好看见前方人群开始多了起来,大声问着:“到了吧?到了吧?”

    纪翰阳转向前方,“到了,前面就是街市了。”

    月多多等不到纪翰阳第二句话,就向前方跑了过去,在纪翰阳看不到的角度吐了吐小舌头。

    前方越来越密的人群,渐渐听闻的喧嚣叫卖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渐渐掩盖了月多多的不适。林立的店铺,看起来很眼熟。想起入城那天走马观花的一带而过应该走的是这条路了。

    看着两边摆放的小摊,心里无比激动,什么年代女人都有喜欢淘便宜货,可小玩意的好。月多多双眼冒光的冲向一个个摊位,这个摸摸那个瞧瞧。

    纪翰阳跟在后,看着前面那个翩然飞舞的影,在人前习惯的戴上了面具,不自觉的在笑容里夹杂了一丝真意。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明了山上的那块千年冰块——祁彦森为何如此不愿放手了,这样灵动的女子,千百面等待自己去发掘,像是发现无尽的宝藏一样。自己从京城走到这里,见过的女子也不在少数。家里的三位虽说是家中长辈让自己迎娶的,却也不是普通的庸脂俗粉。可是和月多多一比,便觉得全失了颜色。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