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争取机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坐在梳妆台前,就着昏黄的烛光,在打磨平整的铜镜里看自己暧昧不清的脸庞。觉得来这个世界的这些子都像是做梦一样,一切如同蒙着一层轻纱般,在自己的眼前,像是看一幅画,自己也是画中人,却总是觉得自己游离在外是那看画的人。像是看戏一样,什么都无所谓,连自己在哪里都不在乎。可是子久了,真实感终于像是穿透一层轻烟一样慢慢的深入自己心里,真的回不去了吧,是否应该认真的活下去,摆脱了原来那个世界的条条框框,在这里给自己一个新生,也让自己轰轰烈烈的活一次,不让自己淹没在茫茫人海里,成为岁月中的尘埃。

    终于决定正视这个世界的月多多仿佛在一瞬间轻松了下来,放下心里的执着。但是眼前的问题立刻让多多又开始紧张了一些,自己好像是一直被人软着,先是祁彦森然后是纪翰阳,虽说他们对自己都礼遇有加,在他们许的范围内享有自由,可是任谁被人这样看管着都不会舒服吧,我要的是这个世界任我遨游的天地,而不是别人给的一方天空。

    看着梳妆台上静静躺着的那枚玉如意,嫣红惑人的颜色,像是最灿烂的烟火让自己移不开视线,真的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看着那一瞬间不由自主被吸引,拿到手中的一刻就再也不想放下。刚才向侍女要了一段红色的锦绳,拿起玉如意,用自己当初学的手工的技艺将红绳牢牢地将玉如意系在层层叠叠繁复的绳结中。拎起看着如血的玉如意,嫣红的绳结,月多多满意的笑了,将它系在自己的颈上。低头看着垂在前的玉如意,终于泛起困意。

    第二,公鸡刚刚叫了破晓的第一声,月多多就起了,想着,怎么能出府去熟悉下地形,逃跑也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恩,不对,不用百战,一战不成估计自己也就走不成了。

    梳着自己的长发,看着眼前昨天剩下的红绳,决定也让纪翰阳拿自己的手短。说动手就动手打起了中国结,片刻一个不大的如意结便显出了形状。

    来送早餐的丫鬟看见月多多手中的如意结,“姑娘,这是什么啊?真漂亮!”说着还不断打量着。

    “哦?”看起来这个世界没有中国结这种东西呀,自己也算是歪打正着呀。“这叫如意结,取万事如意之意。有空的话我教你怎么做,很简单的。”

    “真的吗?真的太好了!”小丫鬟欢快的笑着。

    吃完饭,拿着如意结,出了门,按着昨天小厮带的路,顺着记忆向纪翰阳的书房寻去。

    没有敲门,让门口的小厮了声,自己刚打算突然进去,吓他一下。只听纪翰阳那带笑的声音“来了怎么不进来?”

    撇撇嘴,迈步进了书房,“真没意思,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纪翰阳从书桌前抬起了头,“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弱不风的文臣吧?”

    月多多听他这么说,终于觉得不太对了,“你不会会武吧?”说着露出古怪的神

    “哦?我为什么不能会武呢?”说着掀了掀眉毛。

    “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还以为可以……”

    “可以捉弄我?你也从没问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月多多闻言感觉无语的紧,看着纪翰阳洋洋得意的样子,更是觉得和这只狐狸斗下去自己也没有胜算,实在不应该继续做这种没有营养的事,愉悦了纪翰阳。

    提起手中的如意结,在纪翰阳眼前晃了晃,成功的转移了纪翰阳的注意力,“这个是送给你的。你送我玉如意,我送你如意结。”说着,将如意结放上了纪翰阳的书桌。

    “哦?看起来倒是很精致,你哪来那么多奇思怪想,一根绳子也能玩出花样来。”这么说,却是拿起细细端详着。

    “什么啊,这是智慧的结晶,看那飘逸雅致的线条。”只是不能说那是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孕育出来的独特艺术,说了也解释不明白。

    “倒是别有一番雅韵之风,不流于俗气。”

    废话,如果说这个俗气,你也就是个大俗人,大大俗人,大大大……月多多又开始腹诽着。

    看着纪翰阳的笑意满是真,不再是那种满脸笑意,眼里却写满其他意味的假笑。知道此刻纪大人心很是不错。

    立刻提出自己的真意,“我能不能出府去玩啊?我下山之后都没在城里看过。”说着,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眼里像是带着一丝水光望着纪翰阳。

    被像是小狗一样的目光盯住,纪翰阳笑了笑:“怎么不可以?你是客人,也不是囚犯。当然可以出去逛逛。明天吧,明天我陪你。今天我还要写完奏章,还要处理些事。”

    听了获得出府的许可,月多多立刻变脸,露出犹如光的灿烂笑脸。

    随口问道:“又写奏章?你们的皇帝不用做别的吗?每天只给你批奏章就好了!不是昨天才写过?你不是应该自己决定些事吗?这么没用,你这个官还能做下去?不是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吧?……巴拉巴拉巴拉”说着还用鄙视的眼光瞅了瞅纪翰阳。

    纪翰阳让这丫头的一番话说的口一窒,心里怒道还不是你这个死丫头,刚治愈了庄稼病害,又出了个改进农制的主意。我能昨天刚写完,今天接着写吗?家里是有势力,可是想我是堂堂正正靠才学,治理有方才能步步高升。怎么到了你这个丫头嘴里都变得这么……这么不堪呢。

    纪翰阳看着这丫头的眼神不知不觉间都有些哀怨了,总是在自己觉得在和她交手中占了上风时,这丫头就能不声不响的打击回来。看着月多多还在不断张合的红唇,纪翰阳都有把它封上的冲动。

    良久之后多多丢下一句,“你也要好好思考改进下自己,我就不多说了。”然后在纪翰阳理智的弦绷断之前,轻快地离开了书房所在的院落。

    独留下纪翰阳低头看着手中已经折断的毛笔,无声的苦笑。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