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初入雍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车外的人声越来越喧嚣。

    “见过知府大人!”整齐划一的声音,听来就是训练有素的军士。

    应该是已经进城了吧,月多多感受着闹的气息,渐渐从尴尬的境里解脱出来。

    轻轻拨开一条缝隙,望向外面,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店铺,往来穿行的人流无不昭示着这个城市的繁华。

    两侧的行人渐渐稀少,想是目的地快到了吧,果然片刻之后,车马停下,立刻听到纪翰阳在车厢门口说:“到了,下车吧。”

    月多多的视线越过纪翰阳想让她扶的手,轻快地跳下车,转抱小狐狸下来。看着纪翰阳隐隐抽搐的嘴角,月多多的心像是飞起的风筝,让你在路上嘲笑我,哼……

    周围的仆人军士看到纪翰阳吃瘪,很有默契的装作没看见,转的转,低头的低头,各忙各的,只是大家强忍的笑意,曝露出大家都看到自家大人的丢脸时刻。

    不愧是把面具当做自己真面目的人,转过又是微笑的君子形象,轻声对月多多介绍着这个院落。

    “这不是府衙,是我私人的院落,你可以随便逛逛,选一间自己喜欢的房间住。”“最前面是庭院大厅,现在我们在侧院,只是放车马的地方,从那面过去是各个小院落,你可以自己挑选。可的月多多妹妹不要挑到我的院子哦,我是不打算让给你的。”说完大笑一声。

    月多多回头看看纪翰阳,说“本比带着面具还讨厌,你还是装君子吧!!”

    纪翰阳此时此刻发现黑线这个形容方式真的很好用,尤其是自己和月多多这姑娘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黑线的概率也太高了。

    “跟上了~~~~”月多多在前面撒般喊道。

    转过各个院落,到了花园里,月多多一眼看到对着人工湖的二层楼阁,眼前一亮,激动地说:“我就要住那个!!”声音透出无限欢喜。

    纪翰阳顺着月多多的视线望去,“扑哧”月多多回头看到的就是纪翰阳捣着肚子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月多多蹙起秀气的小眉头。

    纪翰阳半晌之后才停下笑声,“那个是凉亭……不是客房”

    月多多感觉自己见到纪翰阳之后,丢脸的频率直线上升。

    可是此刻绝对不能承认,死鸭子嘴硬道:“我知道那是凉亭,我喜欢凉快,就要住那里!”

    纪翰阳终于收住笑声,“重新选吧,不笑你。”

    月多多看纪翰阳弯起的嘴角,大叫道“谁管你笑不笑,我要住那里!”

    在月多多绝不改口的况下,终于进入到纪翰阳家的凉亭。

    所谓凉亭,不是现在只有柱子和屋顶那种哦,是像屋子一样哦,只是开了几个比较大的窗子(没有窗扇而已)。

    多多参观过整个二层楼,立刻决定了怎么才能住得舒适,还好已经是夏天,要不还真没办法住人。把二楼清理一下,让人搬上来一张大,四周挂满红色的纱帐,四周的窗口亦是如此。

    多多看到整理完的屋子,挂满纱帐的四周,好梦幻的感觉哦,多多直接又出现了星星眼,直接扑向大

    回看到纪翰阳派来服侍自己的两个小丫鬟,直接打发了她们出去,可不想像是被人监视一样,做什么都有人看着。

    外面已经挂起灯笼,天色已然黑下,从早上折腾到晚上,月多多叫人抬来水,沐浴之后就上了自己那张特意要求的大。看到小狐狸额头上那几根金色的毛发越来越多了,最后是不是会变成全金的呢?嘻嘻,猜想之中已经陷入了梦境。

    第二天,月多多刚起就有人来通知,纪翰阳让她去前厅吃早餐。

    刚坐在饭桌旁,还未拿起筷子,纪翰阳就说道:“吃完饭,收拾一下,跟我出城去看地里的庄稼,看你有没有办法。”

    月多多撇撇嘴,心里嘀咕着,讨厌,混蛋,刚来就让我做免费劳工。

    月多多漂亮的眼睛骨碌骨碌转来转去,纪翰阳就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只见月多多露出相当谄媚的笑容,柔声说道“有没有回报啊?您堂堂知府大人不会让我做白工吧?”说着还抬了抬眉毛。

    “噗!”月多多的表现还是出乎了纪翰阳的估计,没忍住一口水喷了出去。

    月多多更狗腿的抽出一条丝巾,跑到纪翰阳边帮他擦拭嘴边的水渍。

    “咳咳……”更是吓得纪翰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动手抢下月多多手中的丝巾。“坐回去!”

    月多多低眉顺目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低声笑着。

    “你要是能治好地里的庄稼,我给你纹银百两。”纪翰阳头一次没有带笑的回答。

    月多多笑得像是偷到鸡的狐狸,连连点头应着。

    纪翰阳看她这副模样,刚才被惊到的冷脸也回了温,又露出笑容,无奈的摇摇头。

    初夏的田野绿油油的充满希望的色泽,月多多呼吸者田间泥土的芳香,好想回到了那些在田间做实验的子。

    纪翰阳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月多多,蹲下查看田间的庄稼,和惊雷寨山上是一样的都是纹枯病。这就省事多了。

    月多多起,“回去到我那里拿治愈方法。”没有第二句话,转和纪翰阳回到宅子里。

    借纪翰阳的书房,铺纸磨墨,书写医治庄稼的方法。因为在山上用过一次,所以这次也不用一样一样试过去。正好地里的土质和山上没有太大区别,所以用以前的方案就好。

    又是夹杂着简体字的几页纸张,交给在旁边饮茶的纪翰阳,交代道:“一定要按照标注的量来浇水施肥,否则不仅没有疗效还会适得其反。”

    纪翰阳起刚要走出门口,就听那清脆的声音在书房里喊道:“别忘了我的百两银子!”

    纪翰阳脚下一个踉跄,这个女子,对百姓农事是尽心尽力,丝毫不苟,可是此刻又故意显得如此贪财。到底是那一面才是她的真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