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下山路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车轮咕噜咕噜响着,马车随着车队向前有条不紊地移动着。纪翰阳从队伍的最前方渐渐慢下来靠近马车,听着里面好似一点声响都没有。

    半晌之后,他轻声喊道“月姑娘?月姑娘?”没有回应的声音,纪翰阳更是奇怪,这丫头不会跑掉了吧?

    相对于纪翰阳在车外的略显焦灼不同,车厢里的月多多可是放松的很。半卧在铺得厚实宣软的车厢里,旁边摆着花纹景致的雕花小木桌,上面摆满了书籍零食。月多多怀里还抱着一包花生,一粒粒往樱红的小嘴里送着,眼前放着一本这个时代的游记。小狐狸趴在车厢里面两只爪子抱着一块多多亲手做的点心,一点点啃着(话说我感觉自己写得比较象松鼠……)

    月多多听着纪翰阳的声音,心里不忿道,本姑娘被送人还要欢天喜地不成,不应你就不应你……正想着,只见纪翰阳撩了帘子,直接坐到车厢里来了。

    多多一愣,立刻说道“你怎么可以上来?”

    “在下看姑娘不应,又无声息,怕你有何不适。”纪翰阳带着招牌笑容回应。

    “现在看到了吧,我没事你下去。”白嫩的小手伸出一指,直指车外。

    “既然姑娘无恙却不回答纪某,想必是自己在车内太无聊了,在下正好陪姑娘聊聊,以解这一室寂寥。”谦谦君子的模样,纪翰阳正为自己完美的表现而高兴。只听月多多淡淡说道:“你每天都是这样吗?对着每一个人都是带着这样的面具?不累吗?”

    不同于多多一贯张扬的声线,淡淡的犹如山谷幽兰,看她此刻的神,竟然比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还要高贵许多,清冷的气质,哪还是那个时而如精灵,时而如小恶魔般的女子?

    月多多不等纪翰阳的回答,又开口道:“明明不是那样的,硬装作谦谦君子,温润如意的样子,不是很别扭吗?一口一个在下,一口一个纪某,明明是内里是狡猾的狐狸,却应做无害的兔子样,没人揭穿你吗?”说完,一双晶亮亮的眼直直望着纪翰阳,等待着……

    纪翰阳良久无声,除了几个至交好友,或是在自己手里吃过几次大亏的人,无一不被自己的表象所蒙骗,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快就能看穿自己的内里,或者说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没被蒙蔽过,还是说她本就有自己的报途径知道自己?

    这时,一阵巨烈的颠簸,车厢里的东西也都被颠起小小的高度,再次落下,只见月多多头上挂满一粒粒花生,姿势也从半卧变成全趴。

    纪翰阳觉得自己刚才想到这女子能有报途径的想法,纯属被雷劈到了。她能有那样的心思才叫奇怪呢。忍不住腔的震动终于暴笑出声。

    笑过之后见月多多还是没有动静,轻轻越过小桌,用手轻轻推了推月多多,“你没事吧?”声音里还夹杂着明显的笑意。

    月多多把脸埋在被子里,心里这个郁闷啊,好想仰天长哭,好不容易装次高深,呜呜,为什么这么丢脸,就不抬头,绝对不起来。

    纪翰阳见月多多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开始有些担心,起想把月多多扶起,双手刚碰到月多多的肩膀,多多就如同受惊的小兽,跳了起来“嘭……”“哎呦”,月多多捂着头顶蹲了下来。心里悲愤不已,死老天,不带这么玩我的,好痛呀……

    纪翰阳看看月多多因为跳起撞到的车棚顶,再看那个因为疼痛蜷成一团的人儿,听到外面车夫问“大人,没事吧?”“没事,继续赶路。”轻轻挪过去,轻声问道“你没事吧?”说着将手附在月多多撞到的头顶,拔下她的两只小手,慢慢的开始揉动。

    心里开始叹息,怪不得祁彦森那个冰块都动了心思,果真是个妙人儿啊,开心果一枚。笑……

    手心不开始运起内力帮她揉散淤血(淤没淤血还没看呢,就开始化瘀了—_—!!!)

    月多多抬起头看见的就是纪翰阳毫不掩饰似是真心开怀,但是夹杂着嘲讽的笑凝在嘴边。

    “月多多,我真的很佩服你,这才多大一会呀,还是在车里,你就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嗤……”说着一声嗤笑声又溢出唇边。

    月多多可怜兮兮看着纪翰阳的脸,“你看见我倒霉高兴是不是,你怎么不装了?”一声哼之后,转过脸对着车厢壁,生闷气去了。

    “被你看穿了,再装下去也没意思,还痛不痛?”柔声问道。

    “不痛了,放手啦啦……”说着用手要把纪翰阳的大手从自己的头上拉下去。

    “别乱动,放手!”说着,放开月多多的头顶,手却没有离开她的头发,将挂在月多多头发上的花生米一粒粒自发间拿下来,放在桌面上。

    月多多看着一粒粒的花生渐渐堆起一个小丘,红着脸悲凉的在心里想,让我死了吧,我的脸面啊……

    放下最后一粒,看着月多多鲜红滴的脸颊,心更加轻快。

    终于发了善心,不忍她再窘迫下去,轻声说道,“不远了,雍城再有一段路就到了,我先下去。”

    见纪翰阳下了车,月多多红红的小脸蛋开始慢慢的退,心里还是好别扭啊,这才第一天就把脸丢光了,以后怎么过啊(难道说你打算分期付款的方式把脸丢光不成?)

    听见车外渐渐有了人声,突然觉得好像是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的感觉,仿佛恍如隔世。也对了,刚来被帅大叔师傅拐上山,下来了没待几天又被祁彦森打包带上山,好像就没过过正常人的生活。

    撩起车厢的窗帘,看见道路两旁的农田,行路的旅人,远处房屋间冒出的袅袅炊烟。

    不自的开始唱起那首《又见炊烟》:

    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照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

    黄昏有画意

    诗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

    纪翰阳听见车内小女子的歌声,也看向落中的炊烟,一行人踏着落的余晖向雍城行进着……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