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下山前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门外的月多多没有和门里人交流的意思,祁彦森和纪翰阳也当做没有门外那只偷听的小耗子,门里门外相对无言。在门外蹲上很久,起发现右腿麻得不像样子,一动便是酥酥麻麻的痒和痛。月多多觉得自己就是杯具,偷听到腿麻离不开门口也太丢脸了点,一定要离开,呜呜,好麻好难过,抬起不能动的那条右腿,一蹦一跳的想自己住的院子挪去,因为腿上的难言感觉,月多多露出呲牙裂嘴的面部表

    屋子里的两人不论之前的心如何,此刻凭借高深的内力,洞察门外发生的一切,具是在心头笑起。

    前世看多了言穿越的月多多,深知这个时代的马车是没有减震系统的。出于为自己的福利着想的目的,多多找到大管家,说明寨主同意他下山要准备一辆马车,大管家已经接到祁彦森的命令,尽可能满足多多下山之前的一切要求。于是多多轻而易举的拿到了自己想要的马车。

    纪翰阳在寨子里闲逛看见的就是这幅火朝天的景象:

    “李大嫂,再给我抱两被子来,还是太硬了。”顺着话音,月多多从车厢里钻出,额头挂着因为忙碌而出现的汗珠。“张大哥,帮我去大管家那里要这单子上的东西。”

    周围的人都为了这个小人忙碌的团团转,纪翰阳凭借自己出色的目力看到单子上,调料,点心,玩的,书籍,小桌子……不胜枚举,长长的一串名称。

    纪翰阳感觉自己突然生出些许无奈的感觉来,月多多看着纪翰阳的脸,直觉他的表就像漫画里挂满黑线的感觉,欢快的从车上蹦下。高声道“纪翰阳!”

    连名带姓,一点也不客气,纪翰阳自己的完美面具生出些裂痕,自己这副温润模样不是女子都喜欢,应该芳心暗许的最佳人选吗?为什么这女子的反应让自己很是挫败。

    收拾好心思,让脸上的笑容更风一点,对月多多道:“月姑娘,有事?”

    当然有事,没事喊你好玩呀?月多多腹诽道,表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给纪翰阳解释起,那个有关黑线的表境,巴拉巴拉巴拉一大通。月多多转看到被子抱来了,向大家喊道:“被子要这么铺!”说完向马车走去,投自己的褔利大计了。

    片刻纪翰阳终于发呆的状态中恢复正常,理解了有关黑线的问题,心里开始汹涌泪流,这姑娘怎么这样呀?自己这副翩翩公子的样子怎么就成了满头黑线了,现在自己才是真的满头黑线了。

    月多多完全没有打击完人的自觉,心大好的看着布置得比还舒适的车厢,刚才还兴起的进去骨碌了一圈,好舒服,就是不知道走在路上是否还会将自己颠得散架了。

    纪翰阳不知何时已经离去,深刻的认识到这个女子完全没有看着那么温婉可人。早就找地方抚慰自己被打击的心灵去了。

    月多多此刻才腾出空想想自己刚才那么说是不是太不给人面子了?(岂止是不给人面子,简直是当面打人脸啊!!)半天也没找到纪翰阳的影,还能自己离开应该没事吧?这孩子想自己能把人打击吐血呢。

    祁彦森在远处看着月多多折腾,才深刻地觉得那个温暖自己的小女子就要离开了。心里也不愤恨,这女人怎么这么兴奋,满脸的笑意,就没有半点舍不得吗?(话说那个大哥,好像是你把人家送人地。)刚才和纪翰阳那个狡猾的东西说什么说的手舞足蹈,兴高采烈,这么快就和别人打好关系了?您老人家没看到纪翰阳不是被美女勾搭,是被美女打击的说。看看那个万年不变的白衣影然后转离开。

    月多多感觉祁彦森像是失踪了一样,自己被打包送人,应该是自己比较郁闷吧,难道说这家伙良心发现内心惭愧,不敢见自己?天马行空的想着。月多多陷入了自己在山寨的最后一个美梦中。

    当祁彦森站在月多多的边,看着那个睡梦中的细腻脸庞,长长的睫毛时而颤动着,樱红的唇微张着,还淌着一丝口水。心里千回百转。

    里面的小狐狸烈火只在祁彦森进房时,抬起头警醒的看了一眼,然后懒洋洋的又趴了回去,转个方向接着睡。

    祁彦森也颇为诧异,这个小家伙看来不简单啊,自己已经尽可能轻的脚步,才一进房就被它发现。有它在,多多的安全又多了一层保险。

    看着因为不老实翻了便把被子踹下地的多多,祁彦森感觉自己的血往上冲去,这女人不知什么是礼仪廉耻吗?竟然只穿了肚兜,大部分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祁彦森显然忘记是他闯了人家姑娘的闺房。捡起地方的锦被,轻轻抖过掩上月多多的玲珑躯。祁彦森惊慌失措的离开。小狐狸甩甩大尾巴,心里鄙视道:“真不是男人,这都能吓跑!”>_<!不光是狐狸还是色狐狸……要是多多知道你这心思,你就等着变成狐皮披肩和一堆烤吧。

    院子树影里的纪翰阳,看着祁彦森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为他无奈。我是真的当你是好友啊,这个女子古灵精怪绝不是你我可以驾驭,虽说你我也算是人杰,可是她注定有更长的路要走,为你自己好也要忘了她。抬头看着灰蒙的夜空,静立良久。

    早上起来一片薄雾淡淡的笼着整个山寨,寨子里男女老幼能来的都来了,一个多月的相处,大家都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什么东西都写在脸上的女子,更何况她为寨子留下了那么多受益良久的主意。月多多往马车里装着大包小裹的东西,感觉她才是打劫的土匪。

    纪翰阳骑着马在队伍的前方,载着多多的马车随后出了寨门,多多撩起车窗的帘子,回首望着生活了一段的地方,心里阵阵酸楚。早上特地去了祁彦森的屋子他却不在,在厨房里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做出了一大桌美食,留在了他房里。多多觉得自己多少有些淡淡的喜欢吧,也许只是因为优秀的男子对女人自然的吸引力吧。可是自己还想继续走下去,看看这世界的风景……

    放下窗帘,装作没有看到那个站在寨子门楼上迎风而立的影。

    祁彦森看着一堆车马在视线里渐行渐远,再走了那个刻在心里的女子。

    ………………………………………………………………………………………………………

    当当当,第一幕结束了呢,雪雪会努力的写,让下山的多多更精彩……,期待推荐票票,期待收藏,写的不好你们要说哦,不要不声不响掉收藏好不好,我好心痛的。谢谢大家了,一鞠躬今天谢幕。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