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山下来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月多多的心就像山间清新的空气一样泛着芬芳,帮寨子解决了庄稼病害问题,让多多继厨艺之后又一度成为寨子里最受欢迎的人。走到哪里都有大家的笑脸,亲切的招呼。自己的专业知识能在这里派上用场,这感觉对月多多来说,就像是突然发现扔在墙角的一堆垃圾原来都是古董的感觉。

    结束了忙乱的一段,月多多又自觉自动的恢复了自己祁彦森小保姆的工作职责。

    祁彦森就没有这么舒心了,他在等待,山下该来人了……

    不知是不是人都不念叨,还是该说祁彦森料事如神,这天半晚,山下来了一队人马。寨子里的人不是很意外,因为打头的那位公子也常上山来,是寨主的好友,起码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为当事人的纪翰阳和祁彦森都不是这样认为。纪翰阳进了寨子大门,将手里的缰绳扔给后面的人,径直向祁彦森的院子走去,还没进院门,只见一个白衣的嫩女子急匆匆的提着一个食盒向这边走来。

    纪翰阳侧让过,心里不觉诧异,祁彦森这个万年冰块解冻了不成?竟然会有年轻女子出现在他的院落,看这形更是熟门熟路了,脸上的笑意不觉加深了,跟在女子后进了院子。

    这女子当然是我们这个时间做厨娘的月多多啦。月多多也很好奇,院子门口那个淡绿衣衫的公子是谁?来寨子月余也没见过他,怕不是寨子里的人吧。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陪着那淡绿的长衫,淡然如风拂面,可是多多却觉得这个人比祁彦森还不容易亲近。问为什么?当然是女人的直觉了(话说我觉得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神准的)。

    月多多提着食盒直接奔进祁彦森的房间,叫喊着:“快来吃哦,今天我做了水煮鱼,趁吃才够过瘾呢。”说着,放手中的食盒在桌上,打开来,端出一大盆(别诧异,咱学校那水煮鱼就是用盆装的)飘满了红色辣椒的食物,一阵浓浓的香气飘出。祁彦森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桌边,还未坐下便看到纪翰阳那标志的笑脸。

    “如此香气,姑娘手艺了得啊。我可是要占祁兄的光,蹭上一顿了,不知姑娘介意与否?”说着来到桌边已然坐下,月多多感觉自己牙根痒痒,你是帅哥也不带这样的,你吃了我吃什么啊,呜呜就是两人份来着,哭丧着脸,可是咱们善良的月多多怎么也不能说出让人家不吃的话来。只好低声嗫嚅着说道:“不介意。”转就走了出去,与其在这里哀悼自己跑掉的水煮鱼,还不如再去厨房给自己做点好吃的呢。

    月多多刚刚离开,就见祁彦森的脸上立刻冰冻三尺。

    “你来做什么?”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纪翰阳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意,没有因为祁彦森的冷淡和质问而有任何的不悦,反而自得的夹起一块鱼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治愈庄稼病害的方法我会给你,一会你就下山。”祁彦森当然不可能看见多多的心血全都被这个家伙吃掉,也拿起筷子加入战局。

    “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方法不一定管用,你还是把出着主意的人给我吧!”喝上一口山寨特有的烈酒,纪翰阳眯起眼体会着酒液滑过喉咙带来的火辣辣的感觉。

    “不可能,山下没有山上严重,你带着法子下去就行了。”祁彦森冷冷回道。

    “听说出主意的是个女子?你寨子里最近女子不少啊,有这等高超厨艺的厨娘,还有会庄家把式的奇女子?”纪翰阳说到此处一顿,语气定了定继续道“别忘了立这寨子的到底是谁!”

    如果不记得,就不会这么两难了,这寨子的建立之初就是因为新帝登基,恰逢天下大旱,怕天下民怨沸腾,夜国帝君才让他这个朝中武将建立惊雷寨收容逃荒民众,避免造成百姓造反的局面。

    这些年当寨子也受到朝廷不少供给,只是未向天下公告,这些年寨子也就打着土匪的旗号,纪翰阳为雍城知府,自然上山是为了讨要月多多而来。

    天下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是安居乐业还是行军打仗,粮草都是最基本的保障。我的小丫头啊,你为什么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你师兄要我护着你,我也想护你一生无忧,永远迷迷糊糊快快乐乐,可是你越出色我越是难以护你周全。你只会治这一种病害还好,如果不是,放你下山,怕是你从此就是永无宁

    祁彦森想到此处,食不甘味,放下筷子

    为臣子诸般无奈,“你要的这人就是刚才拿这鱼来的女子。”依旧是冷冷的声线,却似是夹杂着诸般叹息。

    还未等纪翰阳开口,祁彦森接着说道“她是鹤然先生的弟子,你带她下山必要护她周全,否则她有三长两短,鹤然先生震怒对我夜国绝无好处。”

    “哦?”上扬的声调说明声音主人稍显意外,“奇女子来历也是不凡啊。放心为了我夜国国力昌盛,我也是会让她平平安安。”

    月多多蹲在门外仰着头望着天,心里在叹息,王八蛋祁彦森,我好歹给你做了一个多月保姆,又为寨子做这么大贡献,你说把我卖了就把我卖了……好像不是卖了是白送的……我真便宜啊,都没价的,~~~~(>_<)~~~~

    门外月多多觉得自己杯具了,终于可以下山了却一点也不开心,终于知道祁彦森不是土匪还是将军更不开心。门里的人也是各样心思,祁彦森觉得现在她知道也好,省的我和她说,实在不敢想她会以什么样的目光看自己。纪翰阳只觉得这女子越发的有趣了,据说是被祁彦森强行带入山寨的,来了之后在这里活的很逍遥啊,这阵听到让她离开,没有欣喜,也没有悲戚,这样淡然的女子好生少见。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