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出逃失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待听不见了祁彦森的脚步声。月多多将头伸出房门外,咦?不是应该有人看着我才对吗?怎么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这个事实,月多多立马背上装着全部家当的小包袱,抱上小狐狸,打算落跑。

    当正午的阳光西斜的时候,多多望着天边云彩缝隙中,太阳洒下条条的光彩,糅合在云彩中,像是掺杂牛的橙汁,甜甜的温暖的色彩,当那橙汁的颜色逐渐变成西瓜汁的颜色,我们可的多多终于承认自己迷路了。因为不敢问人,也是,没见过哪个逃犯问牢房守卫大门在哪的,于是,见人就躲,树丛中,柱子后,假山下,终于躲人躲到不知道自己在何方。

    一天没吃东西了,好饿啊,月多多揉着瘪瘪的肚子,悲凉的看着怀里的小狐狸,当看见一丝口水闪过的亮光后,多多终于爆发了。只见她拎起小狐狸的后颈部,气鼓鼓地叫道“死烈火,你给我起来,动物不都是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吗,在山下为什么不带我躲开他们。现在你还睡,起来给我找路啊……啊……啊……”

    “你除了吃就是睡还能干什么啊,再睡我就把你烤了吃掉!!”手还在不停地用力晃啊晃。

    小烈火刚被喊醒又被晃晕,半晌过后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主人正在暴怒中,无奈的在心里叹息“不避开是因为没感到他们对你有危险,没有找路是因为你一直在抱着我,难道要我在你怀里找路吗?”

    当祁彦森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到的就是这幅光景,月多多站在庭院里穿着白衣却不知在哪里蹭得黑一块黄一块,像是小花猫,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包袱,另一只手拎着那只红色的狐狸,伸直了在不停地晃啊晃。祁彦森直接笑出了声音,这个女子总能给自己带来惊喜。月多多突然间听见笑声,回头看到那个高大的影不正是抓自己上来的叫什么来着?完了……忘了boss叫什么了。这算不算逃跑撞枪口上了?

    祁彦森看见那小脸上的表不断变换,愤怒到惊吓到懊恼,惊讶于她怎么能转瞬间做出这么多变化。

    “好汉……”月多多刚开口。

    祁彦森一挑眉,又是一个新称呼?“祁彦森!”

    “啊,祁寨主。”月多多狗腿的叫道,祁彦森看见那张脸摆上谄媚的笑,就差后面接上一条小尾巴摇啊摇就更形象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不是给她安排了院子住?看这架势不问也知道是在逃跑。

    “我在散步……”月多多立刻回道。

    “……,你带着包裹散步?”祁彦森真怀疑是她太笨还是她以为自己太笨。“你叫什么?”

    “月多多!”正在心虚的多多反答道。

    “散够了吧,回去吧!”祁彦森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决定不再为难多多了。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月多多的脸上泛起难为的薄红。

    祁彦森又想笑了,这个小家伙果真是自己的开心果。

    “那边,过去拱门就是了。”祁彦森随手指向旁边。

    “可是我好像从另一边进来的。”月多多迟疑道。

    “所有的院子都是连通的。”没有说出口的是,你住的院子本来就是我园子的一部分。

    月多多感觉一阵大风刮过,就是说自己绕了一个下午的结果有用功只是一座拱门的距离,多多海带泪了。

    被这个认知冲昏头脑的多多,大声冲祁彦森说道:“我饿了!”当看见祁彦森由于诧异而皱起的眉头,多多为数不多的勇气又像漏了气的气球,尽数不见了踪影,低头看着地上的小狐狸,一步步向后蹭。

    祁彦森只是诧异这只小老鼠怎么突然成了老虎,只不过一瞬间,小老鼠又现了原形。

    “跟我走吧。”祁彦森转向屋子走去。

    跟着祁彦森进了屋子,厅堂比她被扔进的那间打了一倍不止,屋子里也不想自己想象的是毫无品味的匪徒气息,不张扬也不华贵的装潢。

    “等一下。”祁彦森将她留在屋子里自己走了出去。

    不一会回来,手里拎着个食盒,月多多脑海里又不合时宜地蹦出了“外卖”两个大字。

    简单的菜式,多多对于味道还不甚满意。但是饿了一天,什么都是香的,当多多长舒了一口气,舒服的打了嗝的时候,祁彦森感觉自己总是能发现她新的一面,狼吞虎咽,根本没有女子的矜持秀气。他开始好奇什么样的父母才能教养出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

    吃过饭,月多多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惊恐混乱的一天终于过去,多多不多时就陷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几天,多多开始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大的寨子却好像没有丫鬟仆人。后来才明了,这里叫惊雷寨,寨子里的人大多是因为饥荒食不果腹或者是被贪官污吏欺压所以才上了山,也并不是土匪,只是有时山寨的粮食收成不好,不够供给寨子里的人。所以大家有时会抢劫为富不仁的商或者是贪官污吏。此次多多遇到就是他们正好抢了一个告老还乡的大贪官的财物。而寨子里的事都是大家一起做,各家男人出去做事或者种地,院子里的打扫早饭洗衣都是各家的女人分担了。

    期间月多多尝试很多方法,妄图逃跑。

    最开始,发现大家走不像是在监视自己,也没有人告诉自己不可以乱走,于是再三确认了自己不会再迷路的况下,月多多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向大门,当自己正在开心可以解放的况下,两个健壮的男子拦在月多多的面前,“月姑娘,寨主说下山路险,又分外曲折,未免姑娘迷路,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连语气都学得分外的像。多多转走向自己的房间,脑海里只盘旋着一件事,丫的,祁彦森那厮他在嘲笑本姑娘是路痴。

    然后,多多趁着,寨子里的女人要出寨子采野菜的时候,混迹其中。已经到寨子的大门外了,多多只感觉自己离前面的人越来越远。后面祁彦森拎着月多多的衣领,直接拎回了自己的院子,把她放在庭院里,转离开,独留下多多在风中凌乱。

    ……

    N次努力结果是N次失败,月多多在思考下次出逃路径的同时,祁彦森也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把她留下理由。

    Ps:雪雪是第一次写文,一个新人一篇新文每一步都很艰难,请大家帮我点个收藏,每一个点击,每一个收藏都是我继续下去的动力。本来今天我的体很难受,可是看见总点击89,收藏9的数字,还是很开心。这个对大神们连零头都不算的数字,对于我真的很重要,所以连坐都坐不住的况下,在上坚持码了一章。谢谢看我文的每一位亲们,一点击一收藏就是我继续的动力,谢谢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