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师傅跑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希望大家看过我的书,或者你只是飘过,请给我留下几句话,第一次写文,需要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或者你觉得我写的不好请告诉我改进的地方,谢谢亲们了,一鞠躬。()

    ………………………………………………………………………………………………………

    青山之间风轻吟,鸟鸣声声,让这个在二十一世纪的饱受污染的多多享受了纯天然,不知几星级疗养胜地才能有的环境。优哉游哉子一天天从指缝中溜走。

    转眼数月已逝,温润的天气没有变化,这半山的景致却大有不同,我们的多多在这里可谓如鱼得水,活的相当滋润。

    菜是自己种的,食是师傅在山间打来的猎物,粮食和调料等常必需品由师父去山下集市里买来。

    虽说是不不愿的被师傅命令侍弄药圃和菜田,可是现在是尽心尽力的。别以为月多多是多么负责的人,只是因为不想吃没有水分不好吃的蔬菜而已。

    为了让蔬菜长得更好,建了遮挡风的风障,为了让喜的时令蔬菜不被晒的蔫巴巴的,又建了遮阳棚………………遮阳棚的材料是从师父房里偷来的布匹@-@

    多多的师傅鹤然觉得这几个月是对自己多年修养心的考验,以为遇事自己波澜不惊了,什么大事发生都能淡然处之,才发现这个徒弟不愧为天道异数。

    场景一:

    自打月多多上了山,批判了师傅的做饭手艺后,就包揽了做饭的活。鹤然也乐得自在。不得不提的是多多自小就时被放养状态,所以做饭的手艺那是千锤百炼出来的真能耐,要不早就饿死了。

    穿越必做菜肴叫花鸡,让师傅这仙人之姿也落了凡尘,抢的是唇齿流油,看得多多目瞪口呆,加上一只小烈火,多多看着一人一狐抢食很有成就感。

    接下来就比较诡异了,月多多突然想吃披萨,于是乎鹤然吃到了馅在外面的馅饼……

    吃饺子也是奇形怪状,小耗子,元宝状…………如此而已的话,还不算什么。

    场景二:

    月多多很想吃鸡蛋,可是鸡都是师父从山里打来的野鸡,哪来下蛋的母鸡呢。

    于是多多又拿出了做推销练出的脸皮和毅力。

    清早起后就跟在师父后,大声喊道“我要吃鸡蛋!”

    鹤然回头,“乖徒儿,去林子里找找,捡几个蛋回来就行了,差不多哈!”

    锲而不舍,鹤然晒着草药,听见后跟着小尾巴,不停地小声嘟囔“我要吃鸡蛋,我要吃鸡蛋,我要吃鸡蛋……”

    持续三天,连从茅房都能听见月多多站在不远处重复又重复鸡蛋啊鸡蛋。

    终于鹤然在无法忍受的况下下山了,回来时带了五只装在笼子里的鸡。月多多大喜,鹤然觉得自己的痛苦终于结束了。没想到才是开始。

    早上鸡蛋羹,中午炒鸡蛋,晚上鸡蛋汤。次鸡蛋炒饭,鸡蛋炒西红柿,韭菜鸡蛋包饺子……鹤然才发现给了多多能下蛋的鸡比不给还恐怖。

    然后发现盘子里的东西色彩斑斓小石子大小块状,多多解释道“这是棋子蔬菜蛋卷,多漂亮呀!”女孩子嘛,月多多对于长得好看而且精巧的食物兴趣浓郁。

    小狐狸可是很开心,不能吃鸡吃鸡蛋也很美味,每天眯着眼睛跟在月多多背后,一人一狐一做一吃,玩的是不亦乐乎。

    鹤然师傅就悲催了,感觉自己现在一喘气都能闻到鸡粪的味道。所以当采药回来,发现桌子上又是鸡蛋,鹤然感觉自己的太阳有一鼓一鼓要爆开的冲动。冷静冷静,好不容易把自己笑眯眯的模样又摆出来,刚想说让月多多明天换个材料做做,就听月多多欢快的小声音说道“师傅,告诉您哦,我觉得鸡蛋是最百搭的食材了,我还能做好几十种不同的菜哦!”

    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鹤然仿佛听见自己理智断掉的声音,当多多再抬头看到师傅已经无影无踪,只有桌子上断掉的两根筷子,证明师傅刚才在这里。

    月多多粗大的神经觉得师傅一定是忘了什么才急匆匆的跑掉,根本没有想到连天的鸡蛋宴给这位江湖高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影。后看到鸡蛋,鹤然师傅的轻功又能提高一个段位……

    场景三:

    “多多,这是什么草药?”

    “接骨草~”有气无力~

    “功用?”

    “全草入药、根能祛风消肿,舒筋活络,治风湿关节炎,跌打损伤。茎、叶有发汗,利尿,通经活血;治肾炎水肿。全草煎水洗治风疹瘙痒。”

    ……

    数月下来,鹤然先生悲催地发现,月多多来的时候认识多少草药,现在还是认识多少草药,新的一样没学会。

    “多多,来感觉一下脉象。”“多多,看这位图。”……

    数月结果,鹤然悲哀的发现,月多多什么都没学会,再练下去她都能给这师傅诊出喜脉来!=_=b

    于是我们的多多还是愉快的种着地,并且愉快的发现在记得小狐狸烈火果真不是凡物,因为它香香甜甜的味道,没有其他的怪味。烈火“人家不是水果,是天下最帅最厉害的火狐狸……”郁闷中。

    终于某天早上起来,多多发现那个其实年岁已经是老爷爷,但是外貌保养得是帅大叔的师傅不见了,三天后,月多多这个脑神经堪比煤气管道的家伙终于发现不对了,因为师傅下山采药还是买东西,最晚隔天就会回来了,可是这都这么多天了,还是不见踪影。

    很轻易的就在师傅的屋子桌上找到了一封信:

    徒儿,为师为了拯救苍生,悬壶济世,云游四海去了,你要是想下山也就去历练吧。柜子里有给你留下的银两,还有各种药物,不惹上什么高手的话,足够你保命了。

    鹤然留笔

    月多多感觉自己的头上“噗噗噗”蹦出几条黑线,云游四海!?师傅您老人家时高人隐士来着,不是和尚啊,怎么就云游四海去了?画个圈圈诅咒你~~

    远在百里之外的一座酒楼中,鹤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看来这笨徒弟终于发现我的留信了。

    打开柜子,还好一堆小瓷瓶上都有标明是毒药还是良药,名称功用,其实老人家是怕你把自己毒死来着……

    还有一个布包,想不到师傅还是个财主,金银元宝、碎银、还有不少银票,嘿嘿,月多多的眼睛已经变成金光闪闪的星星眼,好像看到自己的美好未来了。

    好舍不得后山的温泉,自己这几个月来在温泉里泡的是肤如凝脂,恩……像煮熟的鸡蛋白,()嘻嘻……。

    心动不如行动,花了两天时间,收拾好衣物,做了点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