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7集:押运路遇埋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押送汤琼和村荷贞子的两江军代司令调来的三辆卡车,载着一个加强排,两江军人配备着轻型武?,每车有四轻机枪。

    这是代司令手下队伍干的一桩正经事,押解敌特犯人汤琼和村荷贞子。一行车队浩浩离开齐哈市,风驰电掣般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天色将进入黎明前状态,此刻梦香中人们,正是享受深睡眠的舒服时刻

    两江军运输连的三辆大卡,载着八十名全副武装两江军战士。正以每小时六十多公里速度向新京方向运行……

    军车行至一百五十公里,?出一个叫林甸子小镇。

    忽然从路两侧过密集子弹,首车司机向外张望一刹那之间。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从上方飞来一颗炮弹,不偏不依,正落车子中央。

    汽车被一颗掷弹炮飞来的炮弹,炸的四分五裂,三十名两江军战士,在没有感觉中,将弟兄血参合搅拌在一起。

    一片血模糊,现状惨不忍睹。那正是,壮志未酬先去,为国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宝贵生命,也算壮烈牺牲!

    林冬子押着汤琼在第二辆车驾驶室内,当他看清两侧是鬼子埋伏时,首先想到首长闵文秀的命令;“路遇不测,一定解先决押解敌犯,然后参加战斗。”

    林冬子一声冷笑说:“对不住了汤小姐,是小鬼子想劫囚车,我不得不执行命令,我代表中国人民送你下地狱!”

    汤琼的嘴堵着毛巾,用鼻音哼哼叽叽的象是求饶,林冬子贴着她头皮的枪管,已经飞出一颗弹丸侵入她的大脑!

    林冬子起狙击枪,隐蔽在车轮后,看准鬼子机枪手,瞄准后来个点

    接着来五次狙击点,平时神枪手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

    眼睛充满血丝的林冬子,仍然是弹无?发。

    小鬼子撞上原参加小分队成员的中**人,死定了!

    死在名人枪口下,他也不枉为此生!

    对面机枪哑巴十五秒钟。趁此机会,林冬子串到后车。

    林冬子探行向朝驾驶室一看,小鬼子特高科的特工村荷贞子,已经倒在血泊中。

    可怜的两江军运输连司机,连拔枪机会都?有。手枪保险尚未打开,子弹还没上膛,上多处中弹,早已气绝亡!

    林冬子凭多年战斗经验,判定张强一定在什么地方隐蔽?

    附近山石乱杂,地势险恶,杂林丛生。

    林冬子又趴下隐蔽起来,?有更好掩体,他就地滚进车箱底部,从破洞车箱底板处,上面往下淌血,林冬子上已经沾?了两江军人的鲜血。

    林冬子原本滚到车下查看张强是否在这里,结果什么也?看到,只弄自己一脏血……

    “张强、张强,我是老林!张强、张强,我是老林!”

    林冬子小声呼唤,听不到一点回声。六七机枪还在喷着火舌,子弹打在车体上发出叮叮当当无规则响声!

    林冬子失去控制力,大吼一声, 朝对面来了一梭子。

    看来,小鬼子的准备相当充足。

    被林冬子点掉五名机枪手,未见哪处击点停火。

    小鬼子发现了林冬子影,成排子弹一齐向他穿梭般游过来!

    罪恶弹丸,钻进这位久经沙场老将体?,一处、两处、三处,唉!数不清了,百八十颗弹丸,把林冬子打的体无完处!

    履立战功的林冬子,闯过无数大浪险滩,却倒在押送敌特路上。

    他始终为踩到小鬼子设障铁蒺藜上,给齐哈市脚残残疾人带来后患而自责、愧疚!

    他曾和战友张强说过多次:“东北快解放了,等全中国都解放时,我回家和婆娘种五垧高粮,咱天天有红米饭吃……,……,……”

    东方天边出现一道鱼肚白光,下面在地平线上衬托出一条暗红色横线。

    天快亮了,太阳将要升起来检阅地球上又怎么了啊?

    夜里也不安生,又有八十多条命丧生!

    可叹!一支不缺武器弹药的两江军,一个加强排,第一次选择和小鬼子对抗行动,没有打出一颗子弹,被设伏在无名山路间,全军覆没,血流凝结在不等值之中……

    林冬子在找不到张强的瞬间,他看到天色快要大亮,周围鬼子的掷弹筒仍然连续向车辆投掷炮弹,退路全被封的死死的才做出最后一拼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