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6集:程恭也乱方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庄禾是比赵晶狡猾,也很老道。她擦一把鼻涕眼泪,又往前挪蹭两步。意思是想凑近程恭边。声音有些愤怒,但又弱弱地说:“程书记!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别人可以不知的任意问,你这样说不觉得愧疚吗?

    程恭!装糊涂是不是?来之前干什么档案上有,来本市是组织特派。

    我的人你已经睡过两夜了,在感上我庄禾百分之百的投入,还用问吗……”

    赵晶在一旁插言道:“程书记,您是最详细的人证。

    一切材料您也审阅后才入案库。我们俩是东北局的决定,才投奔你这棵大树来的。满心想在您这棵大树下能乘凉,没料到,却被你的手下当贼待。

    一个守着电话不让用,另一个象条狗似的守着门不让出去!”

    两人趁程恭哑口无言之机,语言攻势加了紧。丘立国和诸清华没有放弃本职工作的警惕,仍然一个看着电话,一个把着房门。

    龙大海半步不离程恭边,以防意外。

    庄禾接过话说道:“程恭,既然是信不过我俩,那就放我们走,我和赵晶回新京就是了,免得你的人看着不顺眼,好聚好散。

    陪你睡两夜也是前世一份缘,俗点说,算我庄禾送你一份便餐,夫妻不成友谊在!但求你别也那样冷酷无……”

    程恭有远不近的在犹豫,又开始怀疑班超。心里暗想:“能不能是班超从中作梗弄出那封信?他怎么那么巧呢遇上诸清华?

    我怎漏掉这么个细节呢?诸清华和王一明两人为什么那样信任班超呢?这位班超在小分队时为什么走的,他耍手段意义何在?能是汉

    不可能、不可能,唉,这一条站不住脚,别去冤枉好同志……”

    程恭在短暂沉思中,丘立国看出其中奥妙,他有些按奈不住地说:“程司令,您觉得我和诸清华做的不对,您可以拿出您的意见来吗,咱也别错怪好人。

    其实,二位女士想做啥?我老丘一点也不知道,我只是在执行看住生人进进出出。

    另外,闵将军说的明白,有中邪的、有鬼在缠着,程司令您自己去想,闵将军强调这里安全交给了我,有一差二错要拿我是问!”

    程恭觉得丘立国说的也在理,对,等一等闵文秀再说,也许她能有个正确决断。先问下二位想出去干吗?

    程恭觉得态度应该换一下和蔼一些,勉强一笑说:“庄禾、赵晶,按理说你二位是上级派来协助工作的,我们应该大力支持。

    可是,这是敌占区,也是非常时期,特殊年代,特殊时期什么也不能按常规办事。丘立国和诸清华也是尽职尽责,没办法,想出去必须说出正当理由。”

    庄禾余气未消地说:“没啥大事,只想找一下同学和朋友,怎的了啊?不可以吗?管的也太宽了?”

    程恭瞪大眼睛问道:“是可以,我也没有限制二位自由。但必须告诉我的副官,你要找谁?是什么朋友,必须说清楚!

    否则,行不通。我们要为二位安全负责,我也不批准,不要怪他俩不是东西!”

    赵晶来了主意说:“程书记,我们不难为你,请您马上给地下东北局发报,许我们回新京,我俩就不在这里给您添乱了……”

    诸清华在门口一直那么站着,只是听,徐谡进曹营――、一言不发,听到这儿份上他只说出六个字:“金蝉脱壳,没门!”

    王一明轿车里坐着闵文秀、匡雅云、柳珍贝、牛百万,挤在一起,老爷轿车晃晃悠悠的将贵宾迎进府中。

    到了王一明的家,一进大门,牛百万附在匡雅云耳边可语说“雅云,这样阔气地方是咱应该来的地方吗?怎么觉着不对劲呢?

    匡军医也耳语说:“三叔,跟着文秀嫂子走,尽管一百个放心,不会出错的”

    等到闵文秀介绍完突发事件经过后,牛百万心里也有了底。

    大家在王一明家前大厅,又和分别五月余的班超会了面。此刻没有半点喜相逢的感觉,班超首先自我检讨说:“真对不起小分队留守同志,这次急着来带来的是坏消息,不过,没有梅香兰提供的报,后果不堪设想…”

    几句寒喧过后,闵文秀和王一明、匡雅云说:“同志们!现在还不是问寒问暖时刻,程恭那边说不准怎闹呢?假如处理不当,会夹皮,那就棘手了!

    我有个建议,为了证实梅香兰提供给古平洋报准确

    雅云妹子还要辛苦一趟化一下妆,一明同志马上给雅云同志找一副墨镜,要大浓度的,假如对方真有一位是你同学,千万别让对方认出来。

    很晚了,必须要在今晚做完这一切,否则后果无法挽回。

    闵文秀担心匡雅云的体是否能吃得消,文弱之躯,经受不住任何精神刺激……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