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6集:都在迷惘之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齐哈市去年新开那家渔具店里的气氛,仍然是那么温馨。

    关门一冬,也该营业了吧?老板还没回来,老板娘守铺的……”

    渔具店邻居刘嫂一家议论着……

    老板沃华不在的一段时间里,匡军医把这块地盘视为家的大本营。

    自己一直扮演着主人角色。战友们体检按时做,闲下来也到后院帮厨。这位高知女军人,正在遵守丈夫沃华临别时的衷言:“雅云,常拿文秀嫂子照一照镜子。

    一、为人处事多向文秀嫂子学习,她一傲骨而不在战友面前显露。

    二、她机智灵敏胆识超人,从不在战友面前卖弄女人风。更没有一点盛气凌人的强人姿态外露,所以人缘好有凝聚力。

    三、她在文学上有那么高的修养,所以她自编曲目出口成章。但从来不儒家气实足,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也是更难得的。

    总之,文秀嫂这半年中,将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是我沃华一生楷模……”

    只从冬花别墅区3号院女主人走后,桃也搬出3号院,进了尤府,又回到老夫人汪昕璇边。真是宅女型丫头,没有更多贪婪……

    桃适合做丫环的命,离开主子不知道该怎么活。

    梅香兰没走时曾经把贾大个给她提过,梅夫人的负责心没得到回报,反而被桃摇头拒绝。梅香兰以后也没再提及此事……

    这丫头说的在理儿,侍奉他一个啥都没有的穷光棍儿,真不如当奴才……

    现在的三号院,剩两位男保镖和贾大个,柳珍贝也不再往那处奔来跑去的。

    贾大个是把柳珍贝视为亲骨。看现在这位外表憨厚、有内秀的光棍贾大个,是可以拉进革命队伍。

    可是他一没任何专长,二又是比牛百万小几岁不多,当兵打仗是不行了,闵文秀龙大海对贾大个也很挠头……

    贝贝不去3号院,贾大个每天都要到渔具店,来把贝贝接走,领着贝贝在市里逛几圈。但他做梦也不会猜到贝贝是中国女兵……

    贾大个可以自由出入在本人面前,本人大多数都认识贾大个,都知道是岗村攸美子.梅香兰的人,也都礼让三分。

    这到引起闵文秀的兴趣,连想起柳珍贝的最近和贾大个的义父女深中时,闵文秀突发奇思;是否可以利用贾大个是岗村攸美子的人,打听一下攸美子,顺便问问能否让他开开眼界,欣赏一下烈马云水墨画。

    这一点,贾大个以欣赏名义,打探一下烈马云的下落,比自己单枪匹马进本住宅区要好的多。好,就这么办,自己亲自陪贾大个,带上他那宝贝女儿柳珍贝,走一趟岗村宁次后宫。

    大本营里匡军医,她那位三叔公真有长辈怀。在长途徒步行军中结下的谊在来到齐哈市得到延伸,把自己位置摆在长辈上……

    闵文秀和龙大海搬到程恭官邸几天中,牛百万更是把后勤全部拿了起来。怕匡雅云没有闵文秀在边,产生失落感或忧郁等等,总之,牛百万到象一家之主。

    生活费仍然靠丘立国和龙大海工薪维持,但大头还要投进前店的门面上。

    快开业了,店里营业怎么办?地下市委尚未做决定。

    牛百万将行李卷搬到匡军医和柳珍贝外间,自觉的担当起护花使者。

    守营的丘立国、张强、林冬子心不在这上,三位晚上去西垮院睡。

    三位中的丘立国,被野战军总部提升为旅部参谋长。明里还是两江军的四号人物,尤司令的左膀右臂。小尤司令出逃,老尤司令接了回来,老尤司令仍然把龙大海和丘立国当作他的左膀右臂。

    张强和林冬子,时运不佳,一次执行任务扎坏了脚,耽误了归队。

    小分队留守人员名单中,又没有二位大名。

    张强和林冬子相当郁闷,总觉得自己象挂单和尚,借庙过夜一样的感觉。

    两个月以来,心糟透了,尽管匡雅云和闵文秀怎么安慰解释,张强是多少淡忘那一时的尴尬。

    林冬子总觉得为营参谋长,没做出一件露脸的战绩,始终走不出那种影。

    经闵文秀命令;“张朋的事,由龙副官安排。”龙大海把收拾干净的张朋领到尤府办公室,和老司令说:“司令,这就是程代司令解救并提升的张将军。”

    张朋急忙给司令敬礼说:“谢司令提拔,张朋为两江军效力,粉碎骨在所不惜!”

    尤明远慢睁双眼一拍一字地说道:“一…切…听…程…代的,下去忙你们的吧!”

    张朋有点摸不清头脑,这里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呢?独立野战军的闵将军,一个女流之辈还管着两江军代司令?

    急下他问了一声:“龙副官,咱以后还听不听本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