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7集:等待首长归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沃华和匡雅云出访时候,“华云渔具店”小分队大本营的中栋大厅里,由龙大海、吴天昊、丘立国、把大家组织一起等待沃团和匡雅云归来。

    约晚八点多,小分队各路人马基本归队,又都聚集在大本营,一直候着他们的老板、团长、主心骨。

    在敌占区落脚二十几天,第一次集会没有团长在场,这些人都围拢在丘立国和龙大海、吴天昊边,有些象失娘孩子那样感觉,人人默默无言等待……

    说话的贝贝,没有假定爹妈在家,也没有了笑模样。看样子,烈士遗孤出军人柳珍贝,是在古平洋给的假定中得到了真正的母和父

    贝贝把她那躯,依偎在师傅闵文秀边,不停地问着:“师傅文秀姨,爸爸妈妈得啥时候回来呀?师傅文秀姨,爸爸妈妈得啥时候回来呀?龙大伯,爸爸妈妈得啥时候回来呀?师傅……,……”

    贝贝的呼唤声,一点点慢了下来。这位不满十四周岁的老兵,不知道是白里和干爹贾大个淘累了,还是不见往假爹假妈想的慌,在师傅旁蔫头搭脑的坐着一会儿,在一连串问话中悄悄睡去……

    小分队十几人,除夜班岗哨王大力、李洪军外,十二人在大厅静静地坐了一夜。有时闵文秀开口说几句,龙大海又不接音。

    龙大海近在尤文豹边做卫士,知道好多尤府女人的外交。但龙大海心里老是有种添堵的感觉。

    这一大家子十几口,就尤文豹和老爹两位男士,尤明远一生可能也就尤文豹一个晚辈。人已花甲,虽有八房太太,仅原配大太太所生文豹,余者无人为孝而劳,因这一家已是之辈,上苍不会施恩……

    三十多岁的尤文豹,三房女人,竞然没有一子女,爷俩又都是老小色鬼。让戍马半生的龙大海,难睁双眼,过于不堪入目……

    尤其是俄藉女人熬妮.雪莲花和伊万诺娃,对岗村宁次和俄联军大队长捷尔连科两人之间的微妙怀。但据大海所见所闻,尤府俄藉女人,对本人所做所为,有向反对方向发展。

    听说原来熬妮.雪莲花的亲,也因捷尔连科影响而在逐渐淡化。

    原来是这两位尤府俄藉女人姻由,才使驻齐哈市军与俄联军捷尔连科大队,达成同盟协议。今天又是这二位,让两军分崩离析!

    和府外本女人,岗村攸美子梅香兰的差别太大。

    梅香兰反战也反中国长城以南军人,而又和南方来的中人相处的火,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大家不知道他们老板带着匡军医那着装打扮,坐人力车去了哪里。

    一夜就这样熬着。一直熬着,并提心吊胆的为沃团长捏着一把汗……

    龙大海在尤文豹边闲逛一天,下午,俄联的护送人将熬妮.雪莲花和伊万诺娃从青江送了回来。

    熬妮.雪莲花有伊万诺娃在场,在尤文豹面前装腔作势的拿出四妈样,那些行为掩藏很深。草草几句话,赶回正厅。

    伊万诺娃,将苏俄联军大队长捷尔连科一封信,取出来对尤文豹委屈的说:“文豹哇,青江之行是徒劳的!文豹,我说我不去,您非说走一趟只当散散心 。

    这次和姑妈去青江,让捷尔连科好顿训,对姑妈是没说什么。两人单独过了一夜,做了啥我不说你也知道。

    你四妈为啥主动去找捷尔连科,她太想他了,两人见面当着众将士,亲吻没完没了,不堪入目。我到成了捷尔连科的出气筒了!

    人家捷尔连科,口口声声咬定,他们根本没参与刺杀竹下橙,更没有抢军火,人家俄联不缺军火。这下子弄成敌对绪了。

    这是向岗村下的战书,文豹,信没封口,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一切了!

    哈拉勺,亲的,您慢慢欣赏,我去休息了,太累了亲的!”

    龙大海看着尤文豹的二姨太走进司令厅时,说了声:“司令您有事先忙着,我到外室候着,有事唤我一声。”

    龙大海说完,尤文豹摆摆手,龙大海退到外室,可一门之隔的伊万诺娃女高音发忿,龙大海听的真真切切,那张战书不用看也知道。

    捷尔连科大队长不抗,与本司令有勾结现象被俄联总部察觉,虽然没停捷尔连科大队长的职,但是,正在观察中。

    熬妮雪莲花也不赞成捷尔连科亲行为,这次青江之行,一是圆了捷尔连科思念人熬妮雪莲花的梦,二是捷尔连科要借机反戈。向总部证明他也是抗才来到中国的……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