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3集:绝版烈马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达尔汗王爷又用蒙文书写一句豪言壮语,大意〖神马行空、我部兴隆〗

    之后一段时间,王爷把这幅佳作烈马云画卷。派心腹管家旺丹,找到艺工,糊裱好收藏进王府百宝箱。

    达尔汗王把画收好后,偶发一怪思,在他心里暗中思量:“物以稀为贵,是千真万确真理。前象乌云琪琪格这样才女真是少见,别人不会有如此珍品。

    乌云公主再画出来几张烈马云水墨画,那入百宝箱的还是绝世珍品了吗?

    大概它就不是宝贝了吧?同样东西一多了,它也就只是一张水墨画而已。

    唉呀呀!这还真是棘手的事!

    乌云琪琪格姑娘这双手的灵巧、两只眼睛深不可测,再鼓捣出另一张来太容易了,本王绝不许有第二张……”

    争强好胜的蒙古族达尔汗王爷,将稀世珍宝一张画,收进百宝箱后想到以后怕是再会有第二张烈马云图。

    想到此处时,达尔汗王爷召见了乌云公主,乌云琪琪格姑娘心中疑惑不解。多年王府时光中,王爷从没有过召见,莫非是哪地方做错什么了吗?

    王爷召见,是不是要孩儿还做出另一张呢?

    乌云琪琪格姑娘怀着疑惑不解心里来到达尔汗帐内,给义父行完大礼后问道:“父王在上,唤孩儿有何事?肯请父王明示无防,深夜唤孩儿定有吩咐?”

    达尔汗王爷告诉义女乌云公主说:“乌云琪琪格,父王有件事想问你:“你给父王画的烈马云,父王十分喜,所以,父王把这张画列入达尔汗家族之宝,不知琪琪格还有几张?”

    乌云公主心生疑虑顿时心里明白;“王爷问话含意是怕此画出现第二张。莫非王爷怀疑我又作了烈马云?

    假如我要画出第二张,王爷的脾气自己知道,他老人家从来不容忍别人有和自己同样物件。乌云公主不敢往下多想,唯怕惹来杀之祸!”

    机智的乌云公主对王爷说:“父王,孩儿有个习惯,也是一种怪癖。望父王不要怪罪孩儿习惯怪癖。凡孩儿做过的画,从来没有第二张。孩儿那些画稿也找不出一张重复作品。

    假如父王喜欢,去请别的画师临模一张既可。临模师可以以假乱真,孩儿不会做,所以作不出同样作品。望父王不要难为孩儿。孩儿实在是没有同样灵感,孩儿没灵感什么也做不出来……”

    达尔汗王一阵大笑,用一串好话夸奖一番乌云公主说:“哈、哈、哈、哈!琪琪格真是父王好女儿,父王也是希望我儿以后不要把父王的最,女儿再作给别人,那样咱王府这张烈马云画可就一纹不值了。女儿这样做,父王就放心了。

    我儿以后画什么父王不限,烈马云只此一张。琪琪格,父王今天的话说的够明白的了,能记住吗?”

    乌云公主忙给达尔汗王爷深施一礼说:“父王不说孩儿也知道这个理,况且孩儿从来不作已作过的画,请父王放心,父王的教诲,孩儿永生难忘……”

    乌云公主从此不但不画烈马云,她怕王爷生疑,把所有作画笔墨纸砚,交给旺丹总管发落。以后,乌云琪琪格放下美术,专心棋术,成了远近闻名围棋大师。

    看来,烈马云水墨画是世界上仅此一张,作画的乌云公主没有想过她亲手画的一张烈马云水墨画,成了稀世之宝。

    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最是作画,只因作这张自己最满意的画,险些招来杀之祸,也断送了自己的美术人生。

    草上飞送给尤达这张烈马云水墨画时,尤老先生不是不喜欢 ,而是喜欢的不得了。看过也不知有多少遍,让儿子文豹看,让自己副官程恭看。

    但是他又听到过这些传说,今天果然见到了这张画的真品,绝版珍品。

    喜欢归喜欢。尤老先生联想到有了这张画以后,为她发生的传说不少,果然应验。草上飞为讨好自己,也是为这张烈马云水墨画,竟然会抢了王府两次方才得手,死伤人的事那是常理。

    草上飞仅为抢这张烈马云水墨画,竟然会两抢王府,发生流血事件死伤重多。

    足以证明,这张烈马云水墨画不会给主人带来吉祥。那么这件虽是绝版珍品,它的存在,也是不祥之兆!不如讨好本人,把它精心包装一下,送给岗村司令官。哎!这样做岂不是既免灾祸、又交下岗村两全齐美吗?

    在蒙古大草原上的达尔汗王府,这张烈马云水墨画保存二百多年,那是蒙古民族文化遗产。也是已故达尔汗王爷最

    是他自己向众人展示,才招来许多麻烦传说。尤老先生又一次验证了传说的真实,也又一次想到留下这件稀世之宝,后患无穷……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