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集:夜莺神秘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两分钟后,又听到一声夜莺啼鸣,忽听又是嗖、嗖两声,这次张五爷看着了,有两道寒光奔二道岗哨兵飞去!一道寒光是从屋顶飞至东岗楼,一道寒光是从树上飞去西岗楼。

    刚才还喊八嘎的鬼子,这回老实了,这些大东亚共荣的勇士,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倒在异国他乡土地上,在那个年代,小鬼子在华人眼睛里这些所谓勇士,永远是臭狗屎,连那些汉也是明敬暗恨着!

    这次倒下的两位中,有一位啊了一声,这一声啊象勾魂咒语一样,把房子里的内卫两位哨兵叫了出来。

    竹下橙的外室房门开了,从室内走出卫兵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出门外。

    又听到嗖、嗖两声,这两位倒霉鬼,一声也没哼,乖乖地躺在门口。

    这次张五爷看的清清楚楚,一道寒光是从正房顶下来的,另一道寒光是从院里大树上飞过来的。两道寒光同时出手,足以证明两人夜视能力极强。

    大概他们是靠手势,和莺啼猫叫做号令统一飞出暗器,前后不到一刻钟,十六条鬼子放横于地面,永远不再巴嘎牙路、再也不用执夜岗,真是最好的解脱。

    瞬间,只见一人从屋檐上一纵跳下来,直接进了竹下橙的卧室。

    另一位从树上象狸猫一样,唰、唰、唰,地从树上下来,两脚落地,竟然没有一点响动,那轻功可叫绝了!

    半分钟时间,只见两道?影箭一般的跑出大院。

    张五爷觉着好生纳闷儿,明明是从房檐上下来一个,树上下来一个,怎么跑出去大门时,看到的竟然会是三个呢?

    约过一小时左右,换岗的哨兵发现了所有岗哨都躺在地上。竹下橙的宅邸房门大敞四开。可接岗哨兵不敢进室内观察。

    哨兵立刻拉响了警报器,打开所有探照灯。

    这下子闹了,警备区里出这么大的事,惊动了本驻齐哈市警备司令岗村宁次司令官。全城戒严,有八成是晚了点?说不准?客早都睡着了!

    程恭介绍到这里时说:“这是昨天下午张五爷,在尤府学说前天发生血案的全过程。我这位副司令也装作惊讶!

    我还插了一句话说:看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武士干的,听您张师傅这么一说呀,我到是有点怀疑,要不是俄联军干的,说不准是他们本国反战同盟会的人干的呢!总之啊,本国搞731部队的工程啊,在本国也不得人心啊!

    我心里明白,从上房檐下来的一定是材料里写的,绰号叫夜莺的丘立国,从树上下来的一定是花狸猫龙大海。张师傅说的到门口多一个,我估计是神弹子于江吧?又想到,今天龙大海陪梅香兰一天,一定象被油煎的一样难熬……”

    昨天尤府两江军司令部指挥部,就竹下橙的判处死刑通告,议论一个下午。

    尤文豹也大发感慨说:“看来梅香兰和你程恭是真能想到一块去,一谈起反战同盟会,梅香兰眼睛就放光。

    今天你程恭终于露出被香兰赤化了的马脚,从你程副司令能说出梅香兰肚子里的语言。看来二位没少?究反战的话题吧?我是不是应该从香兰边撤出哇?”

    当时我程恭的脸上真有点挂不住劲,张师傅张五爷还在场呢,我象火烧的似的说:“司令玩笑开大了,咱俩到?啥,别拿你的香兰太太开涮呐!张师傅在场会笑话咱两个司令不定呢!”

    每逢说到这些时候,这个尤文豹还和五年前一样,哈哈一笑了事。可是他的副官程恭永远处在尴尬中……

    齐哈市军政要员,军政副职程恭官邸,贵宾待客厅里,程恭正与夜莺行动小分队头目沃华沃将军、夫人匡雅云,畅谈两周中的战果。

    在那个特殊年代,齐哈市地下组织与小分队的正面接触,近在只?的活动,也要通过地下组织东北局的批淮。

    绕个大圈圈,才好把报反馈给对方。齐哈市在解放前,是东北局受中央各组织部门委托重点关注和保护城市。他关系到民族生死存亡大事。

    齐哈市北山有军的兵工厂、弹药库、东山是731部队和菌培所的所在地。因此是在东此最受中央军委关注的城市之一。

    给独立野战军某部电文已明确指出的?线,说的就是、潜伏在两江军司令边的、齐哈市地下市委书记程恭同志。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