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7集:初知夜莺喋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程恭把沃华约来,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他没估计到闵文秀的步子这样快、太急,地下组织一旦配合不到位,会有不测。虽然是稳妥实施,但地下市委有跟不上脚步。

    龙大海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深入虎,让在尤文豹边的程恭有点措手不及,程恭召集地下市委紧急会议,把已拟好的工作程,往前提了一周。

    和沃华之间正事虽然不多几句,但那是一层纸。

    必须在小分队人员,打入敌群卧底前,把这层纸捅破。

    否则两人都在尤文豹边,又不相知聚到高层目地,非弄出笑话或坏了大事。

    程书记借此机会,把地下市委,设在警备区高官住宅区的内线所见,和沃华仔细学一遍,也好让前沿指挥官心里有数。

    程恭说:“表哥和雅云嫂子您随便一些,我向二位汇报一下:731部队咱眼线,啊、是两江军的眼线。是两年前插到岗村宁次后院的一位卧底,以便获取信息。

    丘立国和龙大海两同志,给竹下橙送达死刑判决书那晚上,设在两江军眼线看个正着。他是张五爷,高干处的厨子。是两江军眼线,也是地下市委委员,大名叫张纯,和诸清华单线联系。

    张五爷是731部队高科部炊事员,本人在两江一带是位名厨,烧一手好菜,也是两江地区有名的大厨。被岗村宁次手下人,选去给竹下橙一班人做炊事员。

    前天夜里张五爷右眼皮跳的心焦,心里好生不安。躺下起来的好几次也睡不着。他索一个人,在窗外站了一会儿,透一透气为减轻一点心里的敝闷。

    张五爷人精神头是够足的,他人在军营,心系家乡百姓中乡邻,另外他是诸清华单线联系的联络员,诸清华前一天通知过他,竹下橙要有麻烦,多加小心。诸清华这个人,表哥表嫂认识的,拉你们来的黄包车夫……

    张五爷有个习惯,每当睡不着觉的时候,经常夜里出去数星星。

    他是盼有朝一,能中国人自己说了算,他也能耍一耍手艺,再传两个徒……”

    张纯张五爷讲了一下那天夜里经过:

    半夜时分,张五爷先听到上房顶有三声夜莺呜啼,紧接着又听到院内大榆树上有两声猫叫。张五爷觉得不寻常,诸清华说的一定有事可能就是这。

    因为昨天他接到诸清华通知 :‘两天内他的大院有大事,让他注意观察、躲避。

    无论谁和谁做些什么,不要参与任何一方,也就是不作任何反映!’

    接下来三秒钟时间,只听到有嗖!嗖!两声,紧接着又听到嗖!嗖!两声,那一阵子也记不住到底响了多少声。

    扑通、扑通有人倒地声大概一共有十多声。二道岗听到了动静,哨兵把院心大灯打开。整个大院上下雪亮,院里什么人都没有。

    哨兵发现张五爷在窗前,没好调地问了一声:“什么地干活?八嘎!”

    张五爷回答:“我,厨师张纯、张老五,肚子疼,上厕所!”

    小鬼子在后半夜,放松警惕是经常的事。这要是上半夜,说不准扫上一梭子!

    看来,来者不善!估计在院外潜伏等待半宿,才下的手……

    大概是哨兵认为是张五爷弄出的响声,说了一句:“八嗄!快些屋去!”

    张五爷不敢怠慢,他亲眼见过,一个月前的一天。就在张五爷的灶房外的一幕,鬼子两个哨兵一怒之下,将一名农民打死后,长官一句斥责的话都没有说。拖到车上拉出去往万人坑的山涧中一扔了事!

    那是两位城郊乡下人,送来两头生猪,和五捆大白菜。老汉赶着毛驴车,第一次进警备区,两只眼睛有些不够用。象《红楼梦》里刘姥姥进大观园那种感觉。

    老汉对上房有门岗敢到新鲜,往上房多看了几眼,被一鬼子哨兵给打成蜂窝煤了,样子太惨了!

    张五爷脑子里总也挥之不去的图象,?那间又闪现在眼前。

    张五爷急忙转走进屋里,去了灶房,在星光下把上房门口事看的清清楚楚。张五爷觉着今夜不好,今夜不太平!

    是哪股兵马敢动竹下橙呢?来头不小,胆子也真够大的。指定不是两江军,那伙人堆里很少有能人……

    现在竹下橙那可是大本帝国的宝贝疙瘩,更是岗村宁次的重点保护对象,是大本的国宝,天皇的杀净华人计划可都指望竹下橙夫妇了。他的那个研究成果一完活,大批华人该接连不断的传染死亡。

    张五爷觉得这伙人一定有来头,这伙人知道用不了几天,竹下橙便大功告成,一定是来要他竹下橙命的,要出大事。

    张纯张五爷?有进卧室,在厨房的灶间正好看到上房门口。

    鬼子哨兵关了院心大灯,两个鬼子又缩到岗楼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