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4集:梅香兰诉心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岗村攸美子?梅香兰,现在闵文秀称呼的梅夫人。被闵文秀在点将台几天的文艺演出所迷惑。现在梅夫人眼里的闵文秀,不仅是闲扯曲目唱的好。在梅香兰的印象中,闵文秀是当代杰出女,在各方面是不可多得和才女。

    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从她气质中,透出一种民族气节,不甘于他人之下的傲骨凌人。是让岗村攸美子?梅香兰为之心动……

    梅夫人看着闵文秀,心里无比赞美之意。在?心中赞叹:“能在这里大胆唱出《长城泣》的,竟然会是一位青年女人?可见她的民族气节,是我家尤文豹也不可相提并论的。为什么她是个女人?她要是男人该……,……

    只从我来大陆五年中,夜总会、歌舞厅、几家大戏院,有些大型戏剧,象《杨家将》类戏剧,都是古代民族英雄,敢在此地唱出《长城泣》的还是第一人!”

    梅香兰看着闵文秀,笑着对她说:“闵女士,从五天前您在点将台演唱,我就喜欢的不行不行的!啊是不得了。

    您的十八扯,真是休闲地、取乐地好曲目。香兰地听完,犬大地心旷神怡,太幽默了!太神奇了,真是大大~啊,真是让您演?了!”

    梅香兰大块赞词中,是由于喜形于色关系,露出诸多本人说汉语时口语。闵文秀越发觉得梅香兰该人神奇莫测,她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听演唱,又要付双份工钱。难道她发现有哪些不对地方吗?不可思意……

    闵文秀和梅夫人谈话中,更加谨言慎语的接腔:“梅夫人过奖了,我师徒二人游走四方,只图混口饭吃!也算不上什么曲目,民间艺术而已,难登大雅之堂。让梅夫人见笑了……”

    闵文秀和梅香兰女士的交谈,露出许多本人说话口语。谦虚又特别过分,梅香兰的不介意,更让闵文秀多了好多疑心,说话非常谨慎。

    因为她不是一位普通游走艺人,双肩负着重任。自己时刻提醒着――我是一名中国女兵,一名特工女兵!

    闵文秀和梅夫人谈话中仔细分析,从表面看,梅香兰除有本人说汉语的口语外,其它方面并?有任何露洞。但她是贵夫人

    谈到闲话生活中的大?大非上,梅夫人把桃支走去食品店购物。

    梅香兰自报家门说:“文秀女士,论年龄您是姐姐,论阅历您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一上午只听我唠叨,是我五年中有话无处说。

    您都看见了,我居深宅大院,院里院外的佣人,女人三名,保姆、厨娘、侍女桃,样样不用我费心费力。

    男佣人有三名,护院两位。室外保洁一位。可是,陪我边入梦男人,上几年可以,今年有几天。今年到现在,只能偷偷来、快快地走。每月送点银两,说几句他关心财钱大?。

    文秀姐姐,我是名副其实有丈夫的寡妇,还得给他看好这个院,尤府大门我入半步……”

    当梅香兰说到这里时,闵文秀插问一句:“香兰妹子,妹夫不在本市吗?”

    梅香兰女士没有一点遮掩的说:“文秀姐姐,我们一个上午交谈,妹子也看出您是好人。我实说了吧,尤文豹的,想必是您也听说了的?我是他的三姨太。”

    闵文秀心里暗暗说:“这就对了,别人谁有这么大的家业呀?没错,三姨太是本人更没错,不知道此香兰是狗是狼还是羊?总之大意不得!”

    闵文秀提一下精神问:“香兰妹子啊!文豹不你吗?”

    梅香兰女士长叹一声:“文秀姐姐,这几天睡梦里,都是文秀姐的容貌,妹子让姐的感抒怀,把魂勾住了,香兰第一次出现这样状?,香兰象似离不开姐似的的。香兰让文秀姐见笑了!

    妹子不拿文秀姐当外人,文豹对香兰的,可能是他也有难处,障碍是二姨太。她是俄国人,叫伊万诺娃,还有文豹四妈叫熬妮?雪莲花,就是这两位熬妮?雪莲花和伊万诺娃独揽尤家大权,妹子香兰也是因为熬妮?雪莲花和伊万诺娃而进不了尤府。

    尤其今年,熬妮?雪莲花和伊万诺娃给两江军与俄联作战时,帮了司令大忙,给司令做翻译,又遇军中老同学,通过伊万诺娃斡旋,俄联军和两江军结下同盟,和本兵也结下同盟。

    给两江军立个大功,也算尤司令恩人了吧,原来就得宠,现在文豹走到哪,边都有伊万诺娃!

    文秀姐,您想一下,文豹对我有也没有那份空间呐。让小姑娘见笑了!”

    才轮到柳珍贝说话,一个上午小贝贝没人拿她当大人。一直把柳珍贝晾在一旁,梅夫人一句让小姑娘见笑,柳珍贝笑着说:“你们说的话我听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