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7集:尤达东京之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齐哈市财团首富尤达尤明远,对子忍让金矿大权,动了心怒。是动了大怒,不当家不知财米贵,熬妮?雪莲花掌管尤府财权。

    每年军费开支,有百分之三十要她女流之辈,从尤氏产业中分流出来。

    国拨军费不到位是常事。况且尤府也是高消费群体,夫人、丫环、婆子、长工,各项杂支都要熬妮?雪莲花筹措。

    熬妮?雪莲花也要给自己和外甥女留下一笔巨资。想到拉关系,才让尤明远东渡本,找人,攀亲岗村家族……

    他与既东渡本的目地,不是找关系整治岗村宁次司令官。是要攀爬高枝,死心塌地投在岗村宁次脚下。

    他也知道自己没那份忧国忧民心,也?那份胆量去与东洋人较量与抗衡。

    尤达尤明远只知道?财、挎着四姨太熬妮?雪莲花,享受异国女人味道。

    言听计从的归顺与四姨太熬妮?雪莲花,对尤氏产业的分析与安排。

    在家走的时候也是想找到川岛樱花,求她女儿岗村攸美子,为自己儿子尤文豹出份人。从中引荐尤文豹与岗村宁次进行交往,这是主要目地。

    至于对樱花的思念,有三年中只是梦中相见,久久忘不去青时代友谊,对川岛樱花探望也有其因素。但绝不是为专访友人而驱尊。

    到危难时刻,想起三十年前,与好友樱花携手并肩岁月中往事,才联想到尤氏财团也要与东洋势利揉合一起,也许会能从中分一匙?的美味……

    让尤达意外收获的喜悦是,令他没有想到;攸美子这位痴丫头,还在等待自己犬子尤文豹那份缘。知此后的尤达,怎能放弃天赐良机。尤明远老先生是尤家几代守财人,咱不太清楚,也不想弄清楚。

    总之,尤明远老先生在护祖业,保财为家这方面,也该算作生不逢时……

    他觉得不该在他手上丢掉那份产业,去找关系、求人。

    他绝?估计到,是这层关系彻底把儿子推给岗村宁次司令官。

    也不会估计到,攸美子并不是理想中的财产保护神。

    喜出往外的尤达尤明远,对老友川岛樱花含泪说:“樱花,我尤明远在朋友上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可是你不知道,每当我想走进你的生活时,总会想起岗村山田君。

    他虽然为大本帝国捐驱,但他的英魂时刻活在我心里。这是在下不能纳你进尤府的主要障碍!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能穿朋友衣,莫占朋友妻。’请您原谅明远,两年前不能满足您的要求。否则,倒在邰儿庄的岗村山田君,会不安的!”

    川岛樱花双眼噙泪、听她异国友人诉说衷?。尤明远这出苦戏确实把川岛樱花给迷惑的神魂颠倒。

    川?樱花被尤明远的语言所打动,擦擦眼泪,不自的倒在老朋友尤明远怀里,痛哭起来,用熟练汉语说:“明远君,我不怪您,您是圣洁的。

    山田君走后,樱花不该有非份之想。是可恶的战争夺去了山田君,夺去我的完整家庭,夺去我的幸福!樱花怎能怪您呢?

    只是我那可怜的女儿攸美子,心里扔不下文豹,只从她父亲阵亡后,攸美子更不想在本国找朋友。

    提起文豹,我那可怜的孩子攸美子,她总是以泪洗面……”

    尤达尤明远老先生,抱着青年时恋人川?樱花说:“真对不起,樱花。是尤氏父子对不住您母女。在华几年中,明远对樱花虽有几分思念,但终因家务繁忙而一拖再拖而未能前来探访。明远对不住了!

    惊悉另怀犬子一事,明远更深表惭愧与不安!肯请樱花谅解,明远罪过不求宽恕与原谅!”

    樱花女士是一位开朗豁达女士,丈夫岗村山田在华邰儿庄一战以殉国后,始终坚守妇道。那年暂避尤府时候,虽然也向尤明远有过投石问路之举,终因尤明远有躲闪之嫌被川绮樱花有所察觉,毅然与女儿岗村攸美子回东京安度。

    近两年,攸美子为父殉难,对战争起逆反心理。受逆反心理状态驱使,攸美子在东京背着母亲、背着岗村家族、秘密加入反战同盟会。

    这一切尤达不知详,反战同盟组织,在当时是本帝国忌组织,帝国当权者,绝不许他的臣民去反对他们的大东亚共荣政策!

    反战同盟组织成员,没人敢公开份。尤达尤明远要是知此,是否还能做出以下如此决定。也很难说?樱花女士紧握尤达双手,更是泪水涟涟。两位老友相思又相见,百感交集衷。尤达尤明远老先生,当着攸美子母女的面,?口答应下尤文豹与岗村攸美子的婚事……,…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