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集:一段尘封往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岗村攸美子和尤文豹、程恭三人,从七岁到十三岁,岗村攸美子由妈妈尤明远的好友,川琦樱花女士陪读中文。

    川绮家族在齐哈市生意场上有商号,川绮丈夫岗村山田参战前是齐哈市洋行经理,岗村宁次来东北任关东军司令,便把叔叔岗村山田动员参战。

    给个小官,相当连长。第一次参战,是留在史册上的邰儿庄战役。

    真不巧,中人那次战役下死手,双方伤亡惨重!

    岗村山田为天皇效忠而尽职尽责,血洒邰儿庄,为二次大战献,抛下妻儿。

    从那时开始,川绮樱花母女成了孤儿寡母。

    川绮樱花寄于尤府,尤明远是她真正的朋友,并帮助川绮樱花把女岗村攸美子完成中文学业,也是勉强读完。

    从此,战争给攸美子心灵埋下影,随着时间飘移,失父之痛,让岗村攸美子对战争越来越厌恶。

    在本国?东京都,参加了反战同盟会,并是高级会员。岗村攸美子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过多篇反战言论激文。和堂兄岗村宁次司令官有过多次言论对抗。

    岗村攸美子在齐哈市读中文时,和尤文豹、程恭等是同学、好朋友。

    之后,攸美子、尤文豹、程恭三人,又在东京都同读四年语。

    三位好朋友之间,曾有过一段三角恋关系,但没成为敌。

    那时候的程恭,特别喜欢岗村攸美子,可是岗村攸美子心里只喜欢尤文豹。尤文豹也喜欢岗村攸美子。但不是恋人那种关系,只能维系朋友间那种友谊。

    是尤文豹的气质,风流倜傥的品质,把年轻貌美的岗村攸美子,弄的神魂颠倒。但始终不能如愿以偿。

    攸美子不能选择本土男士的主要原因,也是那个年代之前,岗村攸美子父亲、岗村山田、在中国邰儿庄战役中阵亡。

    一怒之下,对本土优秀青年极积参战,也深感痛恨。

    所以,对本土青年一个不见。更不用说谈对象。

    在东京都的最后一段时节,岗村攸美子感心灵中那扇窗,已经关闭。

    自己内心中誓言:“今世非中国程恭和尤文豹不嫁。”理由很简单,他们是不参战的雅士。

    固执己见的岗村攸美子还不知道,两人都是军政要员,但不打本人的中队。司令和副司令。

    程恭也是一表人才,在东京三人又读四年书。毕业回到齐哈市被尤老爷子聘到市府做副职,尤家父子易职后,程恭又给尤文豹司令当副官。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五年前三角恋人,又要凑到一起,现在也许不能因争风吃醋而打架了……

    尤明远从东京都回来第二天,老先生本想抻几天,但实在是沉不住了。

    晚餐后。将儿子尤文豹叫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说:“文豹啊,尤家产业爹爹不说,你心里也明白。

    一是山林,二是煤炭,最抢眼的还是尖山子金矿。”

    尤达把话说到这时便停了下来,两眼望着窗外不再言语。

    尤文豹看着他老爹,在表上有些伤感。可是他此刻又不知道,在东北亚活动一生的父亲,此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自己的两房媳妇儿,有与老人要分财产的意思吗?

    还是军政上老爷子有看不过去的地方呢?

    以大孝子闻名与两江军、年轻司令官尤文豹,有些迷惘。

    他在此之前,受二姨太伊万诺娃熏陶,对现有尤氏财产已是满足现状。

    所以他没往金矿失利上去想。

    又停了一会儿,尤文豹便开口问:“爹爹,是上官依人惹您生气了,还是伊万诺娃让您不高兴了呢?您老人家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尽管说,为儿一定让爹爹晚年舒心过子。是不是上官依人又提家业的事?”

    尤明远老先生长长出一口气,直接了当的说:“瞎琢磨,咱家里怎会有人惹着我呢?难道说你就没看出来,常和你打交道的岗村司令官,要把尖山子吞了吗?怎么?文豹儿呀!你是没察觉还是有意放弃呢?”

    尤文豹未加思索的说:“父亲,尖山子金矿的股权咱放弃了吧,既然爹爹问到这个事上,为儿我只有实话实说了吧。

    我估计从今年往后,尖山子金矿不会再有红利的。

    年年战?不休,他岗村说要把矿业补充军费,我这位地方官只能从命……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