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集:鬼子危害王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兰川车站赵站长媳妇赵王氏,从车站家属院,自己家厨房后窗逃走。

    这位绰号灶王的赵王氏,被要向她施暴未遂的、小本鬼子那张狞笑?陋的脸,吓的魂飞魄散。

    那一刻,她忘记了此地此时是,大本皇军管辖地面。

    忘记了这里的人,是大本帝国殖民。对伤害自者才实施自我保护。

    赵王氏从后窗一跃而出,逃进灌木丛。

    逃到河南老乡家藏匿行。赵王氏再也没有勇气,去见本鬼子。丈夫赵站长找到她时候,告诉她,她那一个上抬肘动作惹了大祸。

    那天被她伤着的本兵,回到大队军营部。

    被赵王氏撞伤裆部的零件,是肘部用力过猛,把子孙袋里重要部件捣成碎血块。那天晚上裆部肿的有饭碗大小,颜色变成深紫色。

    鸠山大队长心疼他的同胞。当晚?有南行火车,鸠山大队长派卡车将受伤小鬼子连夜送到新京(今长)一家大医院。

    因乘汽车颠簸时间太长,入院时候已经昏迷不醒。经检查是伤部化脓,使血液毒?而死亡。本人找到赵站长要交出赵王氏,用赵王氏人头祭奠亡灵。

    并要将赵王氏尸体,同埋小鬼子棺椁中陪葬。

    赵站长急中生智,撒个大谎说:“太君有所不知吧?赵王氏于当跑到西坨子上吊亡。就地掩埋,今天已过去一周了。”

    众人传说赵王氏被本人强暴过。赵王氏因没脸作人,在西坨子一棵歪脖子棵上吊死,就地埋了。

    传说赵王氏上吊亡不是谣言,而是出自赵站长之口。同僚们多人信以为真。

    本人对中?人的死习以为常,中国女人一条命,在他本人眼里,不如他边一条狗命值钱。人死了事也就过往不纠,只有不了了之……

    那天赵王氏是从厨房后窗逃走后,一口气跑出十多里地,来到下?子屯里。

    那有几户,是她们一起从河南,逃荒卖艺的老乡家。

    赵王氏在下?子村避了六个月风,车站人更是信以为真。

    后来,赵王氏听着平静后,赵王氏孤一人潜入西坨子村,用大价钱修建现在的大房子。为不走漏风声,这一切赵站长只出钱,其它事全归赵王氏打点。

    站长也不敢得罪本人,谎称赵王氏在西坨子自寻了短见,是实出无奈,并不是有意诅咒他的媳妇赵王氏。

    又过了六个月,赵王氏在西坨子村,盖了现在这座房。一直也没敢在车站露面,就在这里藏匿着,一直秘密住着。

    闵文秀和龙大海在兰川站站长家,和女主人聊天中觉得,赵站长还是可信之人。不过,这个老赵说起话来阳怪气的,让人猜测不透他。

    还好象含沙影在暗示什么,但又一点也不深说一句。

    每句话多是模棱两可,让龙大海不得不多份担忧。

    可是,闵文秀心里有数。在识人断?上,闵文秀要比沃华、龙大海胜过几筹。以前她没有发挥机会,只是文艺兵。

    古平洋把她派到小分队这个特殊群体,闵文秀大有用武之地。

    在这个特殊群体,她心?存及蕴藏能量,一次次发挥出来。

    赵站长临上班前,拿起五十块大洋,用手掂了几下说:“也差不多够了,哎,朋友,我一块不留,你们也别说押金。

    咱丑话说在头里,送出去的银元,那可是要不回来的呀。

    现在吝惜后悔还来得及?就用车商家的四拨人,必须都要买通。时下这东西是最实在,比我站长官衔管用。”

    龙大海此刻确实懂了一点点,但他的警惕告诉他,这位赵站长还真得防着点。是抗分子,准是有来头的。是亲派,这下子可就惨了。

    闵文秀还是笑着说:“赵大哥为人真爽快,我们这些难民,一定不会忘了大哥大嫂恩德。别看现在人人都穷,后都会发大财。

    等到了尖山子金矿上安顿下来,准能挖到金子,一定藏起来一些,亲手交给大哥大嫂,答谢大恩大德……”

    可是这位赵站长头也没回,话就更?说一句,象似没心思听闵文秀唠叨,快步如风般的走出了家门。

    匡雅云和沃华两人,从赵站长家出来,沃华心里空的。

    大概是闵文秀在赵家一直唱主角,自己在做这方面工作,真不如闵文秀。

    那该不算是空空的,是有些自卑感好象更准确。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