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集:站长不露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龙大诲和闵文秀、沃华、匡雅云四人来到兰川车站赵站长家,赵王氏见老赵头不抬、眼不睁的继续吃饭,这位外号孙二娘的赵王氏和丈夫好顿发脾气。

    赵王氏急了说:“来了这些陌生人,我又在屋里吵吵闹闹的,你到是蛮稳当的,找你老赵的,没话也应该放个呀!

    赵站长不慌不忙吃饱肚子,对媳妇儿笑着说:“媳妇啊,您息怒,我呀习惯了,那些本兵你哪敢多看、多嘴呀!他要不顺心时候,可不象夫人您那样狠两句了事,手里拿刀用刀,拿枪用枪。

    我呀,六七年了,也习惯了不言语。这几位从大门进来我看过了,我呀,常年和人打交道,是哪条道上的,看他进院步法。

    再观察每人的眼神,知道是干什么的,还用得着我放了吗?我呀,不会做?假手段,这也是习惯了的!

    谁都别说是干什么的,老赵我可是赶山的儿子,眼睛从没被雁啄过,好人坏人分得清!”

    闵文秀见男主人用完早餐,和老婆对话空当时,急忙插话:“赵大哥赵站长,我们一行人等是逃难的,投奔亲属的,烦请赵大哥帮忙让我们乘车北上。”

    赵站长好象似自言自语:“哎!奇了怪了,这站长是明摆这了吗,你这小娘子是怎么知道我姓赵呢?

    另外我说过,谁都别说是干什么的。说破了反到不好!该帮忙的我一定帮,不该帮的说破大天也没用!”

    闵文秀笑着回答:“赵大哥赵站长,是小女子多嘴想说明白。是嫂子说过两遍的,我原来哪知道。赵大哥,帮帮忙吧,我们一共十六口子,投奔尖山子金矿的,矿长是我表哥。是出来找表哥给点活路,混口饭吃。”

    赵站长似乎想起来什么事似的,自问自答的问道:“尖山子金矿?十六口子?人都在哪呢?吃过早饭了吗?”

    已经承认了的赵站长,看样子他很疑惑闵文秀的请求,所以方才提问。

    沃华、龙大海、匡雅云都默不作声,还是由闵文秀回答:“赵大哥赵站长,我的乡亲弟兄在村口等准信呢,我们进村讨饭送给他们吃过了。

    站长大哥,我们一看您就是善人,您一定能帮小女子这个忙。

    赵大哥赵站长,我们当家人说,不能白用人,在金矿挣来钱一定来看大哥的。我们上有五十个大洋先押到大哥这里,挣到钱,或者拿来金子再来瞧看大哥。”

    赵站长看样子并不是很为难,从他的言表中也能看得出,他也愿帮忙。

    可是,这位赵站长有难处。三天都没有客车通过。

    听电话告知今天上午,还真通客车了。下午有一趟运木柴货车也是上行是空车多,可能下行?有空车。

    赵站长看见五十块光洋摆在桌上,他也不是很动心。

    可是赵站长看了一眼大洋,长叹一声,和媳妇儿说:“押金咱收下,我拿着它去办事可就方便多了。

    现在这东西最管用,比我这位站长有用多了!

    今天上午是有一列客车通过,我看还是别打那份主意为好。

    现在不管什么车,本人都要检查。一发现带家伙的,还走得了吗?

    唉!这光洋啊,对小鬼子不管用,小本儿可不喜欢这两个光洋。

    下午乘货车把握大一些。客车有本兵押运,货车除运军火很少有兵。

    好了,弟兄们是干啥的我不问、你们千万别说,就按逃荒去淘金的说。大哥眼里不揉沙子。谁是干麻的咱心知肚明!上车我估计?问题,走了走不了我可不敢打保票,要看小娘子的造化了!

    龙大海见状,心里多了一份责任,他看着匡雅云和沃华说:“弟妹,和兄弟去把沃老爷子和贝贝叫来喝口水吧。

    二位吃饱喝足了,去和大家通个信儿好吗?

    您一家的老爷子可是咱这些人的主心骨哇!千万要让他保重!”

    此刻的匡雅云真聪明,龙大海含沙影的话,她听明白了其内含;保护首长,注意当家人安全,快些撤走!

    匡雅云也习惯了十多天的打哑谜,和龙大海沃华在一起时,听到他们说话一定动脑分析。

    匡雅云在昨晚说过几句错话,一夜的急行军让她好生反思,细想想沃华和龙大海毕竟有很大差别。大海能那样和他格,及两人肩上责任也有区别。怎好那样去对待沃华。知道自己有错的匡雅云,?勇气道歉。只有肢体行为的匡雅云很老道的拉着沃华,走出赵家小院。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