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集:路遇大帐军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 )    沃华看着大家,在昏暗的松节油灯下,战士的脸都、泥土土、灰沉沉的。沃华心里产生一丝怜悯之意。

    心里看不了匡雅云那副憔悴面容,和闵文秀这位坚强女却形成强大反差。

    匡雅云是一位高知女、民国将军之后、烈士遗孤,在高速行军中,饱尝颠沛流离之苦。自己是她恋人,也是她精神依靠。

    可是,自己虽然是团长,却给不了她幸福,有的只是一点心灵安慰。沃华看着三位女兵,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闵文秀是一位饱经风霜,有丰富社会及生活阅历。遇事不荒又能随机应变,在各方面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女

    对眼下长途跋涉行军路,她始终是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在战友中产生着一种无形的力!这一点正是小分队之魂、带兵人要的……

    听不到闵文秀叫一声苦,闵文秀极大的耐力,坚持着她的信念――赶走小鬼子,解放受苦人,时刻挂在嘴上。

    闵文秀这几天象政委做工作一样,发挥着她一位文艺宣传兵的职责,让沃华、龙大海、丘立国三位带兵人,减轻好多带兵人对战士绪波动?力。

    沃华又用眼睛看了一下柳珍贝,在心里不由得一声苦笑:“小贝贝,我可真把你当作女儿了。你还真把牛班长当爷爷了,可是我沃华怎么也不能达到做牛班长儿子的角色,真得向你学着点。

    小贝贝,一路上你享尽了父、母、爷爷。可的牛班长可真把你当孙女了。背着你,扛着你,你柳珍贝象公主一样,享受着小分队全体同志对你的

    连比你小一岁的于江,叫你贝姐的弟弟都让着你。

    贝贝呀,你可是八百里路中的骄子了!唉!享受吧,毕竟还是个孩子。等全国解放时,假爸爸送你上天津边念书去……”

    沃华再思索:虽离开战火硝烟前方,在沃华的预感中,他带的这支小分队,要杀无数倭寇!他带的这支小分队,有可能要于倭寇在暗中决出、也是较量一次胜负,也有可能,他带的这支小分队,是给东洋小鬼子临回东洋前的一次不礼貌的送行,也许是象古团夫人赠名一样,平了东洋,也许是……”

    沃华在一阵沉思中又一声长叹,他又看看弟兄们,每个人都显得很紧张。

    沃华团长进入战前状态,开始下达命令:“各位弟兄姐妹们辛苦了,现在稍做休息,等候时机出发。

    从现在起,落行军,出休息。今天早晨必须赶到小兴安岭森林南麓的隐蔽地带。争取在三夜时间赶到兰川车站,是古平洋首长一再强调的;“一定要在兰川车站乘车赶往齐哈市,咱小分队只有兰川车站才能得到帮助……”

    咱小分队到达兰川车站前,一个不准掉队。

    到时候要发挥众人专常,也就是要见机行事。

    具体乘哪次车我也不确定,看况再定登哪次车。

    从现在开始,行进中编一纵队。

    大家左手共用一条绳子,夜里又走丘陵地带,避免有人掉队。

    宣布一条纪律,行军中不准大声喧哗,有事交头接耳往前或往后联系。

    现在开始,我们收拢行进。尖兵组仍然由丘立国任组长,你的原一组仍然做前卫,发挥你的夜行军定位功能吧。

    龙大海,你的原三组仍为警备收容组,负责带上两俘虏。两位在兰川镇,咱上车后留在车站?放。准备吧,五分钟后出发!”

    十六勇士押解两位俘虏走出张家店镇,消失在黎明前那段最ei夜幕中。

    大约走出一小时后,原来影影绰绰的羊肠小道一点点变荒了,佛晓左右,路已经和沙丘灌木丛连成一片。前卫丘立国向后传话:“沃团,路走没了怎么办?”

    沃华接到传话时,看看东方天色。地平线上将有一道暗红色平形线。根据经验,这个季节,大约还要三个小时才能出。沃华心里暗想:“此刻是睡眠最佳时刻,更是夜行军的最好时段。可是,我的兄弟是在后者中。”

    沃华向前传话;“对准北极星、偏右四十五度方向、继续行进!”十六勇士外加两俘虏,在一条绳索牵引下运行在黎明前、象一条长蛇,曲曲弯弯的行进在、大西北人烟稀薄沙丘边缘。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人在此刻是兴奋期。卫生兵柳珍贝激地唱起家乡民歌,沃华向后耳语传令:“止喧哗!”

    柳珍贝歌声刚停下来,丘立国向后喊一声:“卧倒!隐蔽!”

    他悄悄地走到沃团长沃团长边说:“沃团,有况,正前方两百米远有四座帐篷。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