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集:羁绊血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兰川车站几十名工人陷入白色恐怖中,人人都知道,今天惹火了本人,明天的子不会好过。//本人找不到元凶,决不会放过兰川车站!

    



    站长执班室里,几位工友在焦急状态中等待站长下令。

    



    站长他心急,可是他的表面很沉稳,站在窗前了望。看不出来他有半点焦虑,因为他老赵和本人常打交道。

    



    知道,和小鬼子周旋,怕是没用的。不怕,想哲说说假话也许能瞒过这一关。这是站长老赵,从前年那件亊中总结出的经验。

    



    只从前年老婆赵王氏,被小鬼子巡逻兵调戏未成。而巡逻兵被赵王氏,将巡逻兵的睾亅丸用力过度捣碎,后来这小子残了,听他同伙和老赵说,这小子命短,回国后不常时间便医治无效登腿下了地狱……

    



    赵王氏人机智灵敏,在紧要关头,她装做沒事人似的。拿着手里那绺芹菜,撤说给老总去做菜,从厨房后窗逃掉。

    



    过几天老赵带上孝章,谎称赵王氏在西山坨子上吊自尽,赵王氏那一场风波总算过了去。老婆赵王氏惹的祸,把老赵吓坏了,差一点吓破胆。

    



    但把老赵吓明白了——中国人在小鬼子眼里不算人!尤其中国女人,在他们眼里可以任意遭踏!只不过是一件玩偶,可以任意处置。

    



    那年月,小鬼子在中国东北国土上,沒有法律约束他们。

    



    可是今天这种事摊上了,心里在想着后事,看来,躲是躲避不了的!

    



    看似平静的赵站长,自言自语,又象吩咐手下:“真不知道这些本人又抽的哪股风,摩托机枪扔那不管,开火车跑了,到底想干什么?”实际是在想借口。

    



    赵站长心里明白,四名本人他都认识,而且还很熟,表面上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有时候还要陪着他们在站长办公室小酌两盅。他也看见了四人进了铁皮罐车,出来三个不是他们,是中国人穿的本军装。

    



    是他们穿的本军人服装!那么那些称矿工的能让本人活着吗?真要是四名巡逻兵都毙命与本站,可苦了我这些弟兄了!

    



    那么开火车的又是哪位呢?一定是那位,自称当矿工的大个子。怎看他都不象个俗人,那两只眼睛后面隐藏深不可测故事。

    



    看来,这四位倒霉的本兵,一定是倒霉了!

    



    可是,那两辆摩托怎么办?它在那明摆着,能说我赵某没看见?

    



    赵站长正在窗前发愣时,在树丛中出来四位大汉,将摩托车发动着开进林间小路。挎斗里那位大汉手握车上机枪,两车一同逃进密林……

    



    赵站长心里明白是自己人所为,心里暗暗庆幸,这下子办法就有了。

    



    工友也看见了这一切,有人便担起心来问:“站长,摩托车被那伙人开走了,本人回来怎么办?”

    



    赵站长边这些工友,都是他的同甘苦共患难朋友。他对这些也很担心,但他们沒想到,这样应该是好事。

    



    赵站长一声冷笑说:“还回来?谁回来?丢下摩托和机枪跑的本人还能回来吗?弟兄们,这可能是件大事,也是一起大案”

    



    老赵地和他朋友,说着自己心里编排的故事。

    



    “赵大哥,这可怎么办哪?他们上司要是来向车站要人,咱该怎么说?”

    



    工友们有难事都围在赵站长后,等着这位掌门人给大家拿个主意。

    



    老赵和本人动心眼儿也习惯了,事前总要三思,怎能自圆其说才会躲此一劫?最好一切都没看见。老赵在屋子里来回走几趟:“这个吗?这个事儿咱还真得想想,弄不好,本人还不把咱小站给平了哇!”

    



    这些铁路工人,并不怎么怕这些小鬼子。他们怕小鬼子恼羞成怒,把车站给毁了。家里上有老人,下有妻儿,丢了饭碗,家人靠什么?

    



    这些手无武器的铁路工人,只能忍气吞声的活着……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