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集:急令罐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园风光 书名:烈马云
    匡军医站在沃华旁,她看着心中偶像、崇拜战友,准恋人沃华。

    



    沃华团长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平军营中的伙头军——006团、团部炊事班班长牛百万。

    



    沃华的脑区中,浮现出许多不久前、战地中图像——战士们在战壕里又饥又渴。牛班长总会及时地,把食物和水送到工事里。

    



    这次古平洋,把他边的炊事班长派给自己的小分队,是关心小分队十八勇士餐饮,沃华我从心里感激战友这份

    



    此刻沃华更觉得牛百万无比亲切,他正重的对牛百万说了声:“爹,您老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不对地方,贝贝马上跑来报信。其它弟兄的任务,除哨兵外,在十分钟内一律睡着,好了,现在执行吧!”

    



    等待中的难耐,在十八勇士心里,那不是一般的折磨。主要体现在“心累!”这种感觉差不多占据战友们心点一整天。

    



    沃华和丘立国两人、在不断预测一些发生突变对策,丘立国战争中武器、运输工具比较全面,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都能驾驭。

    



    匡军医和沃华,站在十几名战友休息地方。宁视着这些可战友,静听大家发牢。这些听惯枪炮声的勇士们,十几天没放一枪,心里憋着一股火。因为大家还不知道长途行军,再转乘火车去齐哈市干什么?大家正在猜测,指定不是刀对刀、枪对枪作战,那干什么战士心里是个谜。

    



    匡军医和沃华,两人也在观察战士们的绪,现在还不能告诉大家,到齐哈市时候做些什么。以防泄密。

    



    但也有不利一面,因凡006团官兵,参加过的战役,都是常规军作战。大家猜测是去打游击……

    



    可是,在不明确任务的十一名士兵中,绪总是产生波动,他们都不愿打游击。这些青年神枪手,第一次零散行走,又不准亮相武器,总是失魂落魄的!

    



    傍晚,赵站长气喘吁吁的亲自跑回家,大气还没喘匀就急着对闵文秀说:“这位小娘子,你的那些矿工呢?

    



    快快到二号线、南端铁皮罐挂车里等着,二十分钟后车进站,那节铁皮罐车被挂到终点装干果货,别的什么都不用问,为什么,小娘子去问你男人……”

    



    龙大海看着柳珍贝,小声耳语:“贝贝快!跑步去通知你爸妈一伙人,要大家立既到车站南端,说明白点是二号线南端、铁皮罐车箱里,我们也马上行动!”

    



    柳珍贝点点头,挑皮地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说:“好了,找妈妈去了!”真是个做演员的材料,横着串脚步,跑出赵家院子,出了大门。不知底细者,没人能说她是个军人。

    



    柳珍贝一溜小跑来到村西口南山坡,立正后刚想敬礼,举起来的手做个挠头痒动作,大家想笑又笑不出来,他们心里都装着事儿。

    



    十几人都憋着一口气、在听这位小不点说:“差点弄错了,爸爸,赵站长通知马上去车站,到二号线南端铁皮罐车里,二十分钟后上行车进站挂铁皮罐车。说完了,我也和你们一起走。”

    



    这些战士一听柳珍贝说出马上去车站,都主动的规规矩矩的站队等命令。

    



    沃华告诉大家:“丘立国领着,成自由散队,马上走,千万别站队。想想老百姓怎么走路、咱就怎么走。

    



    都跟在丘立国后就对了,现在出发也改成马上走!”

    



    十八勇士在没有规则地、来到兰川火车站二号线南端,由赵站长领进铁皮罐车内。赵站长只是笑着看着大家。

    



    赵站长对龙大海说:“告诉你的小娘子别探头,稍候本巡逻队的四个鬼,要来车站例行公事。

    



    就是检查车辆上人等,要是看到车里有女人,他们可一次都没放弃过,就这位小娘子的姿色,让本兵见到,还不把她的脸给啃着吃人,把人也活吞了,小娘子让本人看见面,不出事儿就怪了。

    



    小娘子别忘了你说过的,采到金子送给哥点。哥和你嫂子一定等你给送金子来,千万不许打赖唷!走吧,别怕,树林里有我五十弟兄,暗中护着你和你的矿工呢,有赵大哥在,小娘子什么都不要怕……”

    



    赵站长和闵文秀斗了一阵笑话,又默默地站了十五秒钟,头也没回的走下车,啍着《苏三去解》中一段唱腔,走去他的站长办公室……

    

重要声明:小说《烈马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