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遣散了这些女人

    “雨露均沾?不是不可以。”枫熙耶沉着脸,心里想着府中的女人该清理了。沫儿失踪的那年,他放纵了自己,让府中住进了这么多的女人。如今他再也不想如此,他的心中装不下别的女人,这些为了份、地位来他的女人,是时候消失了。

    上次解决了假冒的枫熙耶事件,有些女人早该被清除出去,只是还没找到机会罢了,如今这些个女人自己找上门,他自然不会错过。

    而听了枫熙耶说“不是不可以。”这些女人们多少有些雀跃起来,看来太子下似乎还美好对他们完全薄嘛!只是下一刻,她们好多人都后悔不已。

    “本太子不在府中的时候,有被碰过子的,明就都出府吧。”枫熙耶清冷的声音把屋子中很多的女子都宣判了私刑,本以为太子下回到府中并没有处置他们,就是不怪罪他们,哪料.....

    枫熙耶的话音刚落,有些女子就开始小声抽泣起来。

    “太子下,当初妾是不知道那人是冒充的,妾若是知道,就是死也不会让那畜生碰了子的。”

    “是啊,太子下,妾是想全心全意伺候您的,妾对您的心意天地可鉴。”

    “太子下,求您不要把妾赶出去.....”

    诸如此类的声音叠起彼伏,只是枫熙耶是什么份,怎会去在乎他们这些残花败柳呢?

    小沫儿没想到枫熙耶此时会说出这件事,这些女人们又有什么错呢?枫熙耶当时不是也把依从依楼带回来了吗?依在依楼又何止被一个男人碰过呢?看着这些盈盈哭泣的女人,小沫儿又泛起了她那该死的恻隐之心,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枫熙耶狠狠的掐了一下那放在桌子上面茶杯旁的手背。枫熙耶自然知道她同心泛滥了。

    小沫儿痛得差点失声叫出,转头看想枫熙耶,枫熙耶给她使了个眼色她只好住嘴,低下头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青的手背,在心里暗咒枫熙耶。种马,要不是当初你把这些女人带回来能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吗?枫熙耶那一眼她看明白了,只是心中还是很不舒服,索做个乌龟吧。

    “太子下,妾子不舒服,想先回房休息了。”小沫儿起告辞,枫熙耶点头,其他女人也并不阻拦,她们眼中小沫儿可是那迷惑太子下的女人,早就盼着她快些走了。可是她们哪里知道,现在能救她们的也就只有小沫儿了。

    小沫儿回房之后,枫熙耶便不在给这些个女人留丝毫的面。“清清。”

    “妾在。”闫清清心中一惊,从下首的位置站起微微俯了俯

    “今她们胡闹你也由着他们?这个太子妃你是不是做够了?”枫熙耶唇边带着笑容对着闫清清说着,却让闫清清连头都不敢抬一下。闫清清无论在别人面前怎么作威作福,甚至到了杀人不眨眼的地步,在枫熙耶面前却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她怕枫熙耶,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之前只是敬畏,但是自从自己使用有魅惑功效的香囊被枫熙耶发现之后,她就特别的怕枫熙耶,总觉得枫熙耶会随时要了她的命一样。

    “妾不敢,姐妹们怨声载道,妾实在拦也拦不住。”

    “拦不住?太子府的家法哪里去了?本太子不过是半年多没在府中,你们都忘了家法吗?”

    “妾知罪。”闫清清“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其他女人们一见况不妙,统统也都跪下求枫熙耶息怒。只是枫熙耶怎么会就这么好息怒了?

    “太子妃,本太子限你明把这府中被那赝品碰过的名单交上来,如有半个误差,你也给本太子出府去。”枫熙耶如此说着,其实这些他根本都不在乎,只是想先遣散一些女人罢了。

    “是,臣妾遵旨。”闫清清答道,没想到今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把枫熙耶从小沫儿边抢回,却又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

    “嗯,出去的本太子会给你们一笔可观的赡养费还有一封休书,出府之后若是想嫁人完全自愿。”枫熙耶如此说着,也算是对这些女人仁至义尽了。

    下跪的众女人泪水连连,却也不敢再哭诉了,只有几个姿色略有所差的女子没被那假冒的枫熙耶碰过子,在暗自庆幸,也许这样更好,自己岂不是更少了许多的对手?

    这场闹剧就这样暂时的散场了,枫熙耶带着一疲惫回到了小沫儿的房间,小沫儿端直的坐在边,刚沐浴过的样子,却是没有睡。

    “怎么还不睡?”枫熙耶略带柔的声音,和刚刚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睡不着,你怎么处置她们了?”

    “自然是让他们出府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他们些赡养费和休书的,这样他们后也还可以嫁人。”枫熙耶如此说着,似是解释一般,只是他是太子,做什么何须和他人解释呢?

    “噢!可是,她们中也有很多喜欢你的,她们都会伤心的。”小沫儿很纠结这个问题。

    ”他们不过是喜欢我的权势和财富罢了.....”枫熙耶叹息,若是他不是太子,估计喜欢他的会少的可怜吧。小沫儿不敢否认,枫熙耶说的的确是事实,这些女人真真假假,她也难以分辨。

    “那.....那些依旧守如玉的呢?”跳过刚刚的问题,小沫儿也很关心现在这个问题。

    “只有暂时让他们留在府中了,沫儿,你介意吗?”枫熙耶看着小沫儿的眼睛,期待她的答案,若是小沫儿介意就证明小沫儿对他有着不同寻常的感,若是不介意,那、自己或许还一直都是在自作多吧!

    这个问题让小沫儿脸色一阵发囧,“呵呵,我怎么会介意呢?她们本来就是你的夫人。”

    此言一出,让枫熙耶的心酸涩不已,果然,果然沫儿还是没有上自己,五年多了,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为了方便您阅读,请记住“ 网”网址:http:///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