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雨露均沾

    满月宴结束后,枫熙耶和小沫儿坐在回太子府的马车上,两人心中都想着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暗示,尴尬不已。平里已经有些亲近的他们今相隔的远了些,枫熙耶妃子夫人的早就一大堆了,可是碰到小沫儿之间的问题还像个未经人事的矛头小子一样不知所措。而小沫儿又何尝不是呢?毕竟她本来就没有经验。

    回到府中,二人一路往以沫居去了,以沫居也成了枫熙耶的园子,耶栖阁那边直接赐给小皇子殇儿了。谁知还没到以沫居便看到前面一群红红绿绿的女子闹成一团,枫熙耶眉头一皱,不悦的很,本来烦心的事就没解决,这群女人又在添什么乱?

    “什么事?”于是枫熙耶低声喝到,让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众多女人齐齐回头看向枫熙耶,闫清清竟也在其中。她上前走了两步,领着众位女人给枫熙耶请安。

    “妾参见太子下。”

    “妾参见太子下,太子妃。”

    于是小沫儿也对着闫清清俯,只是子还没弯下去就被枫熙耶拉住了。“你们同是太子妃,不分尊卑,不必行礼。”

    此言一出闫清清明艳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难看极了,却又佯装出不怒的样子。“下说的是,妹妹你我还分什么彼此呢?”

    小沫儿心中一惊,枫熙耶这又是何必呢?她们之间一直这样,如今他出了头,闫清清怕是会明里暗里的和自己过不去了。

    只是还不待小沫儿说些什么,枫熙耶又沉声开了口:“你们都聚在这里有什么事?难道这夜里还在赏花不成?”

    毫无语调的一句话吓得众女人都有些发抖,想起来之前太子沉冷酷的那段时间,都有些萎缩起来。“妾不敢。”

    “不敢最好。”枫熙耶淡淡说着,拉起小沫儿就往回走去。只是可急坏了这一群的女人,枫熙耶自从回来之后一直夜宿以沫居,对他们这群女人是不管不顾,视若无物一般,这群女人按捺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爆发起来,其实他们如此是经过闫清清撺掇的,否则她们也没这个胆子。眼看着枫熙耶走进了以沫居的园子,那门已经被小米半关上了,这群女人只好疯了一样冲了过去。闫清清低着头走在最后面,任凭她们闹去,自己失宠了这么久唯恐太子妃之位不保啊!

    “太子下.....”

    枫熙耶驻足,却并没有回头,就知道他们不会如此罢休。“何事?”

    于是,枫熙耶和小沫儿杵在以沫居大门的里面,这群女人在外面就这样对持着,小沫儿只好打个圆场,都到了她的园子外面岂能不让人家进来坐坐?

    “大家有什么事进来说吧。”于是让小米大开了园门,这群女人蜂拥而入,并没有因为小沫儿放行而有丝毫的感激,看她的眼中也都是些怨毒的目光。小沫儿在心中叹息,只好随枫熙耶走进厅堂,这些女人们紧随其后。

    厅堂中,枫熙耶坐在主位,小沫儿在其旁边,本来宽广的厅堂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显得拥挤了许多,这些女人扭扭捏捏的站在那里,有些不安,只是最后还是想要得到枫熙耶宠幸的心战胜了一切,她们似乎义无反顾。

    “小米,看茶,各位姐妹都坐吧。”小沫儿别扭的叫着这些所谓的“姐妹”,枫熙耶不开口,她看着一屋子站着的女人别扭不已,不是她要当什么好人,只是想自己少一个敌人,现在她也开始喜欢上了枫熙耶,所以必定以后是要留在这个府中的,虽然他们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她还不知道,但是她可不想被这些女人害死。

    只是她看座了,这些女人并不敢坐,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枫熙耶,枫熙耶点了头,他们才敢找位置坐下,几把椅子自是不够的,小米又差丫鬟们去搬来好多的椅子放在厅中那十几把椅子的后面。厅堂中主位两把,正是小沫儿和枫熙耶做的地方,下手左右两边个四把椅子,都是上好的实木所做,因为是厅堂,没两把椅子中还有个小方桌,放些差点之类的。如今这么多的女人,小米倒茶倒的都有些胳膊酸痛了。看这些个女人们来势汹汹的样子,不由为小沫儿担心起来。

    枫熙耶一改刚刚不悦的神色,悠闲的品起茶来,只是他这个样子让多年侍奉他的闫清清知道,这群女人估计要倒霉了,只是,事到了这步,她也只有拼一拼了。

    那些女人们看着枫熙耶悠闲的样子愈加着急起来,低声交头接耳着,互相推举却谁也不敢先开口。小沫儿打了个哈欠,也有些等不下去了,今在枫熙默那里折腾的已经够累了,不是体上的累,是心累,被静皇后给精神折磨的啊!

    枫熙耶见小沫儿乏了,才开口:“好了,有什么事就说吧,本太子乏了想休息了。”其实这话就等于下了逐客令,于是这群女人终于有两个站了起来,鼓起勇气开口。

    “太子下,妾,妾只是想说.....”

    “太子下,还是妾说吧,您回府也有些子,却是没来过妾门的园子,所以.....”这女子是个直肠子,见一同站出的姐妹说不出就直直嚷了出来。

    “哦?原来你们今是来责怪本太子没有宠幸你们的?”枫熙耶说的露骨,满是鄙视的意味,这些女人们还真是按捺不住的,其实做为皇家的子孙,为了能多开枝散叶他是有义务对府中的女人们雨露均沾的,只是.....以前他还可以,而现在,在小沫儿边的子久了,他就无法再接受其他的女人。虽然已经因为小沫儿了良久,却是对这些个花花草草一点的兴致都没有。

    屋子中的女人们都陷入了沉默,他们来的确是为了这个原因,但是没想到太子下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脸皮薄了面色已经窘红了,有些喜欢争强好胜的开始有了怒气,但是却不是对枫熙耶而是小沫儿,若不是这个女人,太子怎会对他们不理睬呢?之前也有过独宠依的时候,那时他们没这么紧张过,因为依是个青楼女子,不会把他们怎么样,而小沫儿是太子明媒正娶的妃子,若是一直独宠,想要除去他们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太子下每次出门都与小沫儿同去,所以更让他们紧张,算算时间,枫熙耶有十几个月没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了。

    “呵呵,怎么不说话?你说吧,本太子看你是个心中藏不住话的人。”枫熙耶看着刚刚忍不住出口的那个女人,其实他已经忘记了她的名字,这群女人中他几乎想不起来几个了。不过这女人直直的子道是和小沫儿有几分相似,让他不是那么反感。

    他的话和眼神又给了那女子几分胆量,于是那女子定了定心神又开口:“太子下,既然您叫妾说,妾就直说了,姐妹们进府已有许久了,有的甚至都没得到过您的宠幸,您是太子,独宠一人本就不合乎理,姐妹们都在广华园中等待着您的道来,所以,妾恳请您雨露均沾.....”

    这话自一个女子口中说出自是报羞不已,说完那女子的脸就红的可以滴血了,黯然的低下了头。这女子本也是不愿如此,只是自己的爹爹是朝中的小官员,两年前就把自己送进了太子府中,想有朝一能得到枫熙耶的宠幸,光耀门楣,也可以抱住自己的一家老小命无忧。只是,上次假冒的的枫熙耶事件已经累及了她的爹爹,虽然没有革职查办却也在朝中没了地位,爹爹找过她好几次,今闫清清又撺掇大家来闹事,于是她就下了这个狠心。

    小沫儿听罢,紧紧咬了下唇,这女子说的极是,做为太子就应该雨露均沾的,这也在她心中一直是个影,她虽然是心甘愿的穿越来这里,可是却没做好同他人分享夫君的心里准备,以前不喜欢枫熙耶也就罢了,只是如今她对枫熙耶已经不仅仅是喜欢而是了,她心底有些无法接收自己的男人拥有很多的女人,她到底该如何是好?像六夫人一样吗?这个体几岁的时候,她就记得六夫人常常把爹爹推去其他的夫人房里,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流泪,那时她觉得娘亲好可怜,其实爹爹也好可以,每天去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心中也难过不已。

    男人分好多种,有的是喜欢朝三暮四,喜新厌旧,女人再多也不闲多,但是小沫儿相信,这样的男人能得到真的几率很小,也许一辈子有数不清的女人,真正他的却是寥寥无几。而有些男人却是只想要一个真却有不可以,抛开卿冉,枫熙耶似乎是个好男人呢。只是卿冉小沫儿有些拿不准,因为她每每看到枫熙耶和卿冉都是有说有笑,难道枫熙耶喜欢的是卿冉?可是对自己这般又是为何呢?

    曾柔儿故去的那晚枫熙耶并没有在卿冉的园子过夜,只是吃过了晚膳就回到了以沫居。之后也一直没有临幸过卿冉。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为了方便您阅读,请记住“ 网”网址:http:///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