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回到爹娘身边

    “你们怎么回来了?”看到小沫儿和落儿独回来,六夫人和林亿豪很是惊奇,之前没收到他们的消息要回来啊?

    “爹爹,娘亲,女儿太想你们就先回来了,太子下他还有要事在,女儿在那里也帮不上忙只好先回来看爹爹和娘亲了。”小沫儿抢先落儿开口,有些诶事她并不想让六夫人和林亿豪知道,她不行爹娘担心,爹娘年纪都大了,大半辈子风风雨雨的,现在她要好好的孝顺他们。

    六夫人和林亿豪点头,却并没有完全相信小沫儿的话。且不说太子下不会让他们先回来,就算是真的有事要他们先回来也该带些人马才是,这两人单枪匹马的赶回该是多危险的事,只是女儿不说,他们也不好当面问,打算晚些时候瞧瞧的去问问落儿。

    “走,外面冷,快进去吧!”六夫人亲切的拉过小沫儿冻得冰冷的手进了屋子。因为下了雪,屋子中已经生了炭炉,暖暖的,头上的雪花瞬间就融化了去。

    “娘亲,女儿想先沐浴。”

    “好,一路风尘仆仆的是该先沐浴,来人。”六夫人对着外面喊着。

    “奴婢在。”一个粉衫的丫鬟走入等候六夫人的吩咐。

    “去给小公主准备水沐浴。”

    “是。”丫鬟听命准备水去了,没一会儿就来回报说准备好了,小沫儿便除了六夫人的屋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粉衫的丫鬟跟在她后伺候着。

    自己的房间也生了炭炉,但是似乎因为并不知道自己要回来,炭炉应该是才升起的,有些冷,小沫儿不由打了个冷颤,却也把丫鬟打发出房间,关好了们,脱了衣服钻进了水中。

    温水浸湿她冰冷的子,让她脑中有些许的空白。一路赶回了这里,枫熙耶却也没有追回,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耽搁了呢?或许正和卿冉两人亲亲我我也说不定。

    这个想法让小沫儿醋意大发,狠狠的摇了摇头,整个子包括头都浸入了水中,好一会儿,知道自己再也憋不住气才伸出头来。因为刚刚的眼中缺氧,头有些昏沉,迷迷糊糊从浴桶中站起,擦干了上里衣。

    外面的粉衫丫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不由叫道:“小公主,您洗好了吗?”枫熙耶不再的况下,他们还是很喜欢叫小沫儿小公主的,毕竟小沫儿是他们公主的血脉,和他们朵落国很亲呢!

    “嗯。”小沫儿应声,走到门边把门打了开来。

    “小公主,您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小丫鬟进了门就惊叫到,小沫儿此时的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

    小沫儿勉强对小丫鬟一笑:“没事,路途奔波得太累了而已,歇一会儿便好。你一会儿去和我娘亲说一声我要早些休息了,让他们无需担心。”

    小沫儿吩咐完就往边去了,这时屋中的温度渐渐升高,小沫儿觉得好,不盖被子便睡了过去。小丫鬟只好收拾了浴桶,然后又去禀告了六夫人,六夫人赶过来的时候小沫儿已经发出了均匀的鼾声,睡礀极其不雅,整齐的被子被她骑在了下,右手拧着被子的一角,有些纠结的样子。

    六夫人叹了一口气,刚刚从落儿那里把事问了个七七八八,包括他们到朵落国之后的事,还有在山洞大战之事,让六夫人和林亿豪心疼不已,他们的沫儿总是承担了许多,让她这个做娘亲的想落泪。上前把被子从小沫儿的下轻轻扯出,盖在小沫儿的上。小沫儿睡得很死,并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六夫人打发出去了屋中的丫鬟,自己就坐在边静静的看着女儿。

    这些子小沫儿又瘦了,六夫人把小沫儿额前的一缕碎发捋顺到后面,头发还没干透,小沫儿的额头上满是汗水,似乎很。还好,并没有发烧。六夫人一直坐在那里,一直到夜深,林亿豪寻来,她才又给小沫儿掖了掖被子两人回房休息去了。

    “沫儿怎么样?”林亿豪问道,本来让六夫人独自一人去小沫儿房中和她好好谈谈的。

    “我进去的时候,沫儿就一直睡着,似乎很累.....”六夫人说着,眉眼间尽显无奈!

    “既然如此,明也别问了吧,沫儿不想让我们知道,应该是怕我们心,那我们就装作不知道吧!等太子下回来我好好和谈谈。”林亿豪看着妻子,柔声说着,看来问题应该在太子下那里。

    “也好,但是太子下毕竟是太子,后是要登基为皇的人,咱们沫儿就因为一个小丫鬟气成这番模样,以后可如何是好?”六夫人担忧着,其实这些也正是小沫儿担忧的。

    “是啊!没想到沫儿竟如此在乎这等事。”

    “又有谁不在乎呢!当年我跟在你边心中也是酸楚的,只是不那样做大家的子都难过,每个女人心中都是自私的,喜欢一个人,就想他完全属于自己。”六夫人回忆着当年时常把林亿豪往别的夫人院子里推的事就是一阵苦涩,每次她劝着林亿豪去别的夫人那里,夜里都会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子久了也习惯一些,只是还是忍不住伤心,有了沫儿以后照顾着沫儿,这份感觉被潜质了一些才有所好过。她知道林亿豪心中只有她就够了,她要为林亿豪着想,那一大家子要林亿豪去张罗、心,若是不安抚好府中的女人,麻烦事会很多,何况当年老夫人还健在,更是见不得林亿豪独宠她一人的。

    如今老夫人不再了,林亿豪也把生意交给了大儿子,只是家中还不时的来信催他回去,六夫人不再言语了,毕竟他们都到了中年,即便以后都在一起也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他们相就要好好的在一起,而且林亿豪这次失而复得跟不会放了她,她也不会丢下若月国的子民随他回去林府,如此便注定了他们要在这里厮守余生了。

    “委屈你了。”林亿豪温柔的把六夫人揽入怀中,当年的事他怎会不知道?每晚去了别的夫人房里,他都会把那些女人当成她,只是第二的早晨都会看到她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眶,虽然六夫人用冷毛巾敷过,但是他仍然看出了端倪。这让他很自责,所以跟加倍的宠着六夫人,只是六夫人从不张扬。

    两人相拥而眠,无比的温馨。有什么比这样平平淡淡的幸福更值得让人珍惜呢?

    当刺目的阳光穿过窗子,照在小沫儿的上时,小沫儿终于醒了过来。习惯的伸了个懒腰,随即睁开眼睛,看看旁空无一人的位置,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看了眼房间,想起她已经回了若月山庄,双手揉了揉自己已经没什么的脸蛋,对自己说:“林以沫,坚强起来,要快乐、开心的活下去。”说罢跳下去。

    “来人啊!”

    “奴婢在。”门外一早就候着的丫鬟推门而入。“小公主,您醒了。”

    “嗯。”

    “奴婢这就伺候您熟悉。”

    小沫儿点头,丫鬟便出去打水了。小沫儿只是简单的洗了个脸,被没有让丫鬟给自己挽发,头发上端竖起,用丝带固定在脑后,下边随意的垂顺着,因为头发太长让她觉得有些重,而这里又有那种“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之说,所以她也不敢把头发减掉。

    一切收拾妥当,便往六夫人的房间去了,打算和爹爹、娘亲一起用早膳。谁知爹爹和娘亲刚刚用过,只好一人用膳,六夫人陪在小沫儿边,林亿豪和落儿练兵去了。虽然枫溪王朝肯庇护若月国,但是若月国所剩的子民一直本着想要繁荣昌盛之意每练者,不求烦扰他国,但求可以自保。

    “沫儿,慢点吃,别呛着了,又没人和你抢?”六夫人看着小沫儿急急忙忙的样子说道。小沫儿一笑,露出两颗可的小虎牙。“娘亲,你们都吃完了,只生我一人怎么不急,吃完了我们好出去逛逛。”

    “这有什么好逛的,昨刚下了雪,外面冷的很,到处都是雪!”六夫人摇头,心里却有些欣慰,看女儿这无所谓样子应该是没什么事

    “娘亲,就是因为下了雪才去嘛!外面到处银装素裹的多漂亮。若是能在这银装素裹中留下个影相便好了。”小沫儿说着,想起了朔严。“娘亲,我在朵落国有人给我画了幅画,我舀给你看看。”说着扔下手中的筷子,就往自己房间去了,那幅画昨儿还在自己的怀中放着呢!

    进得门去,小丫鬟正在给自己收拾房间,昨天的那件衣服放在盆子中,应该是一会儿要舀去洗的。见小沫儿进来,忙给小沫儿行礼。小沫儿点头,抓起自己的衣服便翻找起来。

    “小公主,您在找什么?”

    “找我这件衣服里面放着的画。”小沫儿说着却不见在衣服里面,不是赶路的时候掉了吧?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