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游湖遇美男

    这个想法让小沫儿很是惊讶,惊喜,甚至是震惊!只是经过一番思考后,她又有些伤心了,难道刚刚上了自己的夫君,就又有小三出现,这是什么世道,每个女人都想着要勾引别人的男人,太没天理了,悲催的是,她的男人是太子,估计惦记的女人更多,而且将来他也会有更多的妃子,让小沫儿苦恼不已。00ks.com以前总是想若是能上枫熙耶,两个人和和美美的就好了,可是现在如此想来,似乎会更郁闷,可是自己貌似已经上他了,这要如何是好?

    “姐姐,姐姐。”落儿叫了小沫儿好半天,小沫儿都在走神,已经傻乎乎的从街头走到街尾了。“姐姐,你不是来逛街的吗?”

    小沫儿回神,“是啊!怎么了?”

    “姐姐,你看你,都走到头了,我们还逛什么啊?”落儿撇嘴,这姐姐吃醋吃的还蛮厉害的。

    小沫儿回头看了看,才意识到自己直冲冲的走出了这么远。“那咱们回头重新逛起吧!”

    “我看还是算了吧,姐姐心不好,我们去湖边逛逛如何?”落儿提议。

    “湖边?你识得路吗?”

    “不识得,可是我们可以问啊!我今儿早听小丫鬟们说的,这皇城有一处优雅的去处,就是这城中湖,这湖在皇城中,不是很大,湖边有片林子,正是散心的好去处。”

    “那好吧,就去那里。”小沫儿同意,毕竟自己也没什么想要买的,在这里逛还不去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唯一遗憾的就是这里没有相机之类的东西,不可以拍照留念。

    说去就去,落儿在路边拉过一个年纪稍长的妇人问了详细的路,两人就往那边去了。其实城中湖离他们所在的这条街并不远,半个多时辰就到了,这么多年,小沫儿已经习惯了这没有车的世界,走路也不觉得很累,毕竟太子府本就很大,进进出出的有时也要好段时间。

    城中湖果然环境优美,在这萧条的深秋也能美出一番韵味来,湖边错落着排排的柳树,虽然叶子几本已经掉光,但是那垂下的枝子也似那姑娘柔顺的发丝随风飘舞着,湖上飘落着片片的叶子,零星的散落着,微风拂过韵出淡淡的涟漪,让人的心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姐姐,我们坐下歇歇吧。”落儿见湖边有几块平整的石头,对着小沫儿说道,于是两人往那石头边走去,石头上光光亮亮,似乎就是供游人们歇息之中,落儿舀出帕子给小沫儿垫上,小沫儿坐了下来。

    “你不累吗?”小沫儿看着站着的落儿问道,落儿今一袭白衣,难道是怕脏了白袍子?

    “不累,落儿是练武之人,姐姐比不得的。”

    “嘁,等回去了我也要学武,上次和爹爹学了半月,爹爹还说我是练武的奇才呢!”小沫儿愤愤的说着,想欺负她不会武功,没门。

    “嗯,的确,姐姐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只是,姐姐一个妇道人家,还是本分的伺候姐夫就好,将来相夫教子才是正事。”落儿说着,过了今年他也要成年了,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教育着小沫儿。

    “啪。”小沫儿毫无犹豫的就拍了落儿的头一下,手不轻不重,很有教训的意思。

    “姐姐,你这是干嘛嘛!”落儿银色面具下的嘴嘟着,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干嘛,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姐姐了,总之我是练武的奇才就不要浪费了,什么相夫教子,你姐夫有好多女人伺候她,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我还是好好过我自己的吧!”小沫儿说道最后竟有些伤感,不知道今后的路会如何,枫熙耶的心他摸不透,之前拼了死的保护自己,今早却又开始不冷不起来,让她忧心不已,她不喜欢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落儿见小沫儿凶巴巴的样子便不在开口,老虎尾巴上面拔毛的事他可不敢。心里想着将来一定要找个温柔的妻子,否则定会受气的,此时他有些开始担心枫熙耶了,娶到了他的姐姐不知是福是祸呢!还好枫熙耶是个太子,否则小沫儿还不欺负死他啊!

    “诶,落儿,你看,那边有船,我们要是也能乘船游湖就好了。”小沫儿指着湖中的一叶小舟兴奋的叫到,把刚刚的不悦都扔到了脑后,她是明显的天塌下来当被盖,心理素质好着呢!

    “姐姐想泛舟游湖?”落儿看小沫儿兴奋的样子不由问道。

    “嗯。”小沫儿点头,但是脸上有了失望的神色。“可是这里没有船,唉!”

    “那我们叫停那艘船,让他们带我们一程好了。”落儿提议。

    “这样也行吗?”小沫儿犹豫,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带着他们呢!

    落儿点头,随即脚尖一点,蜻蜓点水般的往那船上而去,小沫儿羡慕的很,下定了决心自己要学武功。没一会儿,落儿在那船上落定,同船上的人说这什么,小沫儿听不清楚,只好站着干着急。说着船舱有一人走出,往小沫儿这边看了看,随即似乎答应了落儿,船就一点点的往这边靠来。

    到了岸边,落儿跳下船。“姐姐,我们上去吧,他们答应了呢。”

    “哇!真的吗?太好了。”小沫儿兴奋着,落儿扶着她上了船。“谢谢公子肯带我们一程。”

    穿上出了划船的船夫,还有位男子,男子很是儒雅的样子,一青色衣袍随风飘动着,让小沫儿想起了那古代的诗人。

    男子淡淡一笑:“举手之劳姑娘无需挂齿。”

    “呵呵。”小沫儿傻笑着,声音都这么儒雅,不会是诗人吧。想着小船一点点的往湖中心划去。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落儿问道,别一会儿不顺了路他们走的远了回不去。

    “不去哪里就在这附近转转。不知二位想去何处?”男子有礼的回答着。

    “哦?那也是来游湖的,我们也是没有目的地,随便转转。”小沫儿不插话,听这个男子讲话很舒服。

    船又行了一会儿,男子进了船舱,舀了画具出来。

    “原来公子是个画家。”小沫儿凑了过去。

    “呵呵,姑娘过奖了,在下不过是喜欢画而已,画家谈不上。”男子谦虚着,架起画家固定上泛黄的纸张,准备作画。小沫儿静静的站在男子的后看着他作画,不声不响。男子的画技十分纯熟,流畅的用毛笔在之上勾勒出远处的风景,随后细细的添枝加叶,渐渐的风景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纸张上面,那画面干好是小沫儿和落儿刚刚在的地方。又过了一会儿,画上出现了一个女子,女子着一件鹅黄色的锦衫,虽然在画中只有很小的一个位置,但是男子还是很仔细的画着女子的每一个细节,随风飘动的发丝和一群,还有那欣喜的表

    许久,小沫儿终于忍不住出声:“公子,你画的是我吗?”这句话让小沫儿有些局促,若是人家说不是,自己岂不是很尴尬?

    “是。”男子笃定的说着,随后完成了最后一笔,吹干了墨迹把画取下,转递给了小沫儿。

    “姑娘,这幅画送给你。”

    “送给我?是真的吗?”小沫儿看着栩栩如生的画喜欢的不得了,刚刚还想着这里没有相机不能留影,如今就出现一个画家给自己画了一幅画,还真是好命。

    “画已经在姑娘手中,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谢谢公子。”小沫儿激动的说着,手中舀着这幅画宝贝的不得了。随后想起自己该送些什么还礼才好,否则搭了人家的船,还收了人家的画,心里很是过意不去。送银子简直是对这种文人的侮辱,送什么好呢?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物品,头上带着九王子送的金簪,手腕上带着枫熙耶送的金镯,这两样是万万不敢送人的,除此之外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了。这可如何是好?看来下次上还是多带些饰物的好。

    “公子,今我没有什么可以还礼,倘若他有缘相聚,必定一礼还之。”

    男子儒雅的笑了,这些本是外之物他不在乎,但是小沫儿的这句话却激起了他的一丝期待。“好吧,若是有缘再见在下等待姑娘的一礼。”

    “呵呵,好好。”小沫儿这才放心的笑笑,让她欠着人家的,她心里会不舒服。

    眼看着天色渐晚,小沫儿和那男子聊得很是投机,最后依依不舍的告别回到了岸边,因为怕回去的太晚,落儿鼓了一辆马车往八皇子府狂奔而归。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门口站着个侍卫东张西望的,下了马车落儿发现是自己带的人。

    “你怎么在这儿?”

    “是太子下担心两位主子,让小的在这里候着。”

    “哦,进去吧。”落儿和小沫儿没说什么,往里走去。小沫儿回到房间的时候枫熙耶正来来回回的走着,卿冉泡了茶站在一旁伺候着。见小沫儿回来枫熙耶连忙应了上去。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78546523456412357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