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枫熙默的完美结局

    

    连枝被小沫儿说进心里去了,可是他仍然放不下对小沫儿的戒心,从九岁开始她就已经学会不在信任任何的人。再让他去相信很难。所以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小沫儿见她如此,也不多做为难,从桌子上端起稀饭,递给了连枝。

    “我不饿。”

    小沫儿笑:“不饿吗?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若是不饿那就是神仙了。”

    “我真的不饿,不想吃。”连枝口气软了下来,毕竟人家一个太子妃,肯亲自给她送吃的该是天大的恩惠了。

    “那好吧,稀饭我放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想吃就吃吧,我待会再让丫鬟送些点心过来,虽然我们不会放你走,但是也不会虐待你,你有什么需要吩咐丫鬟便是。”小沫儿把稀饭又放回桌子上面,回头对连枝说完,就走了出去,后的连枝不由落下一行清泪,好久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了,从九岁开始就没再见过家人,其实也不是没见过,只是每次出任务回来都躲在暗处偷偷的看他们,不敢让他们看到自己,怕自己的样子吓坏他们,而在大皇子的府邸刚开始是没人把他们当人看的,只把他们当作最低的奴仆,随着渐渐的退化,自己成了“形”,成为大皇子口中的成功品,自己的住所,衣衫也越来越华贵起来,而且也有了丫鬟婆子伺候,不过那些人也只当她是怪物,每次做完了事都逃也似的离开!她从来没有过朋友,同样份的人是止往来的,即使是碰到面也要装作不认识,他们不知道大皇子为什么要这样,可是他们没有权利知道为什么,有的只是服从,否则就要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

    所以,她一直是孤单的一个人,有任务的时候就浴血奋战,在刀剑中求生存,没任务的时候就待在大皇子赐给自己的小院子里面发呆。她想,若是有来世宁愿做一只牲畜也不要在做这样的隐忍了。

    夜,深了,连枝还没有睡,一个小丫鬟敲门而入。

    “连枝姑娘,你还没睡啊?这是太子妃让奴婢给你送来的点心,还有被子,太子妃说您受了伤,最好吃些东西,秋夜里凉,还是多加被子。”说着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就来给连枝压被子。

    “谢谢你。”连枝对着小丫鬟说,心里却是在感激小沫儿。

    “连枝姑娘,别谢奴婢,是太子妃娘娘吩咐的。你好好养伤,奴婢叫小桃,就住隔壁,是太子妃娘娘让奴婢来伺候你的。有什么时候你唤奴婢便是。”小桃是个机灵的丫头,长得也很灵秀,把小沫儿吩咐的事一件件办的妥妥当当。

    “嗯。”连枝点头。

    “那奴婢就先下去了。”小桃说完走了出去。连枝摸着上加了的被子,似乎有些食了。昏昏沉沉的下了,从食盒里面取出点心。稀饭已经冷了,不能吃了。

    虽然连枝现在是阶下囚,但是如此好的待遇是让她意外的,食盒里面是精致的桂花糕,和大皇子府中的食物相比,更加美味。甜甜的桂花糕放入口中,一直甜到了心底。这一夜,他都没能如睡......

    =========华丽丽的分割线========

    京都,四皇子府,夜半!

    “哈欠。”枫熙默放下一本折子,打了个哈欠,看着前面还有小山一样没批阅的折子头疼极了,皇上说是这两天染了风寒,什么事都然他来处理,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可是今儿中午似乎还在御花园里看到皇上赏花呢,不是病了吗?明显是在欺诈他!枫熙默愤愤的想着,但是却敢怒不敢言,他这老爹可是皇上,不是什么寻常的百姓,否则他肯定偷偷溜了去,唉!皇兄带着美人去游山玩水,剩他在宫里忍受苦刑,何其悲惨啊!

    “咚咚咚。”在枫熙默自哀自怜的时候,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枫熙默伸了个懒腰,看向来人,是枫翠珊。

    “怎么还没睡?”枫熙默看着微微有些发福的枫翠珊责怪道,声音却是柔柔的,带着关心的味道。

    枫翠珊轻笑,露出好看的两颗小虎牙,“您不是还没睡呢,妾炖了盅参汤给您提神。”

    枫熙默温柔的笑笑,脸上不再是那邪魅的笑容,站起,扶着枫翠珊在一旁的软塌上坐下。接过她手中的参汤。“你现在有了子就早些歇着,这些交给丫头来做就是了,这么晚了你不困,咱们儿子也困了。”

    枫翠珊听了这话羞的低下头,脸色红扑扑的,“您怎么知道是儿子,若是个女儿呢?”

    “女儿?女儿也好,女儿咱们就把她当作儿子来养,以后再要儿子!”枫熙默打趣的说着,端起参汤细细的品着。

    枫翠珊笑:“那可不行,女儿就要有个女儿的样子,要做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淑女才是。”

    “不用不用,和她母亲一样,风风火火的就好。”枫熙默咽下最后一口汤,擦了擦双唇说道。

    枫翠珊不依:“你,谁风风火火了,我也很淑女好不好?”作势就要起来打枫熙默,枫熙默连忙求饶,现在有了子,可是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打闹。

    很明显,这小两口已经不似以前那般没有感,而是恩有加了!

    话说当小沫儿和枫熙耶双双去魔镜谷后,枫熙默就一直很沉闷,见了枫翠珊也觉得心烦,两人大吵一架,枫翠珊觉得心里委屈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拼命的哭,这一哭,竟然晕倒了过去。

    平里枫翠珊的子都是好得不得了,甚至连风寒都很少得过,哪料这次却如此弱了起来。贴的丫鬟忙去禀告了枫熙默,枫熙默本以为是最近枫翠珊心不佳,导致体抱恙,急急请来大夫诊治。没想到病没瞧出来,却诊出了喜脉。他才想起两月前醉酒的一次,把枫翠珊当成了小沫儿,醒来后万分后悔,枫翠珊也恼怒的很,不想却当成了他人的替。若是原先的子她定时会大闹一场,只是现在的她自卑的很,觉得自己没那资格,自己已是罪臣之女,就只好默默的忍受着。哪料那次意外就让他们中了大奖。

    枫熙默得知枫翠珊有孕也是惊喜不已,不论如何,这是他的第一个子嗣,要做爹的喜悦心是难以言表的。可是枫翠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甚至想要做掉这个孩子。枫熙默不明,找其询问。

    枫翠珊说:“我就是个不受宠的,我爹爹是个罪臣,这孩子将来诞下也是要被冷落,被欺负的。与其生下来受苦,不如不要的好。”这话让枫熙默震惊了,没想到枫翠珊会这么想。

    “不会的,本皇子绝对不会让孩子受苦的。”

    “你如今是这么说,可是将来你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又有了其他子嗣,你就会忘了我们母女,我自己受苦不要紧,是万万不能让孩子跟着受苦......”

    “翠珊,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本皇子不是那样的人,而且你是四皇子妃,以后也会一直都是,还有谁敢欺负你们,让你们受苦呢?”枫熙耶不明白枫翠珊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敏感了。

    “怎么不会,就是会的,我爹爹是罪臣,若不是皇祖母眷顾,我这个四皇子妃的位子早就被人抢了去,皇祖母年纪大了,若是有一天.....我定会被打入冷宫,你不喜欢我,是整个枫溪王朝都知道的事,你现在不纳妃,是因为你心里有人,一旦你哪天对那个女人死了心,定是会弃我而去的。”枫翠珊边哭边说着,柔弱的样子让枫熙默心疼。这个女人以前一直是风风火火的爽朗女子,没见过她这般柔弱的时候,她的眼泪深深的渗入到了枫熙默的心里,一直他就想自己上这个为他掏心掏肺的女子,如今连孕都有了,他还奢求什么呢?

    “翠珊,你相信本皇子,以前是本皇子不够努力,以后本皇子定会加倍去好好的你,如今我们有了孩子,本皇子定会把心都放在你和孩子上,请你相信,好不好?你也知道,她是皇兄的女人,父皇是不许我们兄弟相争的,何况如今,皇嫂她已经上了皇兄.....”枫熙默说着,最后黯然的眼神让枫翠珊不忍。

    “好,我相信你,你也知道,我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你什么都可以付出,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只要你的心,即使我不做四皇子妃,只要你心里有我,有孩子,我就会满足,就会很幸福。”枫翠珊说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流着,于是他们已眼泪起誓,以后好好对待彼此,好好对待孩子,不在去想不应该想的人。

    于是他们就有了今的幸福,也许小沫儿还在枫熙默心底,但是,他已经把他埋葬,他现在有了可人的妻子,即将出世的孩子,一家三口,很幸福。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