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张人-妖

    “沫儿,快说说这倒是怎么回事?”六夫人看了眼正在治伤的八皇子,又看了看被压在门外的连枝,继续问着。www.8du8.com小沫儿这才从六夫人怀中抬起头。

    “娘亲,这个是朵落国的八皇子,被门外那个半男不女的人追杀了。”小沫儿在自己爹妈面前那是一个直言不讳,张口就说连枝半男不女,林亿豪和六夫人也没有怪罪,只是恋的瞪了她一眼:“沫儿,妇道人家说话要注意。”

    而门口的连枝听了小沫儿的话,颤抖了一下,紧紧咬着下唇,每次被人说自己不男不女,他就难过的要死。

    小沫儿吐了吐舌头,笑着点头。林亿豪听说前面此人是八皇子,不由上前查看伤势,这之间的厉害关系他是清楚得很,这八皇子定不能在枫溪的境内见了阎王。本来之前因为朵茵茵的事,两国关系就紧张的很。

    好一会儿,大夫才清理好了伤口,又包扎起来,回头对六夫人等人道:“启禀公主,驸马,小公主,太子下,臣已经把这位公子的伤势处理好了,但是有一处伤口太深,唯恐感染,臣这就下去熬药,以防万一。”

    大夫说得话让众人忧心不已,此言就是八皇子有生命危险啊!而门口的连枝听了大夫此言,松了一口气,若是这八皇子能归西,自己这任务就算完成了!

    小沫儿眼尖的看到连枝此时的神,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利用八皇子的同心去接近八皇子,太卑鄙了,而且昨天着实也把自己给骗了一把,自己绝对不能就此罢休,这八皇子现在昏迷中不能审问他,自己就来充当一把好人,帮八王子好好审问他一番吧。

    想罢,便拿定了注意,对这六夫人开了口:“娘亲,可有牢房之类可以审讯犯人的地方?”

    六夫人疑惑,这沫儿是要做什么?随即看了一眼小沫儿,又看了一眼门外被押着的连枝,明白了过来,这女儿又要贪玩了。“沫儿,有是有,但是这些事交给太子下和你爹爹处理便好,妇道人家不要插手这些。”

    小沫儿撅嘴,对六夫人的训导很是不满。枫熙耶见此走了过去,怜的搂住小沫儿的肩膀。“岳母大人,沫儿既然想审讯这个犯人,小婿便和他一起好了,定会保证沫儿安全。”枫熙耶现在宠小沫儿简直宠到了天上,即使小沫儿现在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不顾一切去摘的。

    六夫人诧异,没想到太子下会宠女儿到这个地步,而且看样子太子下也不是演戏,是从心底喜欢女儿的,这让六夫人欣慰的很:“既然如此,就随你们吧!”孩子们的事她不想过问太多,让他们自己去拿主意就好,自己年纪也不轻了,为了若月她早已心力焦脆,再也经不起什么,只希望自己的一双儿女可以幸福。

    “来人,带太子下和小公主去牢房。”

    “是。”一个着侍卫服的男人应了声,在前面引路,带枫熙耶和小沫儿往牢房去了,林亿豪不放心,嘱咐了六夫人几句,随后也跟了去。

    牢房中,昏暗潮湿,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其实这里的牢房,并未关押过任何的人,修建以来一直荒废着,连枝该感到荣幸,成为这里的第一个犯人。枫熙耶的的侍卫把连枝压到牢中的审讯室,审讯室中有个木架子,旁边放着各种刑拘。侍卫把他绑了上去,可是连枝并不害怕,看着眼前的枫熙耶和小沫儿,不由猜测起他们的份。

    大家对他们的称呼他是听得一清二楚,太子下?小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俊美的男人就是枫溪王朝的太子下,可这小公主又是何人呢?难道是那若月的小公主?枫溪王朝第一首富林亿豪的女儿,这个想法让他忍不住发抖,怎么惹上了枫溪王朝的皇室?从未听闻八皇子和枫溪王朝的太子下有什么交啊,因为七公主的事,他们的关系应该不好才是,没想到会在盐临城遇到他们,而他们竟然帮助了八皇子,大事不妙啊!若是他们有所勾结,主子的大计就有所危机了。自己的命在主子的手上不说,一家人的命可都在自己的这次任务上面,若是成功自己和家人才能获得自由,获得新生。若是失败,主子定然不会饶了自己和家人,而且主子的大计若是不成,很多人都会命丧黄泉,这可如何是好啊?

    在连枝皱眉思虑的时候,枫熙耶和小沫儿还有林亿豪在他的椅子上对面坐了下来,三人都紧紧盯着他,并不急于开口,似乎也在思虑着该用什么办法让这个男人开口吧!而小沫儿最终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连枝的上面了,昨明明就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怎么今一变成了男人了?而且皮肤毛孔那么细腻,下巴连一点胡须都没有,难道?难道是太监?但是他的声音一直都是女人的声音,不似太监那般尖细、刺耳啊!

    小沫儿想着,走到连枝的旁,再次问道“你到底是男是女?”记得白里连枝好像是说过自己算是男人,什么是算是?自己都不确定是男是女?

    “我,我是男人。”连枝的声音还是昨里的声音,其实这个时候已经被识破了,没必要装什么女声了,所以这应该是他本来的声音,看连枝的面容,形,声音,完全都是女人,除了前那里一片平坦,没有和男人一样的地方,难道是发育不好,不知道下面的某处会是个什么样子?

    “来人,验!”小沫儿说着,然后别过去,让侍卫给连枝验,连枝连忙求饶:“不要啊,夫人,连枝求你,不要啊!呜呜!”

    小沫儿回头,疑惑道:“又没对你用刑,你哭什么啊?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男人是女人嘛!”

    “夫人,连枝求你,你对连枝用刑吧,只是别,别偷看连枝......”连枝说着面颊有了可疑的红晕,虽然偷看这个词有点不适合,但是他一急之下便说出了。

    小沫儿差点栽倒在地,“你丫的说什么?谁偷看你了,即使是验也是让侍卫验,我也不会偷看你的,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有什么值得偷看的?我才没有兴趣偷看。”小沫儿大吼着,眼睛最后一次“不经意”的扫过连枝的前,她真的是太好奇了。

    “......”连枝无语,他也不知该如何应答了,他之前想过这个太子会对他用刑,甚至很残酷的刑罚,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就算是死在这里自己也不会透漏一句的,至少自己死了,主子应该会看在自己忠心效力的份上,给自己的家人一条生路,可是若是被验,那将是多大的耻辱啊!自己这残破的子已经让自己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定不能让他人知道了去,家里的人还以为自己跟了主子,一直荣华富贵,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若是传了出去,家人也会在人前太不起头的,一定,一定不能让他人知晓。

    连枝的这副模样全被枫熙耶收进眼底,看来这个连枝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但是他似乎很怕被别人看到体,这究竟是为何呢?枫熙耶凝眉,一直思索着!侍卫不可验,证明他不是男人,小沫儿不可偷看,证明他不是女人,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人/妖?

    传闻,朵落国的大皇子养了一群武功高强的手下。(不过这些人武功虽然高强,但是碰到了武功大增的枫熙耶都成了小角色。)传闻,朵落国的大皇子为了训练他们不惜用他们的家人做威胁,平里花重金养活着这些人的家人。传闻,朵落国的大皇子凶残异常,为了让这些人的武功能快速增进,而让他们练些奇门异术,而这些都是至之人才能修炼,也就是生辰八字都是时的女人。而且练过之后这些女人的女器官都会退化,变成只有声音和外表不变的怪物,这写人通常被称之为——“人/妖”即不人不妖的结合体!但是这种奇门武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练成,有很多人在器官退化的过程中会衰竭死去,所以留下的必定都是强者。一直以为这些都是传闻,现在想来,难道这些都是真的?难道朵落国的大皇子真这么暴扈残酷?那定不能让此人坐上皇位,否则后对枫溪王朝也会有影响的。

    而且,幸好今八皇子遇上的人是自己,若是他人应该早已葬送在连枝的手中了吧!但是和连枝的交手中,并未发现连枝的武功奇高啊?难道传闻不全属实?这事的真相到底如何?莫非他们是故意让连枝潜入?真正的目的不是八皇子,而是枫溪王朝?会不会八皇子受重伤是个苦计,但是伤的这么重这个苦计演的有点过了吧?

    本书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