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闹剧

    兵器一出,果真震摄住了这些平常只见过菜刀的老百姓,纷纷愣在当场,表犹豫而纠结,小沫儿很想说收回兵器,不要吓到他们,可是若真的说出,自己也许就被菜刀劈中了。

    片刻,张小姐敛去了面上的慌张,眼中一丝精光闪过,随即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诶哟,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弟弟被你们打的残废了,如今连我这个县太爷夫人你们也想打死吗?要杀人灭口你们就来吧,我也不活了!”张小姐的样子很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风范。

    很快,本就喧闹的客栈门口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的百姓,而张小姐并不因此就满意,口中依旧继续着自己悲惨的经历:“我那弟弟可怜啊,不过是想要卖给他们几个苹果,哪知道他们就动起了粗,把我那可怜的弟弟腿都给打断了,这是要残废一辈子了,我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要弟弟照顾,弟弟年轻刚刚娶了媳妇,现如今孩子还在襁褓之中,如今家里没了生计来源,你让他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呜呜呜!你们个天杀的啊!呜呜!”

    “呜呜呜,我们家三胖一直是个老实人,也被你们给弄断了胳膊,以后杀不得猪,这条街上哪家子能吃上猪啊!呜呜呜,我家还有个痴傻的儿子要养,你让我们的子可怎么过啊!呜呜呜!”某大腹便便的女人也随声附和起来!

    .......

    诸如此类的哭声接踵而来,不光女人老人哭,连爷们也装模作样的摸起了眼泪。看得枫熙耶心烦不已。

    “郭军,你冲出去,把此地知县找来,要快。”

    “是,属下这就去。”郭军领命,一个飞脚尖轻点着人群就越了出去,有人追却如何比得上轻功呢?

    张小姐皱眉寻思起来,难道这人还有援兵?这可不妙,要速战速决才是!

    “诶哟哟,你们这些天杀的,今天就是你们杀了我们,我们也要给家人讨回个公道,各位乡亲,大家不要怕他们,今天咱们怕了他们,咱们以后的子就过不下去了,咱们一定要讨回公道。”

    “对,讨回公道。”下面的百姓被张小姐带动的气势高涨起来,但是却也都犹豫着不敢上前,张小姐无奈,应着头皮把边换了便装的衙役推上前去。衙役本是不愿,毕竟知县大人三令五申,要他们万万不可再去找这伙子人的麻烦,可是没捞到好处的他怎么能甘心?昨可是看到了一锭金子啊,眼前这两个可是有钱的主,自己绝对不能放过,所以今就陪同县太爷夫人走了这趟。

    他被张小姐推到了枫熙耶前面,枫熙耶前面自是有侍卫保护着,侍卫甲一个飞腿,某衙役就被踢出了老远。

    “诶哟哟,痛死了!”

    “你个没用的东西。”张小姐不由骂道,这可是他们这里的衙役了,论手可比自己后的这些百姓好多了,却被一脚就踢了回来,她颜面何在?还如何立威信?还如何讨回她所谓的公道?

    “你们再不安分些,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小沫儿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张小姐耀武扬威,心里早就已经不爽了!

    “不客气,大伙听听,你怎么不客气法?哼,你们一群男人只会欺负我们妇道人家,还有我们这些老弱病残,这简直没有天理了。”

    “就是,就是。”

    ......

    “有没有天理你自己知道,你夫妻二人平时纵横乡里,你又纵容你弟弟无恶不作,昨一个苹果就要卖给我们二十文钱,其他商户可是二十文钱一斤苹果的,之后我们买了隔壁大妈的梨子,他竟然去抢隔壁大妈的钱,你们说说到底有没有天理?”小沫儿拨开侍卫,走上前去和张小姐理论,要说比口才,她可是丝毫不必任何人逊色,怎么会怕了张小姐呢?

    “哼,这么有钱,一锭金子都拿得出,一个苹果二十文钱还嫌贵!”张小姐不屑道,并不认为自己的弟弟做的有什么错。

    只是听到了这一锭金子,后面跟张小姐来的人眼睛都直了,一锭完整的银子他们都没见过,这会儿听说了一锭金子,怎能不激动?而围观的百姓也沸腾了,这可是金子,看来他们太有钱了,有贪的人们不由也想加入进去,说不定还能捞到什么好处呢!

    看着场面要失控,小沫儿再次镇定的开口:“是,我们是拿出一锭金子,但是金子是我们自己的,是我们用自己辛苦的努力赚取的,而不是打家劫舍,横行乡里而来,我为什么要花那个无谓的钱买你弟弟的苹果的,而你弟弟,自己赚不到钱,却抢人家七旬大妈的血汗钱,你弟弟于心何忍?你于心何忍?”

    “我......”张小姐语塞,不知如何反驳。

    “你?哈哈,不就是你和知县大人纵容你弟弟,你弟弟才敢如此放肆吗?我和我夫君阻拦他的抢劫行为,他竟然不知悔改,召集党羽和我夫君动起手来,自己技不如人不说,还恶人先告状!恐怕平时乡亲们没少被你们欺负吧!”小沫儿满脸的鄙视,此话牵动了一些平里被张少爷欺负过的相亲,脸上都露出愤愤的表,其实刚刚他们听说张少爷要变成残废了,打心底都高兴,张少爷平时无恶不作,街坊邻居没少被欺负,平时看中哪家的小媳妇也会调戏一番,大伙都碍于他是县太爷的小舅子不敢反抗,如今怎能不痛快?

    张小姐恨得紧紧咬住了银牙,刚刚明显群众已经倾向于自己了,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几句话就把这些平里很怕她的百姓给笼络了过去,这让她恼火不已,现在况很微妙,后这群废物碍于眼前的兵器也不敢动手,该怎么办呢?

    正在张小姐纠结之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怒吼:“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都没事做了是不是?”

    张小姐回头,来人正是她口中那个没用的男人——屈财。

    屈财看了张小姐一眼,眼神有些闪躲,他还是怕张小姐的,他和枫熙耶说的有一部分属实,因为他的官,的确是张小姐娘家花钱给捐的,他是当时全镇认字不多的人中的一员,张小姐那逝去的先父是个善于算计的人,就给屈财花钱倦捐了官,之后他们张家风光无限啊!张小姐为人泼辣,长把这件事拿出来说,所以屈财也怕被人说成忘恩负义,所以一直被张小姐凌驾于上。

    “你们,大白天的不去地里干活,在这里聚众闹事?是不是觉得本官平时太纵容你们了?还有你,你,你。本官和你们三个交代过什么?竟然不把本官放在眼里,是不是衙役这碗饭不好吃?想另谋高就啊?”屈财此言一出,众多百姓低头不语。自己那三个便衣的手下也忙跪了下去。

    “大人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无论如何官家饭碗也得保住才是啊!

    “不敢了?哼!你们竟然把本官的话当作耳旁风!”屈财现在是恼怒的不得了,本来郭军去找自己,得知自己的内人带人去找太子下闹事,一颗小心肝就狂跳不已,昨好不容易保住了小命和官职,这姑不是找死吗?来到这儿又看到这三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属下,怎能不怒?快步上前,对着其中一个衙役就是一脚,偏巧是刚刚被侍卫踢飞的那个衙役,此人再次被踢到在地,痛苦的在地上哀嚎着。

    张小姐有些愣征,平时自家老爷在自己面前可是不敢发火的,今这是怎么了?片刻之后,发威的张小姐直奔屈财面前,丝毫不给他面子,“啪”就是一个巴掌。

    “你个没用的男人,让你来出头你不来,我带人来你还阻拦,你是被他们收买了还是被他们吓到了?你个窝囊废。”

    屈财被张小姐在这么多人面前打,面上自是挂不住,不过此时重要的是别得罪了太子下,咬了咬牙,一巴掌送还给了张小姐。

    张小姐整个人呆住,成亲十载有余,这屈财还从来没敢打过她,其实也是有些心疼她吧,平里都让着她!如今被打了她岂能咽得下去这口气,泪水毫无预兆的汹涌而下。

    “屈财,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当初若不是我爹爹给你捐官,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今天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没晚,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跟你拼了。”张小姐说着,就抓住屈财的衣衫扭打起来,屈财本就不尽如人意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条血红的抓痕。

    围观的百姓也震惊了,十几年了,他们这个知县终于发威一次了,屈财怕老婆已经是全镇皆知的秘密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夫人带回去?”屈财一阵羞愤,脸色涨红,对着自己那三个属下吼道,三个穿了便衣的衙役虽然也惧怕张小姐,但碍于饭碗,还是连忙上前把张小姐拽走了,张小姐当然不从,便走边骂。却也敌不过三个男人的力气。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