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九章您是太子?

    枫熙耶和小沫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堂中这些个人的嘴脸,终于他们停止了叽叽喳喳,似乎达成了一致,知县也,走回自己的宝座,那几个伤残人士又一股坐回了地上,大夫继续包扎、治伤,大堂中不由弥漫出一股子草药和血腥融合的味道,恶心至极。www.35xs.com

    “本官刚刚和相关人士已经商讨出了你们这处罚方案,首先打伤本镇商户,罚银100两,赔偿五位商户医药费每人200两,共计1000两,本府衙役到场协商,出勤费100两,又前往客栈带人100两,尔等藐视公堂,纯属藐视朝廷,这是重罪,罚款1000两,这几个大夫的费用100两,占用公堂100两,总计两千五百两银子,现在缴齐。”县太爷一副 秉公处理的嘴脸,义正严词的对着下面的小沫儿和枫熙耶说着。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两千五百两银子,可是本镇十几年的税收,他就算再贪,这里的况有限,一年也就那么几个银子,和些粮食、牲畜罢了。如今来了两个财神爷,怎能不高兴!

    “知县大人,两千五百两银子这么多,我们可没带在上。”小沫儿撇嘴,这该死的老家伙真的是贪得无厌啊!

    “这个本官已经思虑过了,你们可以给家里写封家书,要家中人奉上银子,不过,还要多交五十两的滞纳费!”县太爷强压下想大笑的冲动,尽量保持着仪态,这个刚刚自己就想好了,这五十两银子都归自己,给家里那个恶婆娘买个金戒指,金簪子什么的,到时候也许就不用每天端洗脚水了!

    “哦?这罚银还有滞纳费?”枫熙耶终于淡笑着开了口,这个笑又让坐在上面的县太爷一愣,心底一寒,一股不安又心底升起。

    “咳咳,程序上是这样的。”

    “程序上?可有哪条律法上写着?”

    “大胆刁民,敢质疑本官的判案吗?质疑朝廷命宫,拖出去打十大板。”县太爷有些恼羞成怒,要行刑!

    “知县大人,请息怒,民妇这就差人缴银子,呵呵,呵呵!”小沫儿一副怕怕的样子,给县太爷陪着笑脸,对枫熙耶使了个眼色。枫熙耶也觉得玩的这个时候可以收手了,手放到唇边,一个响亮的口哨打响,木若其诺就出现在了门口。

    此时木若其诺着侍卫统领正装,威武不已,震得厅堂内的众人都是一颤。

    “你,你是何人啊?”县太爷战战兢兢的问道,并未见过大世面的他只知此人衣着不凡,并不知晓是什么官阶品衔!

    木若其诺酷酷的往那儿一站,依旧是那张扑克脸,并不说什么,从怀中直接掏出御前侍卫特有的金牌给县太爷看了一眼,县太爷的腿立马就软了。慌慌张张走了下来,要下跪。木若其诺拦住了他!

    “先秉退左右吧!”

    “是,小的遵命。”县太爷那狗腿的样子堪比小沫儿了。“尔等都先退下。”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是况,那个金牌他们是不认识的,但却也被县太爷紧张的样子给震摄到了,卖苹果的摊主脑袋简单的很,还发飙,也被众衙役抬了下去。待一切闲杂人等处理干净之后,县太爷才诚惶诚恐的跪了下去。

    “下官参见侍卫统领。”

    木若其诺又不说话了,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这个作死的县太爷,等着枫熙耶的发落。小沫儿站得累了,走到了上面县太爷的宝座上面坐了下来。毕竟是穷乡僻壤,椅子也只是木头的,连个垫子都没有,铬的股不舒服。

    而下面的县太爷抬起头偷看了一眼,不由暴怒,刚要骂出口,被木若其诺瞪了一眼,只好讪讪住口。小沫儿闲的无聊得很,拿起惊堂木,只听“啪”的一声,砸到了自己的手。

    “啊哟哟,疼死我了。”

    枫熙耶无语,只好上前查看:“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没事,呼呼,好疼。”

    枫熙耶牵起小沫儿嫩的小手,一看指尖都红了,心痛不已,忙抓起小手,放到唇边吹了吹。“好些了吗?”

    “好了,谢谢。”小沫儿尴尬的抽回手,面色润红。丫的,现在什么况,下面还站着一个贪官和一个侍卫,这种暧昧的动作回家做做就好了,不知道这里的人都很封建吗?

    枫熙耶见小沫儿脸红,唇边挂起了一丝笑容,扫下下面的木若其诺和县太爷,木若其诺一张扑克脸没什么变化,看到枫熙耶看他,把脸撇向一边,装作没看见,县太爷却直直的看着枫熙耶,眼中有猜疑,有懵懂。

    小沫儿捂着自己刚刚伤了的小手从椅子上站起:“你来吧,这儿还真不适合我。”心里又加了一句,破椅子坐着也不舒服,

    “好。”枫熙耶应下,坐在了县太爷的椅子上。

    “啪!”枫熙耶这声惊堂木敲的是又响又清脆!

    “下跪何人?”枫熙耶低沉的嗓音上下面跪着的县太爷不由一抖,抬头看了眼枫熙耶,继而转向木若其诺,只见木若其诺恭敬的站到了枫熙耶的后,顿时恍然大悟。

    “下官,下官屈财!”

    “噗哧!”县太爷话音刚落,小沫儿就笑出声,还真是屈才,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做县太爷,憋屈了他一贪污的本事啊!

    “屈财,可知我是何人?”枫熙耶打起了官腔,调侃着县太爷,今要好好惩治一下这个目无法纪的贪官,本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朝廷是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的,可他们却倒霉的被枫熙耶和小沫儿撞到,何其悲催啊!

    “下官不知,下官治罪,请问,您是哪位大人?小的有眼无珠......”

    “住口,本太子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好了。”枫熙耶厉声喝止!

    而下跪的县太爷却被他这句“本太子”惊到了。“您,您说,您是太子下?”

    枫熙耶不屑一笑:“正是本太子,难道本太子还要拿出玉牌来给你验证不成?”

    下面的县太爷听了枫熙耶此言,直觉脑中嗡嗡作响,天啊,这是个梦吗,在这么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也能见到太子?若不是今此等况他该是多么荣幸啊,可是,如今,自己是否还有命看到明天的太阳呢?“不,不用,下官参见太子下,下官该死,请太子下赐罪!”

    “无需多言,本太子来问你,你且回答便好。”

    “是!”

    “那卖苹果的张少爷是何人?与你是何关系?”

    县太爷听着,心里不由埋怨起了小舅子,这事可全都是他惹出来的,这下自己小命都不保了,也管不得那许多,枫熙耶问什么,他便都直言不讳了。“启禀太子下,张少爷乃是本地人士,姓张名少爷,是,是下官的小舅子,也,也就是内的弟弟,内姓张名小姐......”

    “停,本太子没问这么多。”枫熙耶又一次喝止了他的长篇大论。旁边的小沫儿却偷笑起来,原来这就是张少爷的由来,姐姐还叫张小姐,如今相公是屈财,真是笑死人了。

    “是。”县太爷弱弱的应着,其实他不是很想说啊,只不过太紧张了而已。

    “你可知张少爷的为人?”

    “下官,下官......”县太爷踌躇了,这个该如何回答是好呢?

    “快说!”惜字如金的木若其诺终于又开口了,

    “下官不知。”县太爷慌忙说出,不由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今天出的汗比一整个夏天还要多啊!

    “不知?张少爷乃你内人之亲兄弟,来往定是亲密,为何不知啊?”枫熙耶定定的看着堂下跪着的县太爷,之前还趾高气昂的他,如今成了一直见了猫的老鼠。

    “下官同下官这小舅子来往甚少,还请太子下明鉴!”

    “明鉴?屈知县,本太子奉劝你最好说实话,否则,本太子差人去查明真相,罪加一等。”

    “砰砰砰”县太爷吓得是连磕了三个响头啊,这太子是什么人啊,想查什么事还有查不出的,自己这点小九九根本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还是认了吧!“太子下赎罪,下官这就说,张少爷他平时雄霸乡里,欺负乡亲,无恶不作,可这都不是下官的错,下官管不了他啊!”

    “哦?你一府知县,如何管不得一个卖苹果的?”

    “太子下,您有所不知,说起来惭愧,下官这个官职还是内的娘家砸锅卖铁给下官捐的,此镇本就穷困,下官的俸禄也不多,捐官的银子也一直没有还上,所以下官一直对内及娘家惭愧不已,也倍加感恩戴德......所以下官也是无颜管他,才导致了他今的后果,下官也有罪啊!求太子下处罚”这县太爷如此时候也滑头起来,对着枫熙耶吐槽,表示一下他的俸禄甚少,还表示了一下他对家人的戴。可是就这样,能激起枫熙耶的同心吗?枫熙耶可是当朝太子,皇宫中这种把戏层出不穷,演技还都比他高出千百倍,这屈财今怕是打错了算盘。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