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五章还是来晚了

    “看来老朽还是来晚了。www.35xs.com”只听魔医痛惜的声音响起,从里面不难听出浓浓的哀伤。小沫儿回头,看到魔医一脸悲痛,满是皱褶的脸上老泪纵横。“果然是躲不过,躲不过啊!师兄早就说过,有些事是要发生的,怎么也躲不过啊!徒儿啊!”

    小沫儿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况,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个梦,一点都不真实!朵茵茵爬在杨默云上一直大哭,仿佛世界都这么静止了,所有的人都在哭。

    当然,除了枫熙耶,他没有哭,亦没有笑,心里怪怪的,不知是什么感觉,杨默云是他的敌,且是朝廷一直缉拿的杀手,而现在就死在了他的刀刃之下,他却没有丝毫的兴奋。他没想过要杀杨默云,而杨默云死了,小沫儿必定是难过的。

    “罢了,罢了。老朽先送你们出去吧!回来把他安葬在最高的山上,让他能看着你们远去。让他死了这条心!”许久,还是魔医打破了这一片的悲伤,凄楚的说道。

    “沫儿,我们走吧!”枫熙耶对着一直默默流泪的小沫儿说着,他从她眼中看到了悲伤。可是他此刻没有因为这再吃醋了,死者为大!

    小沫儿不答,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都走吧,让老朽清静清静。”魔医擦干了泪水,下了逐客令。小沫儿不愿,却也不好忤逆。魔医救了枫淑儿,她本就尊敬他,何况他还是抚养杨默云长大的师傅。

    “师傅,让本宫把默云带回去,好吗?”朵茵茵楚楚可怜的求着魔医,她没想到杨默云会真的死,他那么厉害的人,上过战场都是平安而归,没什么能伤的了他,可是却没想到他自己硬往剑刃上撞啊,她想去恨枫熙耶,可是杨默云真的闭上眼睛的那一霎那,她谁都不恨了,她的心随着杨默云的死,也死了!似乎没有什么再能惊起她的波澜,她只希望能把杨默云带回去。

    “不行,默云从小在这里长大,必定要在这里入土,而且默云是我枫溪人士,怎可去你朵落安息?七公主,当老朽不该让默云娶你,一切都是老朽的错,你出谷吧!”魔医言辞犀利,似是在责怪朵茵茵,这让立在一旁没有讲话的枫熙耶有些奇怪,魔医来时杨默云就已经去了,魔医并没有看到事的经过,为何如此针对朵茵茵呢?可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也不便多言。其实杨默云的死,大家都是有责任的,重要的是,他自己没想再活下去罢了。

    “好吧!”朵茵茵也没有强求,脸上依旧挂着泪水,却是没有之前那般激动的绪了,似是最后留恋般的看了杨默云一眼,转过去。那背影带着一丝决然!

    “老朽这就送你们出谷。”

    “可是,魔医前辈,您还是把默云先送回去吧,这里野兽繁多,把默云一个人留在这里......”小沫儿说不下去了。而怀中的枫淑儿此时眨巴着大大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小沫儿,不哭不闹,异常懂事。

    “无事,这些畜/生是不会靠近默云的,默云从小就是泡着草药长大的,它们见了他都会绕路走的。太子妃请不必担忧。咱们走吧!”魔医说完,并不打算再多费口舌,往前走了几步,等着后的几个人跟上。

    “那好吧。”小沫儿也答应了下来。抱着枫淑儿跟在了魔医后,只是由于心中悲伤,意识有些模糊,形有些不稳,险些摔倒。枫熙耶忙扶住她,“沫儿,你没事吧!”

    “没事,麻烦你先抱下淑儿吧!”小沫儿如是说着,自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这种精神状态抱着淑儿,有些危险。

    “好。”于是枫熙耶接过枫淑儿,并肩和小沫儿走在魔医的后,朵茵茵则走在最后面。小沫儿和朵茵茵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杨默云,因为她们都怕,怕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坚强的外表坍塌。

    小沫儿虽然现在对杨默云没有了丝毫慕,可是他们毕竟有过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快乐,曾经她也想过是不是可以和杨默云厮守一生,但是却是这样的结局,让她有些接受不了。一直到出了谷,上了守在谷口的马车,小沫儿还恍恍惚惚,连娘和侍卫给她请安,她都没看到。

    “沫儿......”

    ......

    “沫儿......”

    枫熙耶唤了两声,小沫儿还是没应,枫熙耶皱眉,轻轻的晃了晃她的胳膊。

    “呃?干嘛?怎么了?”小沫儿猛然醒悟,却发现自己已经在马车之中。“这么快,我们都出来了?”

    “是啊,你在想什么?到了谷口魔医前辈和你道别你也没有反映,刚刚娘和侍卫和你请安你也不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戴太医在附近采药,晚些时候回来让他给你诊脉。今耽搁了许久,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在前面小镇将就一宿可好?”

    “好。我没意见,你安排吧!”小沫儿应着,子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好累。似乎对于之前的发生的事还不能接受,还是先睡一觉,也许这些都只是个梦。

    枫熙耶见小沫儿想睡,也没有阻止,拿了薄毯子给小沫儿披在了上,吩咐留下一个侍卫在这里候着戴太医,他们一甘人等往前面小镇进发。

    朵茵茵则和自己的侍卫们直接启程往朵落国去了。

    一路颠簸的紧,连枫淑儿的睡得不安稳,小沫儿却是雷打不动的样子。但是睡梦中的她似乎很痛苦,眉头紧皱着,额头上冒着冷汗。枫熙耶看了心酸,知道小沫儿是因为杨默云的死难过,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抵达了小镇,镇子很小,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客栈,但是也好过这些子在谷中睡的小木屋,小木。枫淑儿交给娘带着,枫熙耶可不想再看着小沫儿手忙脚乱的给小家伙换尿布,虽然他不嫌弃这个可的小家伙。可那味道,那况,简直折磨着他的每一根脑神经。

    因为他们人多,所以包下了整间客栈,小沫儿和枫熙耶住进了这里最好的房间。可却也简陋的很,和豪华的太子府没得比。这些天侍卫们侯在谷外,也都是条件艰苦,今要好好打打牙祭。所以吃晚饭的时候,大厅闹非凡!而小客栈也杀了所有的鸡,又宰了一头羊!大家以茶代酒,嬉闹不已。因为是保护太子和太子妃的任务,没有人敢去沾半点酒。

    小沫儿被枫熙耶抱进房间依旧睡着,枫熙耶和大伙一起在大厅用饭。最终,小沫儿还是被大厅熙攘的声音吵醒,没办法,小客栈的隔音太差了。看着空无一人的陌生房间,小沫儿一阵心悸,醒来了,杨默云果然还是死了,自己没有做梦。她不要安静的自己在房间,好可怕,她要去人多的地方。

    匆匆的起,大致的整理了仪容,往楼下走去。正巧枫熙耶往上走,手里端着饭菜,要亲自给小沫儿送上来。看到小沫儿时有些诧异。

    “你醒了?”

    “嗯。”

    “走,回房间用饭吧!”枫熙耶继续往上走,可是小沫儿并没有移动的意思,让他又顿了下来。“怎么了?”

    “没什么,下面好闹,我可不可以下去和你们一起吃饭?”

    “这......”枫熙耶思虑着,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总是不好,尤其小沫儿的份还是太子妃,被一大群侍卫看着他心中也不舒服。刚要拒绝,却看到小沫儿露出一丝祈求的目光,总觉得小沫儿有些不对劲,到底怎么了,小沫儿也不肯说,难道还为了杨默云的事难过,那就随她吧,去大厅吃个饭又不会怎样。以前又不是没有过。“好吧!”

    “嗯。”小沫儿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脸色却还是很差,有些苍白。

    本来喧闹的大厅因为小沫儿的道来安静了不少,正大口吃的郭军忙吞掉了口中的食物,乐颠颠的走上前去。

    “属下见过太子妃,是不是这些兄弟吵到您休息了?属下这就让他们回房吃去。”

    小沫儿皱了皱眉头,看来是自己打扰到他们了。

    “不用了,我也是下来吃饭的,大家一起吃很闹,这样才有食。”小沫儿尽量让自己显得高兴一些,说出了这样的话,却突然想起来昨还在谷中和杨默云抢包子,今却.....顿时心里一酸,眼泪险些流了下来。

    “哟,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属下说错话了,那你就罚属下,可别不高兴,属下该死,属下该死......”郭军见小沫儿神不悦,有些胆颤,忙求饶,手上也不闲着,一下下的抽着自己的嘴巴。那模样十足一个献媚的小太监。

    “郭军啊,要打你就用点力气,是不是饭还没吃饱,要不要本太子来帮帮你?”枫熙耶见小沫儿不开心,调笑着郭军,想要气愤轻松些,让小沫儿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

    “下,属下知错了,您老就饶了属下吧!属下不敢了!您看您长得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属下这脸本来就不耐看,要是真的打肿了,属下倒是没什么,吓到了太子妃娘娘可就是属下的大错了!”郭军见枫熙耶难得好心的调笑着自己,也顺竿子爬了上去。

    小沫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被郭军那狗腿的模样把忧愁一扫而空。有些事发生了,就是不能改变的,总不能每天都愁眉苦脸,想必杨默云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吧?

    ===========华丽丽的分割线============

    此时,魔镜谷中。

    小木屋前的镜子湖边,站着一位着黑衣的男子,男子前裹着纱布,背手而立,背影孤寂、哀伤。他一直望着远方,仿佛那里有着他的姑娘。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