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陷入爱中的朵茵茵也很温柔

    “怎么样?很痛吗?”

    “还好。”枫熙耶咬牙回答道。自己怎么可能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说痛呢?

    “饿了吧?吃点东西。”小沫儿从桌子上端过稀饭,走到边,打算亲自喂枫熙耶。枫熙耶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可不可以不吃?”现在上的疼痛让他真的没心思吃饭了。

    “不可以。”小沫儿原本温柔的面孔一下子就板了起来,带着微微的不悦,命令到:“我喂你,必须都吃光!”

    枫熙耶看了看小沫儿手中的碗,知道沫儿是为了自己好,再加之小沫儿说要亲自喂他,便答应了下来。小沫儿的脸色才缓和了些。端起碗,舀起一勺稀饭放进了枫熙耶口中。稀饭在房中放了有一会儿了,这会儿吃温度刚刚好。

    稀饭到了枫熙耶的口中,枫熙耶慢慢的咽下。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却又牵动到了上的伤口,内脏经过剧烈的撞击也有些受损,所以此时疼痛难忍。但是看着小沫儿那期盼的样子,他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张开嘴,把小沫儿送进口中的食物统统吃光。其实这样也很好,只有多吃些东西恢复的才能快些。

    “都吃光了,真乖!”小沫儿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像夸奖小孩子一样夸奖着枫熙耶,拿出帕子给枫熙耶擦了擦嘴角。其实她也知道枫熙耶很痛,从他那紧皱着的眉头,和紧紧握着的拳头就能看得出来,可是他必须吃,否则怎么有力气和疼痛抗争呢?

    枫熙耶也笑了,这种让沫儿宠疼的感觉真好。沫儿也是很在乎自己的!

    一种近似的东西悄悄的在他们中间蔓延了出来。不过一声不合光景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美好。之后杨默云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个碗。

    “师傅让我把药熬好了就送过来。你,还好吧!”杨默云生硬的问候着枫熙耶,虽然之前的事他不记得了,但是打心底他就抵触枫熙耶,觉得自己和他是对立的。

    “谢谢,还好!”枫熙耶对他这种尴尬的问候也觉得很别扭,回答的声音自然也是生硬的很!

    “那把药喝了吧!”说完走到小沫儿前把药递给了她,随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出门而去。小沫儿傻傻的接过杨默云的药碗,杨默云看她的那一眼让她有种别样的绪,他不是忘记了自己吗?为什么还会这样看自己呢?似乎不是,却又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沫儿!”枫熙耶打断了小沫儿的胡思乱想,他不想看到沫儿想着那个男人,一刻也不愿意看到。

    “哦,抱歉!”小沫儿道了声抱歉,转过来拿起勺子继续喂枫熙耶喝药。药汁很苦,枫熙耶却觉得没有自己的心里苦,毕竟看着自己的女人想着另外一个男人是何其苦涩的事啊!

    待枫熙耶喝完了药, 小沫儿拿起了两个空碗往厨房走去,准备打水洗碗,却见朵茵茵正在厨房刷碗,惊了小沫儿,差点把碗扔在了地上!

    “噗哧!”朵茵茵笑出了声:“太子妃这是什么表?有这么可怕吗?”

    “......当然可怕了,你,你竟然在刷碗!”小沫儿半天才接受了眼前这个事实,真的是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只会大吵大闹的刁蛮公主这会儿做起了贤妻良母的样子,不是她这个小心肝能轻易接受的。

    “本宫......我,我不过是刷个碗嘛!我不会做晚饭,都是师傅和默云做的,如果我再不刷个碗真的是太不配做人妻了。”朵茵茵说着,有些羞涩,没想到她也会有这般的模样!

    “你肯为杨默云去做个贤妻良母是吗?那你当初对太子下,和五皇子为什么没这样过?”小沫儿有些胆颤的问着,不确定说出这些朵茵茵会不会又发起疯来。

    可是朵茵茵依旧笑吟吟,并没有要发疯的迹象。“那是因为我从没过他们,和太子下成婚不过是因为两国联姻,而且太子下长得很俊美,又知道我喜欢花草,所以我只动了一点点的心,可是我们却从来没有过夫妻的谊。而五皇子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只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诞下了淑儿,淑儿她......我对不起她,可我真的不她,她是五皇子的骨,我没办法去,虽然她也是我的骨,可是看到她我就会想到那个男人,我讨厌他!默云却不同,他对我温柔过,体贴过,他说过不在乎我之前嫁过谁,虽然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为了接近我才这么做的,可是我依旧陷入了他的陷阱,深深的上了他,因为他,我知道了什么是,原来就是那种可以牵肠挂肚的感觉,见不到会不停思念的感觉。我长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知道,这是心动。有了他我才心动了,所以,我要跟着他,一直跟着他,只有跟着他,我的心才会跳动,生命才会意义的。”

    朵茵茵这些活说的真挚,说得深,让小沫儿都不觉感动了。原来一个刁蛮任的公主也会这么一个人,相比之下,自己对杨默云的就肤浅了很多,她是杨默云,亦或许是墨云,可是她却可以为了枫溪王朝放弃了他,一直对不起他。如此看来杨默云和朵茵茵在一起才会真正的幸福,毕竟朵茵茵这么他,为了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公主之位,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住下,还自己动手去刷碗,放眼天下,又有几个公主、小姐能做到这些呢?公主从出生就是万千宠于一的,连厨房的门朝那边开的都不知道,而朵茵茵却......对于淑儿的事,她的确不是个好母亲,可是从她对杨默云来说,她也是一个好女人,还是的力量伟大啊!而小沫儿不得不又自嘲一次,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她也是渴望这样的的,可是她所的人往往都是不能的,比如说枫之凌,再比如说杨默云。可她应该的人呢?现在躺在上受着伤痛,自己却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太不应该了。想到这里,不由用自己的小手敲了敲自己的头。

    “呵呵,太子妃你这是干嘛呢?也要刷碗吧?给我吧,你去看看太子下怎么样了。我就不过去了,他应该不愿意看见我!”朵茵茵说着,她现在和换了个人似得。小沫儿有些怀疑当初那个耍泼的人到底是不是她!

    “好,那谢谢你,我回去了。”

    “嗯,去吧!”

    小沫儿满腹心思的离开了厨房,脑中还有朵茵茵温柔的刷碗的样子。走到外面看到杨默云一个人站在湖边,夜色中只能看出他健硕的背影,似乎有点孤寂。不要再想了,回去照顾自己的夫君才是。小沫儿警告着自己,回了柴房,枫熙耶没有睡,可能是太疼了吧!靠在上斜躺着,油灯映衬着他的形有些消瘦,却依旧不影响他的俊美。脸色不似之前的苍白,已经有些血色。

    “早些睡吧!”小沫儿走了过去,对着他柔柔的说着。

    “我睡不着!”的确,这么痛,谁能睡得着?

    “那我陪你说会儿话吧!”小沫儿脱去了鞋子,爬上木的另一面,挨着枫熙耶和衣躺下。

    “好!”

    “......”

    “......”

    没想到两人却是相对无言,气氛尴尬了起来。良久的沉默让小沫儿憋的脸色炯红。终于,出口:“我给你讲过故事吧!”

    “好!”其实枫熙耶想说的是,我这么大的人了,不需要听故事睡觉。

    “我给你讲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吧,从前,有个很美丽的公主,皮肤很白,所以大家叫她白雪公主......”

    终于,故事没有讲完,枫熙耶只听到七个小矮人的出现,之后就听到了小沫儿均匀的呼吸声。侧头一看,原来睡的正香。枫熙耶扯起嘴角,艰难的笑了笑,却是发自心底最深出。这个沫儿还说给别人讲故事,自己倒是先睡着了。费力的起,给小沫儿盖了被子,自己又躺下!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已经让枫熙耶满头大汗,不是出来的,却是痛出来的。他能感觉到魔医这个药效果真的很好,似乎伤口已经在慢慢愈合了,只是这痛太强烈了。

    一夜无眠的枫熙耶,艰难的忍耐到了早晨,阳关透过窗子的时候,他才隐隐有了一丝睡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觉得刚刚睡着,就被小沫儿叫醒,亲自为他擦了脸和手,又强迫着他吃了一碗稀饭,然后杨默云依旧端来了苦涩的汤药。

    “杨公子,谢谢你。”小沫儿生涩的说出口,枫熙耶和杨默云皆是一顿,随即又都装作没事人一样别开了眼睛。杨默云出门去采药。枫熙耶留在房中养伤,一切似乎那么自然,却又是那么的不自然。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八 度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