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太子下都这么吩咐了,小米还能如何,只好瞪了眼这对父子,不再管它们,任凭他们把膳房的餐桌弄得一塌糊涂。

    小沫儿和枫熙耶则回了小沫儿的房间,在卧房外间坐下品茶。

    “事是怎么回事?”小沫儿问道。

    “唉!”枫熙耶叹了一口气,并没言语,小沫儿撇撇嘴也没有追问,就在她打算放弃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枫熙耶却又开口,大致说了下事的经过。小沫儿点头,自然也是怀疑到闫清清的上,可是也没有证据,而对于依的事,她还是有些怪枫熙耶的,她昨晚到现在决定了一件事,就是要让枫熙耶理解、体谅一下普通百姓的生活和感受,这样想必他以后定会是个好皇帝吧!

    两个人一直聊到了深夜,枫熙耶也没有走,夜宿以沫居。不过却是枫熙耶睡在了卧房的软塌之上。当然除了小沫儿和枫熙耶以外是没有人知道的。

    第二天一大早,娘就抱了刚刚睡醒的枫淑儿来到小沫儿房门外,刚要敲门,却被小米拦住。

    “娘,嘘,太子下昨睡在了太子妃房里。”

    话音刚落,就见枫熙耶轻手轻脚的从小沫儿房中走出,是该上早朝的时辰了。小米和娘刚要参拜,就被枫熙耶拦住了,示意她们不要出声,免得扰了里面睡得正香的小沫儿。而枫熙耶则回去耶栖阁洗漱了。到了太阳晒股的时候,小沫儿才睡到自然醒。

    “哈欠。”习惯的伸了个懒腰,还是自己的睡着舒服。

    “奴婢的好主子,你可醒了。”小米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暧昧的看了眼小沫儿,打趣到。很明显的误会小沫儿和枫熙耶了。娘也抱着枫淑儿跟了进去,一脸的暧昧的笑。

    “哟,娘亲的小宝贝,小心肝来了,快抱过来给娘亲看看。”

    娘依言把枫淑儿抱到了小沫儿的边,小沫儿伸手接过抱进怀中亲了亲枫淑儿胖乎乎的小脸蛋。不过奇怪的很,枫淑儿只是眯着眼睛眨了眨,并没有其他多余的神,往常这个时候是会“咯咯”笑出声的。

    “我的小宝贝,怎么了?不认识娘亲了?”小沫儿并没有多想,以为是小孩子两天没见,有些认生了。

    “启禀太子妃,奴婢也觉得不太对劲,小郡主前回来后就一直睡,醒来吃了几次,不哭也不闹的,这孩子之前一直很活泼,表很丰富,现在却似变了一个人似得。”娘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早晨早早的就把小郡主抱来太子妃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小米拦住了,到现在才说了出来。

    小沫儿也意识到了事的严重,忙差小米去请大夫。大夫给枫淑儿把脉大概就有一刻钟的时间,急得小沫儿在屋子里团团转,早知道昨天回来就应该找大夫给淑儿看看的,毕竟在外面有一两天,这要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办,她根本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嘛!还在责备枫熙耶,其实,最该责备的就是自己了。

    “大夫,到底怎么样了嘛!”小米看小沫儿急的什么是的,只好开口追问。

    大夫看着小米摇摇头,冲着小沫儿一礼:“请问太子妃,小郡主可是吃了什么药?”

    小沫儿连忙回想着营救枫淑儿后到今天的事,并不知道枫淑儿可吃过什么药啊?“娘,你可有给淑儿吃过什么药吗?”

    “回禀太子妃,奴婢没有,前小郡主回来就一直很嗜睡,没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啊。”

    “这,这可是怎么回事?”小沫儿急了。

    “太子妃,您请稍安勿躁,依老奴诊断,小郡主似乎是吃过了大量的迷/药,但是因为小郡主太小,老奴不能确诊,最好是弄清楚之前小郡主到底吃过什么没有,或者是真的服用过大量的迷药。”

    “哦,这样啊,好,本妃马上去问问。小米啊,太子下呢?”

    “回太子妃,太子下去上早朝了,还没有回来。”

    “什么?怎么还没回来?”小沫儿心急的在屋子中来回踱着步子,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小米,更衣,我去找他去。”

    “这......是。”

    小米应声后,以沫居便忙碌起来,换衣,梳头,上装都一起进行着,太子府门口的马车也已经备好了,一会儿功夫,小沫儿便着简单的装束往外走去,一路快步走着,都赶上小跑了。上了马车又吩咐车夫快些,车夫不敢怠慢,一路狂奔着往皇宫而去。

    皇宫御书房中,枫熙耶正和枫之凌汇报着枫淑儿被掳走的事,听得枫之凌频频蹙眉。

    “真是大胆,该杀,该满门抄斩。”枫之凌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在他心里,可是把对五皇子的亏欠都加注在枫淑儿上呢!

    “儿臣也这样以为,可是......”枫熙耶言又止。

    “可是什么?耶儿怎么今吞吞吐吐起来了?”

    “父皇,沫儿她,似乎对儿臣的做法很不赞同。”

    “哦?沫儿她如何想法?”

    “父皇,沫儿她心地善良,总是站在百姓的角度上为他们着想,儿臣灭了山贼全族,沫儿就说儿臣心狠手辣,儿臣听了也觉得会有些罪恶感,还有......儿臣,儿臣......”枫熙耶吞吞吐吐的把依的事说了个大概,但是略去了闫清清狠毒疯依的部分,只是说依失去了孩子而疯了,毕竟那些女人明争暗斗的事不可以拿来烦扰父皇的,他想听听父皇的意见,毕竟父皇一直都是他崇拜的人,父皇的话他一直都听,想不明白的事很想让父皇指点一二。

    “原来如此,沫儿是女人,心地善良的为女人和孩子着想也是正确的,耶儿你的想法虽然也没错,但是对于他们女人来说确实是残忍了些,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无非是相公和孩子,你抹杀了依姑娘的这些权利无非是给了她一个重大的打击,沫儿同她也实属正常,耶儿,你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是该多站在普通百姓的角度考虑考虑事,这样以后你继位也会知道百姓最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子,你也会学会怎么做个好君主。”

    “是,儿臣受教。”枫熙耶虚心的点头,脑中一些想法在一点点的因为小沫儿而改变,就如同当初介意小沫儿是否与杨默云有私/,到现在单纯的只想好好小沫儿而不去在乎那些过去。现在更因为小沫儿的提醒而愿意去为百姓着想,也为自己将来做个好皇帝而绸缪着。

    “启禀皇上。”二人刚刚结束这一话题,外面就传来了远公公的声音。

    “什么事?”

    远公公推门而入,“皇上,太子妃她急急的入宫,是来寻太子下的。”

    “什么?是闫清清还是沫儿?”枫熙耶随即问出口。

    “是林主子。”

    “哦?沫儿?找本太子可有急事?”

    “回禀太子下,太子妃正在门外,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枫之凌坐在龙椅上听的是一清二楚,知道小沫儿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定然不会这般的,“快宣进来。”

    “皇上,太子妃让奴才传话,是让太子下马上随她回府的。”远公公有些为难的说着,这太子妃胆子是大了些,到了御书房门口,连皇上都不请个安,就要找太子下回去,若是换了别人,想进来请安,恐怕皇上还不见呢!

    “哦?既然如此,耶儿你快回去吧!”皇上也是明理的人,人家小两口的事,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好多问了。枫熙耶也行礼告辞,出了御书房。

    “沫儿。”

    “太子下,你可出来了,走,咱们边走边说吧!”小沫儿不去给皇上请安也是有她的理由的,一是她实在着急,放不下枫淑儿,二是也不想皇上知道淑儿的事为她担心。

    “好。”枫熙耶跟随着小沫儿的步伐一路往宫外走去。边走边说。

    “太子下,你前见了淑儿,可有看见幽兰给她吃了什么毒药、迷药之类的没有?”

    “这......”枫熙耶听了有些疑惑,难道是淑儿出事了?仔细了回忆起了前救淑儿的形。突然想起,那木若其诺发现淑儿在吵杂的环境中依然睡得很熟,所以就问过幽兰,记得但是幽兰说过:“没怎么,不过为了让她听话用了点迷/药罢了。”

    “哦,想起来了,似乎幽兰之前说过,她对淑儿用了迷药。”

    “什么?真的?太畜/生了,对这么小的孩子用迷药,她太没人了。”小沫儿愤恨的骂出声,再无知的她,也知道在前世婴儿不能随便用药,有些西药片都是要很小的计量的,否则婴儿是承受不住的,而幽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给月余的小婴儿用起了迷药,真是天地不容。

    “沫儿?到底怎么了?”枫熙耶觉得事似乎很棘手,连忙问道。

    “唉,淑儿她,娘说她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嗜睡,婴儿嗜睡虽然不奇怪,可是淑儿她除了醒来吃的时间大多都在睡,而且娘说她表有些木讷,一直不哭不闹,不是正常的表现,我就赶紧找来了大夫,大夫说可能是服用了迷药之类的,可是,淑儿太小了,他不能确诊,这不,我赶过来问您啊!”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