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葬身荷花池

    闫清清见香草睡熟,熄了房中的熏香,这可是有助眠作用的呢,叫来了旁的丫鬟麽麽商议一番便媚笑着等香草醒来。

    香草只睡了一个时辰,毕竟不是自己的,还做了个噩梦,梦到什么不记得了,只是醒来满头的大汗。

    “哟,妹妹这是怎么了?满头大汗的?”闫清清络的走到前拉着香草的手,亲切的问着,这让香草心中猛打鼓,总觉得事不是那么简单。

    “谢谢,姐......姐关心,妾无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做噩梦啦?唉,怎么就做噩梦了,走,姐姐陪你去园子里走走,这个时候花开得正艳,天气又不太,最适合散步了。”

    香草刚要拒绝,可是闫清清是太子妃,她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的丫鬟,怎么有拒绝的权利?硬着头皮答应了闫清清的邀请,两人便并肩往园子去了。香草做丫鬟的时候一直都走在闫清清后,现在与她并肩前行实在是别扭的很,刚刚放慢了脚步想要后退一些,就被闫清清一把拉了过来,微笑着和她说说这边的花,那边的草。

    的确,夏末的园子中繁花似锦,各种花都争奇斗艳的开着,丝毫不比太子府中的女人们逊色。

    “诶呀,妹妹,你快看,前面池塘里面的荷花开得多美!”闫清清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两眼放光的指着前面一处开满荷花的池塘,池塘中也叶子随风摆着,衬得粉嫩的荷花美丽极了,似是那艳的人儿在朝她们招着手。

    “嗯,是很美。”香草顺着闫清清的手指,看到了那片荷花池,不由赞叹起来。这片荷花池在依园子的北面,她们自是很少过来的,虽然疑惑闫清清为什么一直往这个方向走,可香草也只有顺从的份,心里一直忐忑着,看着美丽的荷花似乎更加的不安起来,青天白的荷花池竟然让她有种诡异的感觉,直觉告诉她,不要再靠近那片池子了。

    “姐姐,妾子有些不适,可不可以先行回去休息?”

    闫清清听了,一下子笑魇如花的脸就沉了下来。“难得本妃今好,与妹妹相邀来逛逛园子,哪想妹妹是瞧不起本妃呢,想必妹妹也是正置盛宠不屑与本妃吧?罢罢罢,妹妹既然不把本妃当姐姐,就回去吧,本妃一个人去逛园子。”说着就只一人往荷花池边走去,她们两人来逛园子本来就没带下人,如此闫清清只有一个人往前走,这香草回去也不是,跟着也不是,这太子妃一人逛园子若有什么闪失,她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何况闫清清刚刚的那番话显然就是不跟去就与她翻脸,自己不过是个刚刚晋升为夫人的小角色,怎可得罪太子妃呢?

    正在犹豫之际,闫清清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诶哟”了一声,便蹲在了地上。香草连忙跑了过去,上还穿着丫鬟的衣服,自是得去扶起主子。

    “姐姐你没事吧?”

    闫清清见她来扶,冷下的脸终于有了暖色,一抹寒光从眼底闪过。

    “妹妹还记挂本妃,本妃真欣慰呢,本妃无碍,只是崴了脚罢了。”

    “那妾现在就扶您回去休息吧!”

    “不急,你扶本妃去那荷花池边坐坐,待会脚好些了再回去,这时怕是走回去会很疼!”

    “那,那妾去找顶小轿把姐姐抬回去吧!”一提靠近那荷花池香草就本能的排斥,起就要往回走,却被闫清清又拉住了手腕。

    “诶呀,痛死了,那妹妹就把本妃扶去池边坐下,再回去找小轿吧!”闫清清如此说着,让香草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又一次硬着头皮扶起闫清清,往荷花池边走去。闫清清尽量的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靠在香草上,以此减轻她的戒心。

    香草吃力的扶着闫清清,没想到只是崴了一下,竟会这么严重,看着闫清清眉头紧皱的样子渐渐的相信了她的脚真的很痛。

    一步,两步,一点点的接近了那个美丽的荷花池。池边有一块大石头,石头表面很干净,形状也很圆润,应该是为在这里赏花的人儿准备休息之用的。

    香草扶着闫清清坐到了石头上,刚想转,打算回去找顶小轿,小腿就像被什么打了一下,直直的朝荷花池子倒去。

    “诶哟,妹妹你怎么了?”随着闫清清的一声大喊,香草便落入的池水之中,因为没有丝毫的准备猛呛了几口水,刚要喊救命,就看到远处跑来了一大帮丫鬟、麽麽。

    “救命,救命啊!”香草拼命的在水中挣扎着喊着,夏本来不冷的池水此时似乎钻心的寒冷,一寸寸渗入她的肌肤,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靠近。

    渐渐的她听不到岸上的声音,只看着由远及近的丫鬟、麽麽们,和闫清清那夸张的类似紧张的神,还有她一张一合的嘴,也许是在喊人来救她吧,也许这一切都是......

    “快,快谁会游泳啊,香草一不小心掉进河里了。”

    “奴婢不会啊!”

    “奴婢也不会......”

    ......

    诸如此类的回答不绝于耳,此时眼前的一大帮都是丫鬟和麽麽,没有会游泳的自是不稀奇。

    “这可怎么办啊,妹妹,香草妹妹,你要坚持住啊,你,你快去找个会游泳的把香草妹妹救上来啊!”闫清清着急的喊着,嘴角却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而且洋洋得意。

    “是。”听了闫清清的吩咐,立刻有两三个丫鬟会意的跑去找人。

    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当香草被救上来的时候,浑都已经凉透,没有一丝生机,这个刚刚让她不安的荷花池终究成了她的葬之地。

    小沫儿一觉醒来的时候,便听到了这样一件事。闫清清太子妃的贴丫鬟刚刚被晋升为夫人,许住进广华园就不慎落入水中淹死。闫清清太子妃在艳清阁哭得是死去活来,说香草和她一直亲如姐妹,刚刚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姐妹就这么去了,她不慎伤心。

    小沫儿本是闹的人,可近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已经让她这个习改了不少,可是今却还是更了衣往事发的荷花池去了。香草的尸体依旧停在荷花池边,上盖着白布,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香草的尸体旁只有两个侍卫在守着,两个侍卫有着一张和木若其诺差不多的扑克脸。很显然枫熙耶来过了。

    小沫儿也只是走到了近处看了眼,就停住了。心里默默的说了声走好,便回了。她不知道在她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是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枫熙耶就要把一个丫鬟收房,而这个丫鬟还没真正坐上主子就命丧黄泉了。

    心里思虑着这些,还有昨天夜里的事,往回走去。正巧碰上不知要去哪儿的枫熙耶。

    “妾见过太子下。”

    “起来吧!”枫熙耶脸色不好,似是刚刚发过脾气,小沫儿抬眼看了看,枫熙耶来的方向真是艳清阁。

    “太子下这是要去哪?”小沫儿难得有兴趣关心一下枫熙耶的去向。枫熙耶顿了顿,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去呢,回耶栖阁?还是......

    “就去以沫居吧!”

    “也好,妾也还没用晚膳,正好和下一起,不知下可用过了。”

    “没。”在小沫儿面前,枫熙耶渐渐敛下了刚刚的暴怒,他自是知道为什么刚刚被他封了夫人的女人怎么就会这么巧掉进池子了,可是自己也没有证据,更何况闫清清是太后的嫡亲孙女,爹爹又是吏部尚书,家中兄长也在朝中为官,是轻易废不得的,而她的确也管理了太子府很多年,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终究是过得去的,这正是枫熙耶的为难之处,这样狠毒的女人,将来若是坐上后位,后宫将会永无宁

    “那就一起吧!”小沫儿难得络了一次,让枫熙耶受宠若惊,不过今天的烦心事让他没能高兴起来,默默的和小沫儿往以沫居走去。

    到以沫居的时候,膳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晚膳,菜式不多,却都是小沫儿吃的。伺候小沫儿用晚膳的几个麽麽看到太子下也来了,显然很慌张,刚想着要去加菜,却被小沫儿拦住了。

    “不用了,就这几样就好。您说呢下?”

    “嗯,这样便好!”

    之后两人静悄悄的用膳,小沫儿不言,枫熙耶不语,似是都在思考着什么,偶尔抬头看一下对方。点心似是受不了这种安静,从外面“嗖”的一声,窜上了桌子,对着一盘西湖醋鱼就开动了起来。而后面紧跟着的小不点也跟着点心跳上桌子,大快朵颐起来。

    小米紧张的刚要赶走这一对猫父子,谁知小沫儿和枫熙耶都双双放下了筷子,相视而笑。气氛比刚刚轻松了许多。

    “无碍,就让他们在这儿吃吧!”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