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香夫人

    “太、太子下,您说的都是真的吗?”丫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事儿真的要降临在自己的上了,若是自己真的做了夫人,那可就一步登天了,也不用每天都伺候人,仰仗着别人的鼻息生存了。可是现在激动的她却忽略了闫清清的手段,广华园中的夫人哪个不都是对她又惧怕又怨恨的。

    “君无戏言。”枫熙耶只四个字,便给丫鬟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现在可以说了吧?”

    丫鬟这才点头,面色羞红,一看就是怀的少女窦初开了。

    “下,事是这样的......那,太子妃突然兴起,说要去依园,便叫奴婢和几个麽麽陪同,刚到依园,依夫人就大喊大叫的扑了过来,说太子妃害了她的骨,要太子妃偿命。太子妃当时就很生气,让奴婢和麽麽把她绑了起来。依夫人从看到太子妃开始,绪就一直很激动,被绑了起来之后就开始大喊大叫,骂太子妃丧尽天良,连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说太子妃会有报应的。”说道这里,丫鬟刻意的观察着枫熙耶的表,可是枫熙耶始终一副扑克脸,丫鬟丝毫端倪也看不出,只好又继续说了下去。

    “太子妃听到依夫人这样说就很生气,上去就掌掴了依夫人好几巴掌,那时依夫人的嘴角都流血了,奴婢从小就胆小,怕太子妃真的伤了依夫人,就劝说太子妃不要把依夫人打死了,怕到时候会吃不了兜着走。谁知太子妃“哈哈”大笑起来,说依夫人是青楼的/女人,根本不配留在太子府,太子下您宠她只因一时新鲜,太子下连子嗣都不肯让依夫人生下,就是觉得她很肮脏,不配有皇族的子嗣,会玷污了皇族的血统,还说她腹中的孩儿本来就是太子下授意害死的,太子下才不会管她这个下/女人的死活,打死她也是白打。依夫人听了这些就愣住了,一直在小声叨咕着:这不可能,不可能,太子下是她的。说起来依夫人也是很可怜的。”丫鬟说道这儿,想起依当时的样子,眼圈不由红了起来,女人终究还是可怜女人的,何况是她这个平时受尽闫清清打骂的贴丫鬟呢?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才敛了绪说道:“太子妃一直在一旁边笑边骂着依夫人下/,肮脏,婊/子之类的话,而依夫人后来似乎回过神来,骂了太子妃几句,说太子妃不积德,就不怕小皇子受到报应吗?这会子太子妃才是真正的愤怒了,又一个巴掌打在了依夫人脸上,而依夫人却抬起头啐了一口太子妃,太子妃恼羞成怒,命奴婢拿来了绣花针,之后太子妃把十几根绣花针一起拿在手里,拼命的往依夫人的上扎着,依夫人她.......疼得昏死过几次,也都是咬着牙不肯求饶,最后一次昏死过去,就怎么都醒不过来了。随后,太子妃又狠狠的往依夫人上扎了好久,才刚过了她,随即依夫人发了高烧,醒来就是疯疯癫癫的了。”

    丫鬟艰难的讲出了当时的过程,上被冷汗浸湿,她是个胆小的女子,若不是太子下承诺她住进广华园,让她做主子,她是说什么也不想再回忆一次那天的事,每每太子妃虐待死一个动物,或者一个人,她都会连坐几天的噩梦,可是偏偏她又是太子妃的贴丫鬟,这些事每次她都会看到,其实她也算是万幸的了,竟然伺候了太子妃一年多也没被虐待死,该说自己命好吗?

    而枫熙耶听了却还是依旧面无表,而心里却汹涌澎湃起来,知道闫清清心狠手辣,平常死几个奴才也是正常的,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狠毒,有这样的手法,难道是自己太纵她了?还是她太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能一手遮天?

    “太子下......”丫鬟呐呐的出声,枫熙耶发了好一阵子呆了,自己是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还真怕太子下忘了让她住进广华园的这件事呢!

    “嗯?”枫熙耶回过神来。“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的他才想起来问这个丫鬟的名字。

    “奴婢名为香草!”

    “香草?不错的名字,本太子喜欢。即起搬进广华园,香~夫人。”

    “奴婢领旨谢恩。”香草谢恩的声音都有丝颤抖,这一切真的是真的吗?自己竟然摇一变成了香夫人了。

    “下去吧,去找管家给你分配个院子。”

    “是,奴婢遵旨。”香草兴高采烈的出了耶栖阁的书房,去找管家了。

    而枫熙耶又陷入刚刚的沉思。依香草所说,依是受不了闫清清说出的事实才大受打击,看来还是因为自己,虽然闫清清的毒打对她有很大的伤害,可是心病却是因自己而起,是自己没顾忌到她所想,像沫儿说的,她也是人,自己,自己真的错了。自己不该看轻依,从而给她带来这样的苦难,这样比让她留在依园更残忍。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治好她了。想罢,便抬起脚,往依园走去。

    而那边,香草刚刚出了耶栖阁的书房,便被闫清清叫了去,闫清清自是听说自己这个贴丫鬟在耶栖阁的书房同太子下待了许久,一阵妒火涌上心痛,见了香草就是一巴掌。把香草打的一愣一愣的,香草刚要求饶,闫清清便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香草自是不敢还手,硬撑着挨着闫清清的狠手。

    “你这个小蹄子,你就是本妃边的一条狗,也妄想去勾引太子下,谁给你的雄心豹子胆?”

    “启禀,太子妃,是太子下传奴婢去的,不是奴婢勾引的太子下。”

    “啪”又是一巴掌。香草本就不算清秀的脸已经被打成了猪头。

    “不是你勾引的?太子下能看上你这个丑八怪?你也不照镜子看看,你个下/货色。本妃今就让你知道不自量力的后果,你个死奴才。”

    “太子妃饶命啊,求求你,饶了奴婢吧!”香草看况不好,连连求饶,太子妃每每露出现在这副失控的表,就是要死人的时候了。

    “饶了你?做梦,本妃是眼里容不得砂子的,还留你在边勾引本妃的夫君吗?本妃岂会犯这样的错误?来人啊!拿皮鞭来。”闫清清狠狠瞪着香草叫嚣着,眼睛不停的冒出火来。

    香草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只得拼一拼了,若是太子妃拿来皮鞭,自己很快就要去见阎王了。

    “太子妃,您饶了妾吧,妾现在也是下的人了,您若是伤了妾,怕是太子下那边也不好交代。”

    果然,闫清清听了这句话停了下来,呐呐的看着香草半晌。

    “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妾句句属实,还望太子妃明察。”

    闫清清直直的看了香草半晌,终于嘴边出一抹媚笑:“哟,妹妹,怎么不早说啊,是姐姐的不是,既然你也是下的人了,就是妹妹,姐姐不该这么对你,快起来吧!”说着,上前扶起了香草。

    此时香草心里很庆幸终于逃过一劫,可是看着闫清清的那一抹媚笑,心中总是不安,似乎事并没有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谢谢太子妃娘娘。”

    “说什么见外的话呢!都是一家人,以后你就叫本妃姐姐吧!”闫清清似是很亲的把香草拉到边,二人齐齐在软塌上坐下,香草依旧战战兢兢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怯怯的叫了一声姐姐。

    闫清清笑着应了声,唤来麽麽拿来了止痛祛淤血的药膏。

    “妹妹,来,姐姐给你涂上,你看姐姐这是犯了什么混,把妹妹这如花似玉的脸打成了这样?”闫清清一面把上好的伤药往香草脸上涂,一面说着漂亮话,俨然忘了刚刚是谁骂香草是个丑八怪了。

    “姐......姐......还是奴......妾自己来吧,就不劳烦姐姐了。”

    “哟,妹妹这说的哪的话,咱们是一家人,自是要相互照顾的,妹妹受了伤,姐姐岂有不管之理?”闫清清说着,温柔的把药膏涂在香草的脸上,要说这药还真是好药,刚刚涂到了脸上,香草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了。涂抹完之后,闫清清又命人拿来了这夏季里最珍贵的冰块给香草敷脸,若不是香草见惯了闫清清的恶行,真的有些怀疑刚刚那个狰狞着嘴脸,狠命打自己的女人是不是眼前这位了。

    “妾谢过姐姐。”

    “不谢,妹妹好些了吗?”

    “好多了。”

    “嗯,那就好,想必你也累了,就在本妃这房中睡一会儿吧!”

    “这,这,妾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本妃叫你睡你就睡。”闫清清瞪了眼,香草只好弱弱的躺了下来,不安的闭上眼睛。没一会便闻见了一股子好闻的熏香味道,沉沉的睡去。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