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营救2

    “小米知错,还请太子妃稍安勿躁,想必太子下肯定会很快就把小郡主救回来的。”小米安慰到,她现在的任务就是稳住小沫儿,让主子安稳的待在以沫居是最安全的,她可是不想自己的主子去舍犯险呢!

    不过,小米的话小沫儿是完全没有听进去的,“不管,我也要去,点心。”

    “喵。”小沫儿一叫,点心就立马窜了出来,最近这个家伙乖巧懂事,深得小沫儿的欢心,而且自从上次魔界受伤回来,它的法力似乎更厉害了,能在小沫儿呼唤的时候第一时间出来。

    “你能找到枫熙耶他们吧?上次也是你找到的哟。”小沫儿一边忙着整理自己,一边对点心说,给自己换了简单行动方便些的装束。

    “喵呜。”点心点了点头,给小米气的真想拔光它的紫色绒毛,狠狠的瞪了它一眼。

    “太子妃,这伙山贼穷凶极恶,到时候肯定很危险的,您还是在府中等消息吧!”

    “不要,我要去救淑儿,小米,你若是再多嘴阻拦,我就把你送回林府,以后不要你跟着我了。”小沫儿看着小米喋喋不休的嘴,懊恼的威胁她。小米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再多说一句,她跟了小沫儿这么多年,她才不要离开,她要一辈子跟着主子。

    小沫儿这才满意了,一切准备妥当,又去马房牵了匹马就带着点心除了府。点心用灵力感应着枫熙耶所在的方向,一直指引小沫儿往城郊而去。

    城郊五尾坡是一片苍凉之地,本来京都的城郊也是较繁荣的,只是这个地方地势险要,不适合盖房养殖,旁边光秃秃的,连杂草都不生。也不知道幽兰抽的哪门子风,要在这里交换她的爹爹。此时,她依旧穿得是昨的藏青色男装,头发挽成男子的发髻,远远一看就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她的后站着两个男子,男子长得有几分相似,便是大虎和二虎,大虎手中抱着依旧昏睡的小郡主枫淑儿。

    在他们对面,枫熙耶骑在高头大马上,后则是一队侍卫押着山贼窝中的众山贼。枫熙耶眼中盯着对面大虎怀中昏睡的枫淑儿,危险的光芒从眼中迸而出。

    “你们把小郡主如何了?”木若其诺策马上前,冲着幽兰问道,虽然婴儿嗜睡,但这样的况下还会睡的如此熟,让木若其诺感到有些不对劲。

    “没怎么,不过为了让她听话用了点迷药罢了。”幽兰轻描淡写的说着,虽然心里紧张的要死,可还是故作镇定。“快放了我爹爹他们。”

    “放了他们可以,先把小郡主送过来。”这是枫熙耶见到幽兰的第一句话,语气冰冷如寒冬,让对面的幽兰生生打了个冷颤。

    “休想,你先放我爹爹,谁知道我把小郡主送过去,你会不会放了我爹爹?”

    幽兰的这句话让枫熙耶危险的眯起了双眸,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本太子堂堂枫溪一朝太子,金口玉言,你把小郡主送过来,本太子就放他们过去。”

    “哼!我才不相信,你先放了爹爹他们。”

    “哦?幽兰......你真要和本太子固执到底吗?”枫熙耶依然眯着双眸,盯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

    幽兰坚定的点头,她要看到爹爹安全了才放心。

    “木若其诺......”

    “是。”木若其诺应了声,拉过一个年纪轻轻的山贼,在他来不及反映之际就结束了他的命,其余还或者的山贼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为自己的同伴默哀,也为自己的命担忧着,而幽兰也是一惊,“你这是要干什么?”

    “本太子给你时间,考虑,要么把小郡主送过来,你们在牢中度过余生,要么本太子一个个的,慢慢的杀光你们。”枫熙耶说的很平静,而其中的深意却让被押着的山贼都冒出了冷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你.....”幽兰也火了,一把送大虎怀中抱过枫淑儿,锋利的尖刀就压在枫淑儿嫩的小脖子上面。“你就不怕我伤害小郡主吗?”

    “怕?这个又不是本太子的亲骨,本太子怎么会怕?”枫熙耶面无表的说着,眼中却在盯着幽兰手中的尖刀,手心全是冷汗。

    “你?我不信,我知道这个不是你的骨,可却是五皇子的遗孤,也是你们皇家的血脉,还是太子妃疼的女儿,我不信你不顾她的死活。”幽兰急了,若枫熙耶真的不在乎这个女婴她该怎么办?其实她原本是打算劫持小皇子的,她知道,皇家的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没什么在乎的,所以首先放弃了劫持一个府中的妃子或者夫人的想法,而劫持小皇子却是最有把握救出爹爹的办法,但是小皇子每天被闫清清保护的严严实实,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最后才把主意打到了小郡主的上,小郡主虽然不是太子下的亲生骨,可是太子下竟然为她摆了个如此盛大的满月宴,自是证明了这个小郡主在他心中的地位,而满月宴那天宾客满座,太子府上下必定忙得不得了,所以正是下手的机会,如此便有了她假扮丫鬟,敲晕娘,劫走小郡主这件事

    “本太子现在就告诉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本太子是不会为了她而放过你们这些山贼的。”枫熙耶嘴上硬着,装作毫不在乎,眼睛却依旧紧紧盯着幽兰手中的尖刀,只要这把刀再落下一分,枫淑儿便要受伤了。还没等幽兰回答,就传来一阵马蹄声,因为刚刚的势很紧张,马蹄声近了枫熙耶才听到,以至于刚刚的一片狠心之言,被马背上的小沫儿全听了去。

    “枫熙耶,你。”小沫儿愤恨的出声,没想到枫熙耶是这样的人,竟然不救枫淑儿,那他当初就不要朵茵茵生下淑儿好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绝

    “......”枫熙耶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这个时候也不是解释的时候。

    而幽兰看到太子妃,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太子妃,小郡主就在这里,只要你让太子放了我爹爹他们,我马上就送还小郡主。

    小沫儿很想马上点头答应,可是似乎自己说话不算,枫熙耶才是这些押着山贼们的侍卫们的真正主子,自己的话他们应该不会听吧,不过,还是要试试:“你们,快放了他们。”

    果然不出小沫儿所料,那些押着山贼的士兵听到小沫儿的命令手上完全没有放人的动作,只是看着枫熙耶,等待他的指示,见他没说话依旧纹丝不动。小沫儿又羞又恼,自己这个太子妃是白当的,根本没有人会听她的,虽然早就料到是这样,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恼火。

    幽兰见此一惊,眼巴巴的看着爹爹就在眼前被绑着却救不了。此时,山贼头头也看着幽兰:“女儿,不要管爹爹了,快走,离开这里。”山贼头头是知道眼前这个被自己抓过的男人就是太子了,这个人他们惹不起,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能逃一个就是一个,他不怨恨女儿,只怨恨自己的命就如此,现在只希望女儿逃出这里,平安的度过一生。

    “爹,女儿怎么会丢下你?呜呜呜......”幽兰哭了,她后悔自己当时的冲动,后悔看上了眼前这个俊逸无比的男子,因为这个男子不仅有着至高无上的份,还有了寒冰一般的铁石心肠,她知道,这个男人她不起,而且爹爹从小把自己抚养成人,一直宠有加,她却让这样一直疼自己的爹爹陷入了险境,她悔不当初啊!

    “闭嘴!”山贼头头后的侍卫,一鞭子打在了山贼头头的后背,喝令他不许在说话,这下可激怒了幽兰,她看着爹爹挨鞭子,似乎自己的心也被抽打了一样硬生生的疼。他们都是山贼,曾经打家劫舍,十恶不赦,却也有着至诚挚的亲,她决不许自己的爹爹受到伤害。

    “你,不许打我爹爹,否则我马上要了小郡主的命。”幽兰大声的喊着,手中的刀向下沉了些,锋利的刀刃马上在枫淑儿脖颈上划出一道细小的口子,有丝鲜血从伤口中溢出,虽然只是一点点,却让小沫儿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不要,不要,我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那就快让他们放了我爹爹,否则......”幽兰红着眼眶,怒目圆瞪,她此时心中竟做了同归于尽的决心,她若救不出爹爹,也要杀了这个小郡主,让他们也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

    小沫儿看着幽兰真要杀枫淑儿的样子,害怕极了,这一个月的相处,让她们似乎成了真正的母女,她们每天都会腻在一起,虽然孩子不是她生出来的,却凝聚着她全部的心血,这一个月的时间,小沫儿全心全意的待枫淑儿,饮食起居都细细的照顾着,不是亲娘却胜似亲娘。她要让枫淑儿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给她一个温暖的家,给她一个最疼她的娘亲,这也是她一直渴望的亲,所以,她看不得枫淑儿受到丝毫的伤害。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