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章小郡主失踪

    只是,事往往出乎人们的意料,待离正厅远了一些的时候,快步走的娘突然间后颈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出声,人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之前,一个婢女打扮的人,抱过了她怀中熟睡的女婴,迅速消失了。

    坐在正厅享受宴会的小沫儿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慌张,眼皮跳个不停。对着突如其来的不安,她很害怕,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

    “小米。”

    “太子妃娘娘,有什么吩咐?”小米发现了小沫儿的脸色很差,忙回到。

    “你快去看看娘,她抱着淑儿,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我这里心神不宁的。”小沫儿低声对小米吩咐着,小米点了点头,就跑出了正厅。

    一路走,一路寻找张望着,因为前厅枫淑儿的满月宴,所有下人们都很忙,所以路上几乎没个人影,刚跑出了不远,就发现了倒在路上的娘。

    “娘,娘,你怎么了?小郡主呢?”小米急急的喊着,可是娘却似乎没这么快醒来。“来人呐,来人呐,快来人啊!”

    喊了半天,才看到路过的的婢女,喊了人帮忙把娘救回了以沫居,自己则又往正厅跑去报信了。

    “太子妃,不好了,娘被打昏在路上,小郡主不知所踪。”小米声音压得很低,刚好小沫儿听到,也刚好传到旁边的枫熙耶耳中。两人一惊,纷纷起。枫熙耶吩咐了闫清清招待下宾客,自己就和小沫儿匆匆往以沫居而去。

    闫清清自是奇怪他们二人为何匆匆离去,可是自己要照顾宾客,只好先压下心中的好奇心,留在了正厅。

    “小米,到底是怎么回事?”枫熙耶边走边问跟在小沫儿后的小米。

    “回太子下,刚刚小郡主睡着了,娘便一人抱着小郡主回以沫居休息。而太子妃就突然觉得心神不宁,要奴婢前去看看,结果奴婢刚出了正厅没多远,便看到娘昏倒在地上,边没有小郡主,也没有任何其他人,所以奴婢忙大喊,来了女婢把娘扶回以沫居,奴婢就前去正厅唤太子妃了。”机敏的小米把事的前前后后都讲给枫熙耶听,希望可以帮助太子下快速找到小郡主。

    而一旁的小沫儿一言不发,低着头快步的走着,心里乱极了,想着谁会有可能抱走枫淑儿。首先她想到了依,毕竟依神志不清,还特别渴望着孩子。想到这儿,便停下往以沫居的步子,改变了方向。

    “沫儿,你这是?”同样焦急的枫熙耶看到小沫儿如此,连忙拉住她问着。

    “我去依夫人那里看看。”

    “好,走吧!”

    于是二人换了方向,往依园而去,依自从上次那个婢女差点被送去青楼,而跳井自杀后,就再也没有婢女敢那样待她了。这会在园子里晒太阳,眼睛眯着躺在躺椅上,子有些虚弱,脸色苍白。

    “依夫人,太子下和太子妃来了。”旁伺候的婢女跪下小声的提醒这依,依睁开了眼睛,看向已经走了过来的小沫儿和枫熙耶。

    依直直的看着枫熙耶的眼中有着怯懦,有着慕,而更多的似乎是恨!太子下好久没来看过她了。旁的婢女见她发呆,偷偷的拉了她的衣服一下,这个时候不是病发的时候,依还算正常。依这才回过了神,从躺椅上站起行礼,看样子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起来吧!”枫熙耶冷淡的说着。

    一旁的小沫儿东张西望了一番,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依夫人今可好?”这句话是对着依旁的婢女说的。

    “回太子妃,依夫人这两天况很稳定。”

    “有没有乱跑?”

    “没有,依夫人一直待在依园没有出去过。”婢女属实回答,小沫儿观察着依的样子,神色略微有些呆泻,衣服上有躺过后的褶皱,鞋底干净的如新的一般,神色也没丝毫异样。

    “那便好,好好照顾依夫人。”小沫儿说罢转走了出去,枫熙耶紧随其后,让依和婢女愣在那里有些迷茫的样子。

    “看样子不是依夫人。”出了依园小沫儿又恢复焦急的脚步,焦急的神色也显现了出来。

    “嗯。”枫熙耶没多说,大脑也在迅速的思索着,因为去依园浪费了些时间,枫熙耶和小沫儿赶到以沫居的时候,大夫已经把娘救醒了过来。她的样子很害怕,也很自责:“太子下,太子妃娘娘,是奴婢的错,奴婢没有照顾好小郡主,请太子下,太子妃娘娘治罪。”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错,快说说刚刚的事。”小沫儿尽量让自己理智些分析事,好早些找到枫淑儿。

    待娘把事的经过细细道来之后,枫熙耶和她也没能理出头绪。

    “来人。”枫熙耶冰冷的声音响起。

    “属下在。”木若其诺从门外进来应到。

    “快速派人搜索府内每个房间,还有派人去封锁城门,一个个的盘查,定要找回小郡主。”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枫熙耶抚着额头吩咐着。

    “是。”木若其诺领了命就飞出去办事了。剩下焦急的枫熙耶和小沫儿,枫熙耶坐在主位上低头思考着,小沫儿在房间里一圈圈的走着,焦急的眼泪心眼眶中打转,却固执的不让它流下。她告诉自己现在要坚强,女儿肯定在什么地方等着她,她还那么小,一定很怕。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淑儿,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这是怎么了?”林亿豪带着六夫人进了以沫居,看到里面这样一番况,也没顾得行礼就直接问道。

    “爹,娘......呜呜呜!”见到爹爹、娘亲的小沫儿一下子哭了出来,或许只有在爹爹娘亲面前她才会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吧!

    “沫儿,怎么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亿豪也意识到了事态严重,连连询问。

    “岳父大人,淑儿她不见了。”小沫儿泣不成声,枫熙耶起替他回答。心里有些酸,小沫儿和他之间还是很生疏,刚刚他多想沫儿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泣啊,可是她却不肯在自己面前袒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她不信任自己,不愿依靠自己,这个认知让林亿豪有些懊恼,可想了想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好压下了心里的酸楚。

    林亿豪和六夫人还有落儿顿时也有些慌了,居然敢在太子府公然把郡主劫走,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也没这个胆量与太子下为敌吧,若不是府中的夫人因嫉妒而做,就应该是朵落国七公主了吧,因为小郡主毕竟是她的骨

    而正在此时,广华园中,一个不是很繁华的房间,一个着婢女衣服的女子慌张的把一个女婴放到了上,随后用害怕得发抖的手拍了拍心口,差点吓死她了。她换下上的婢女衣服,拿出一的藏青色男装换上,头发也挽成男子的发髻,待这一切都做完了,便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谁?”着男装的女子紧张的问着。

    “小姐,是我们。”大虎低声回答着。女子忙开了门,此人正是幽兰。大虎和二虎进来后,幽兰在门口张望了一下,没看到什么人,便赶紧又把门关上。

    “小姐,太子下已经派人开始各处巡查了,一会儿怕是就要搜到这广华园中,听说也已经派了人往城门处,恐怕城门也封锁了。”二虎有些慌张的对幽兰汇报着。

    幽兰强装镇定的再一次整理了一下上的衣服,看了眼仍然在熟睡中的小郡主,刚刚那么喧闹的正厅她依然睡得很香,此时就更没问题了。

    “我们走。”依抱起枫淑儿,和大虎二虎就出了门,广华园北面有一面墙,墙的那面就是幽静的胡同,直通街市。他们直奔那堵墙而去,而他们刚刚从高墙爬出,府中侍卫就待人搜到了广华园,而他们听着渐进的脚步更是加快了步伐,在太子府没有被完全包围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侍卫们搜过了府中的每一个园子,每一个房间,包括耶栖阁和艳清阁,自然依园和以沫居是除外的。而最终的结果仍然是毫无收获。枫熙耶激动的大发脾气,御林军又开始在城内的大街小巷搜索,城门早已被木若其诺封锁。

    “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大虎、二虎和幽兰三人看着街上紧张的局势,躲在隐蔽的小巷讨论着。

    “先找个地方落脚,你们俩藏好这个孩子,我回太子府去送信,要求他们交出爹爹。”这个时候的幽兰仿佛和之前的幽兰有些不同,也许是眼里散发着仇恨的光芒吧!是的,他恨枫熙耶,她为了这个男人,千里迢迢的从山贼窝来到了京都,以为自己什么都会有了,会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富家少,可是枫熙耶却连正眼看过她都没有,还羞辱了自己,抓住了爹爹,她怎能在忍耐下去,那是她的爹爹,从小到大把她宠上天的爹爹,要不是她任,爹爹也不会到这般田地,她一定要救出爹爹。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