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杀鸡给猴看

    “......”枫熙耶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可以说,闫清清去下毒是他指示的,他只是告诉闫清清弄掉依腹中的骨,至于方法,却是闫清清选的。

    “你默认了?”小沫儿见枫熙耶不说话,追问着,一颗心在不停的颤抖着,看样子就能想到了答案,可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

    枫熙耶还是不言不语,因为凶手不是闫清清,至少只能算得上是帮凶,主谋是自己呢!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的妃子害死了你的孩子,又让你的女人疯了,你竟然还坐视不理,你真是个烂人,是个垃圾。哼!停车,快停车!”

    小沫儿激动了,这样的男人,她才不要和她同坐一辆车,太可怕了。马车“吱呀”一声,停了下来,小沫儿甩开枫熙耶拉着自己的手走出去,跳下了马车,还好马车已经走的离太子府不远了,小沫儿提着裙子就跑了回去,枫熙耶站在马车上,望着小沫儿的背影,思虑着。自己错了吗?沫儿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呢?依是个青楼的女子,她的子嗣只会玷污了皇室的血脉,生下来也会得不到疼,也会不被皇室所接受,自己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了,沫儿为什么要这样呢?真是弄不明白。

    小沫儿一路跑回以沫居,惹得下人们侧目,纷纷猜测着,这太子妃怎么了,怎么这么不顾形象的奔跑着?

    以沫居中,曾柔儿已经等在这里好久了,看到小沫儿跑了进来忙迎上去。

    “姐姐,你怎么了?”

    “呼呼......柔儿在啊,我,没事。”

    “那姐姐为什么要跑?”

    “呃......柔儿,你知道依夫人的事吧?”

    “嗯,有所耳闻。”曾柔儿是听说过的,毕竟自己园子里的丫头也是很八卦的。不过风轻云淡的她对这些都是不关心的。

    “柔儿,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太子下可以纵容自己的妃子害了自己的孩子和女人。难道他就这么宠闫清清吗?那个可是他的亲生骨,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柔儿,我们的夫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曾柔儿无语,她不知道枫熙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因为她并不关心这个,她进府多年,一向柔弱似水,枫熙耶要她怎样她便怎样,就算枫熙耶不对了,她也不会反抗,因为他是她的夫,而且份显贵,她一直只有服从,听从的分。并无他想。直到小沫儿的出现,仿佛才有了自己的思想。

    小沫儿见她不说话也不多问,傻愣愣的坐在那里,脑中一片混乱。忽然间,坐起,往外走去。

    “姐姐你要去哪里?”

    “去依园。”小沫儿回答了曾柔儿的问题便往依园的方向走去,曾柔儿默默的跟在后,小沫儿这样她不放心。

    依园中,一个婢女正在训斥着依:“你说说你,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把衣服弄得这么脏,还要给你洗衣服,你说你烦不烦,去去去,换衣服去。”

    “哼,你这是在和你的主子说话吗?”小沫儿愤怒极了,在为依打抱不平,即使这个女人疯了,也是她的主子,她怎么可以这样?

    婢女回过头来,看到是小沫儿和曾柔儿,马上跪下行礼。

    “奴婢参见太子妃、柔夫人。还请太子妃饶命,只是依夫人她每天都把衣服弄得又脏又乱,奴婢......”

    “闭嘴,你是奴才,职责就是伺候你的主子,可你呢?洗个衣服就如此不满,到底你是主子还是她是主子?还有依夫人明明穿得就是昨的衣服,你有给她换过衣服吗?你是不是在太子府做的不开心想换个地方了?”平时不计较的小沫儿今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狠狠的训斥着眼前这个婢女,好似所有的火气都要撒在她的上。

    “奴婢不敢,太子妃饶命,太子妃饶命啊!”婢女见小沫儿发了火,迅速跪下求饶,不停的磕着头。而小沫儿今似乎并不打算打发慈悲。

    “来人啊。把这个婢女拉下去,打十个板子,以后去洗衣房干活吧!”

    “不要啊,太子妃,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敢了,您绕了奴婢吧!”婢女跪着往小沫儿这边爬来,拉着小沫儿的裙角拼命的哭诉着,小沫儿往前一步,甩开了婢女,便有几个家丁过来,把婢女拉走,一会儿功夫后,柴房的方向就传来“嗷嗷”的惨叫声,小沫儿听得有些不忍心,可是,这样杀鸡给猴看是有必要的。否则,依以后还是要被欺负的。

    依看着小沫儿,一直静悄悄的,眼中有丝怯懦,也有丝感激,她似乎疯的不是很严重。

    “哟,这是怎么了?”一声媚的女声,从依园的门口响起。小沫儿往声音的源头看去,一艳红的闫清清扭着水蛇腰款款而来。

    “奴婢见过太子妃。”院子里的下人们纷纷请安,闫清清带进来的几个婢女也同时给小沫儿请安,两个太子妃还真是奇怪的不得了。

    “姐姐来了。”小沫儿面无表的一句话,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让傲气凌然的闫清清一颤。不过随后还是她傲人的高峰,迎了过来。

    “妹妹,你这是?”

    “姐姐无需担心,妹妹不过处置了个没大没小的奴才罢了。”

    “哦,原来如此,本妃道是怎么了呢,一片慌闹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一个奴才,卖去青楼便是。”

    此时刚刚被打了10大板的婢女刚刚步履艰难走回依园门口,听到闫清清如此说来,神色惊慌极了,忙又跪了下来,“砰砰”的磕着头:“太子妃,不要啊,奴婢不要去青楼,您饶了奴婢吧,让奴婢做牛做马都可以就是不要让奴婢去青楼啊,太子妃,奴婢求求你,求求你啊!呜呜呜!”声嘶剧烈的哭求声回在依园,所有下人们都慌张的低着头,恐怕殃及自己,依也低着头,肩膀有丝颤抖。

    小沫儿虽然有杀鸡给猴看的意思,可是并不想把她送去青楼啊,女孩子家进了青楼,这辈子就毁了。岂料闫清清上前对着地上的婢女就是一脚:“蹄子,饶了你的命已经是最大的恩德了,还不快快谢恩。”

    被踢得栽倒在地的婢女一愣,似是知道了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眼睛呆泄了起来,机械般的谢了恩,就起往外出去,小沫儿刚要开口叫她,哪知闫清清拉过了她的手:“妹妹,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她犯了错就要得到应有的惩罚,妹妹可别怪本妃心狠,太子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没个威信,奴才们迟早要骑到主子头上来,妹妹说是不是?”闫清清话里有话,表面上温和的笑着,却让小沫儿更加心寒,依在一旁已经脸色铁青,却一声都不敢出。

    小沫儿回想起来自己魂魄离体那天,被闫清清活活施暴而死的那个女子,她是不是该庆幸依还活着呢?还是死了解脱了才好?

    “姐姐说的是。”小沫儿脊背发冷的应了声,没想到自己这般倒害了那个女婢,她再有不是,也不至于沦落至此,看来自己今天又错了。心中怀有深深的自责,出了依园,依园的主子、丫头也都散了开去,闫清清甚是得意的回自己的园子了。很意外,枫熙耶在艳清阁。

    “下,您,怎么来了?”

    “怎么?本太子不能来你这艳清阁?”

    “不是,怎么会呢?清清可是无时不刻都在挂念着下,希望您能来呢!”闫清清冲着枫熙耶扬起招牌似的魅/惑笑容。

    枫熙耶笑了,笑得高深莫测。“为什么疯她?”

    闫清清一愣,随即小心谨慎起来:“下说的什么话,清清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不该做得清清没做过的。”

    “哦?在本太子边这么久了,你该知道,本太子最痛恨撒谎的女人。”

    “噗通”闫清清跪了下来,她终究对枫熙耶的秉是知道些的。

    “下明察,清清只是除掉了那个不该来的孩子,其余的清清什么都没做啊!”

    “是,那个孩子是本太子授意你做的,可是你要知道,本太子没要你去说些不该说的,依怎么疯的你知道吧?还有依园里的婢女都是你的人吧?”枫熙耶用你过得是疑问的句子,却是肯定的口气,在太子府中发生的一切,他若是不知道,他这个太子做的也就太失败了。

    终于闫清清低下了头:“清清知错。”

    “你不要以为你是殇儿的母亲,又掌管着太子府的内务,本太子就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要在本太子面前耍心机,否则......”枫熙耶顿住了,并没有说下去,可就是这个省略的可能就让闫清清的心生生的打着寒颤,这个男人心狠的时候太过可怕,就从他狠下心除去自己的亲骨的时候,闫清清就知道了。虽然她也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害怕眼前这个她深的男人。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