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见面就吵架

    想找些什么东西出出气,却发现帐内除了一张,一张木桌和椅子以外,根本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算了,摔桌子,走了过去,对着桌子废了半天的力气,却也只抬起了一半,已经累得气喘嘘嘘了。狠狠的放下桌子被抬起的一端,一脚踹了上去,桌子纹丝不动,自己的脚指头却疼得不得了,蹲在地上哇哇大叫。幻化成一点点的小点心实在看不下去了,从袖子中窜出,“喵喵”的叫着,又她的手,似是安慰。小沫儿抱起还很虚弱的点心,摸摸它紫色的绒毛:“还是你好。”

    小沫儿抱着点心坐在了大帐内的上,一点点的冷静了下来,发现枫熙耶有些不对劲,还是问问清楚的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有空过来见见自己。正想着,大帐外便有人求见。点心赶紧又幻化成很小的样子,窜回小沫儿的衣袖之中。

    “太子妃,属下郭军。”原来是郭军,几年前小沫儿随枫熙耶去柳城的时候,随携带的护卫,小沫儿低头思虑了片刻想起这样一个人来。

    “进来吧。”小沫儿起走到桌子旁的椅子上,对大帐门口的郭军说道。

    郭军应声而入,战战兢兢的看了眼小沫儿,有些犹豫的开口:“太子妃,太子下在前面军帐喝醉酒了,军中没有女眷,还请您前去照料。”

    小沫儿一听便火了,刚刚骂了自己,又把自己关在这个该死的大帐里面,现在喝多了要又要自己去伺候,哼,想得倒是美。

    “诶呀,郭军啊,你看本宫这头,一直疼着,怎么也不好,怕是着了凉,别把病气过给了太子下,还是随便找个人照料比较好。”小沫儿支着头杵在桌子上,尽量装的柔弱一点,也不知道人家郭军会不会相信。郭军为难的皱了皱眉,这可如何是好?太子下可是口口声声唤着太子妃的名字,他才来的,没想到这太子妃却不愿意去伺候,若是别的女子早就扑上去了吧?

    “那好吧,太子妃您早点歇着,若是不舒服就宣军医来看看吧!”

    “嗯!”小沫儿低声嗯着,没再抬头看郭军,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近及远,最后听不见了才抬起头。哼哼!得罪本小姐,本小姐记你一辈子。

    还没得意多久,便听到一阵吵吵闹闹,有些不悦的起,走到大帐门口张望。郭军和一个没见过的侍卫搀扶着枫熙耶往这边走来。

    郭军有些为难的看着小沫儿:“太子妃,太子下说要回大帐休息,所以……”

    “那就让他去休息,来本宫这大帐干嘛?”

    “回太子妃,这个……就是太子下的大帐,”郭军吱吱唔唔的说着,小心的查看着小沫儿的脸色。

    “哼!原来如此,那你给本宫安排别的营帐吧!”

    “启禀太子妃,行军中大帐紧缺,这样吧,您去属下的营帐,属下和几位士兵就去外面凑合一宿吧!反正这天也晴的很,应该不会下雨。”郭军此言一出,旁边跟着扶枫熙耶的侍卫表煞是可怜的看着小沫儿,估计是想知道这太子妃是不是忍心把他们赶去睡外面吧!小沫儿看了看有些沉的天,不悦的接过醉醺醺的枫熙耶,“那好吧,你们回吧,本宫和太子下睡一个大帐。”

    如此,郭军和另一个侍卫乐呵呵的把枫熙耶交给小沫儿就走了,他们的任务完成,这回该不会被骂了。

    小沫儿费力的把枫熙耶扶回大帐之内,闻着他浑的酒气气就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把他摔在了木板上,发出一声哀鸣,本来醉的不省人事的枫熙耶偷偷的皱了一下眉。小沫儿胡乱的把被子往枫熙耶上一盖,自己就走去桌边,坐到椅子上生闷气去了,她才不管那许多。枫熙耶姿势很不优雅的趴在上,心里想着这丫头还真狠心,就这样不管自己了。微微动了动,嘴里胡乱的溢出一句:“水……”

    小沫儿闻声抬头,小声咒骂了一句:“渴死你活该,哼!”扭过头去当作没听见。

    枫熙耶听到了她的话,不由恼火,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又微微动了动嘴,喃喃出口:“清清,清清,本太子好渴,快拿水来。柔儿……”

    小沫儿闻言,真想破口大骂,这头种/马这个时候还想着他的那些女人,而且不止一个,还是两个,还真是花心死了。还好自己不喜欢他,否则,岂不伤心死了,冷冷的哼了一声,还是不理他,任凭他去自生自灭去。

    枫熙耶看她没有反映,这下可气急了,一下子坐起子,冲着她大喊:“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自己的夫君醉酒却连一口水都没的喝,你这妻子做得可真尽责!哼!”

    小沫儿震惊着抬头看他,这家伙不是喝多了吗?怎么这会儿像个没事人一样了?难道他装醉?思及至此,她也不管那许多了,站直子,叉着小蛮腰,一副母夜叉的样子:“就不管你怎么了,找你的清清和柔儿去,堂堂一国太子装醉消遣我这个小女子,你也干得出来,我还真是佩服你!”

    “你这个女人,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简直就是泼妇,夫君口渴不知侍奉,还恶言相向,有违妇道!”枫熙耶坐在上张牙舞爪的和小沫儿吵起来了,这哪是那个枫溪王朝的太子?简直和个沉不住气的愣小子一般。

    “我就有违妇道怎么了,看我不顺眼你休了我啊!反正你府中女人多的是,也不缺我这一个,把我休了还给你府中省下不少银子和粮食呢!”小沫儿继续出口反驳,一句也不让,小腰叉着,子还一抖一抖的,那模样象极了泼妇骂街。枫熙耶看着气的差点咬碎了一口洁白的小牙,这女人竟敢和自己这般顶嘴吵架,看来是惯坏她了。

    “你别以为本太子不敢休了你,哼!本太子这就休了你,看你以后还如何嚣张!来人拿笔墨来……再拿壶茶过来!”

    …

    门外没有任何动静,郭军早领着人躲得远远的。

    “啊!该死,人呢?”枫熙耶真是气的要跳脚了,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了大帐门口,大吼一声,“来人啊!”

    郭军这才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看着太子的快滴水的脸弱弱的应声:“属下在,不知太子下有何吩咐?”不是在装醉吗?怎么醒了过来,还被气成这样?这太子妃还真是有本事!

    “拿笔墨、和茶过来!”

    “是!”郭军小跑着就去办事了,恐怕再慢了一步被枫熙耶生吞活剥了。片刻,一壶茶和笔墨纸砚就放到了大帐的桌子上。

    “太子下,若没有别的吩咐,属下就先退下了。”

    “嗯!”枫熙耶低着头的样子和刚刚的小沫儿如出一辙,都是两张压抑着想发狂的脸。

    郭军走了之后,小沫儿颠的走过来研墨,口中也不饶人:“写休书吧,太子下,妾给您研墨。”

    枫熙耶拿着笔的手都在打颤,这该死的女人,竟是巴不得自己休了她呢,自己偏不让她得逞。想着“啪”的一声,把笔甩下,暗黄的纸上晕染出一片墨迹,似是两人此刻的心般黑暗。

    “你干嘛?怎么不写了?”小沫儿看了那纸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

    “哼!写了休书岂不合了你的意?你当本太子是白痴吗?”

    “你本来就是白痴。”这句话小沫儿是很小声嘀咕出口的,却是还被枫熙耶听到了,手狠狠往桌子上一拍,先前结实无比的桌子立马断成两截,轰然倒地。

    小沫儿被吓到了,后退了一大步:“你,你要干吗?”

    枫熙耶看着小沫儿害怕的样子,心里才稍稍舒服了一些。“本太子要干嘛?本太子今天就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教教你该怎么服侍你的夫君。”

    此刻的枫熙耶,面色沉,一双凤眸紧紧的盯着小沫儿,一眨不眨,小沫儿从里面看到了/的色彩,天啊!太可怕了,没想到枫熙耶也有这么可怕的时候,小沫儿简直被吓傻了,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枫熙耶抱到了那个帐中仅有的一张上。

    “你,你要干嘛?”小沫儿强装镇定的问着。

    “本太子要干嘛?问的好,本太子的太子妃过门已有四年了吧?本太子却从来没宠幸过你,你是不是觉的很委屈呢?嗯?”枫熙耶把小沫儿压在下,语气很是不悦,他似乎压抑了很久的样子,的确,他压抑了四年了,小沫儿失踪三次,每次都给他很大的打击,他变得越来越暴扈,越来越喜怒无常,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再干些什么。

    加之这次醒来,他总觉得记忆中缺失了些什么,心更是不佳,皇上隐瞒的很好,其他人也不敢多嘴,他只以为自己一直在昏迷了。小沫儿又失踪了这么久,没想到再见面是在两朝交战时,而且她边还有个武功高强的男人,他嫉妒,他疯狂的嫉妒,看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没什么的,可是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如此保护她,她这么久到底又去了哪里?无数的问题还没说出口,两个人却已吵得不可开胶,看来,他还是要先向她宣布一下自己的份好了,否则过了这么久她似乎忘了呢!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