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给本王把这个讨厌的女人拉走

    这么白痴的想法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慢慢的滋长着,而魔狱似乎并不着急,让他自己慢慢思考着。

    可笑的是,没有多大功夫,八王子便已下定决心,他要继位称王。

    魔狱表面露出欣慰的表,亲的和八王子拥抱,心里却笑话着这个废物,这般的谎言,恐怕也只有他会信以为真了吧!

    搞定八王子这个废物,比魔狱想象的还要简单,八王子那边刚应承下来,他便吩咐属下去做准备了。

    魔王宫中,侍卫在尽职的巡查着各处,如此时刻,每个人都紧张万分,也许一个不小心,小命就丢了。魔王和九王子只是稍作休息,并没有心思去睡觉,小沫儿也是心中不安,睡了一会儿就在噩梦中惊醒。用袖子拭了拭额头的冷汗,起去看了睡在旁边软塌上的点心,点心睡的很沉,也许是药物的作用吧,微弱的呼吸让小沫儿心中一窒,都是为了自己,点心才受这样的罪……唉……

    而大王子那边,派了很多士兵去了皇城的各大青楼、赌坊都没寻找到八王子的下落,让宫内一大批人为他揪着心,不过也不乏一些看闹和幸灾乐祸的人。

    八王子是在第二天傍晚回来的,守宫门的士兵忙打开大门把他请了进来,不过,没有人注意到,八王子是只一人出宫,回来的时候却带了几个随从,进得宫门,还未等守宫门的侍卫把们关上,便有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把他解决掉了,在这个朦胧的傍晚,没有丝毫生息,很快,尸体被拖到隐蔽的角落,几个人迅速从宫门窜入,在巡逻侍卫巡到这里的时候,代替了的死者的位置。

    之后,八王子毫无顾忌的带着两个随从往宫中走去,而宫门那边,也一直有人在侍卫巡逻的空档钻入,散开,隐秘在暗处。

    而小沫儿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匆匆出了房门,问过侍卫九王子的所在便往那边去了,后面两个黑衣紧紧跟在后,只是刚没走过几个回廊,就被黑衣一手拽到暗处,一手捂着嘴。

    “小姐,不要出声,危险!”

    小沫儿点了点头,黑衣才放开小沫儿嘴上的手。黑衣朝自己的兄弟使了个眼色,另一个黑衣便起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小沫儿和黑衣躲在暗处,观察着前面的几人。

    “王叔,你可是答应过我不伤害父王和王兄、王弟的命的。你别忘了。”八王子有些担心的再次出口。

    魔狱显得有些不耐烦,但是不想在这个关键时刻横生直接,只好耐下子,拍了拍八王子的肩膀:“老八,你就放心吧!王叔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小沫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眼前那个自称王叔的人她是没见过,不过他的声音她可是记忆犹新,仿佛是从地狱传来一般,就是那个抓了她要威胁九王子,伤了点心的人。

    旁的黑衣仿佛感到她的不安,安慰似的拍了她一下,示意她给他走。况如此危险,小沫儿只好听从黑衣安排,心里也明白了两个黑衣的用意。

    另一个黑衣几个飞,就来到了九王子休息的寝宫,急急的敲了门。

    “谁啊?”屋内传出九王子疲惫的声音。

    “九王子,是属下!”

    九王子听了来人的声音,急急起开门,“不是让你守在她边吗?怎么到本王这来了?”九王子的声音凌厉,满是责备。

    黑衣没有多言,马上把刚刚见到八王子和魔狱的事禀告与九王子,九王子心中暗骂八王兄的蠢顿,竟然勾结上了王叔。心中急的不得了,刚要同黑衣一同前往去保护小沫儿,突的想起这时最危险的是父王。

    “黑衣,你立刻去保护在小姐边,你们兄弟二人再不可离开半步,把她带往父王的寝宫。”稍作思虑,九王子下达了命令,恐怕小沫儿在他边,才能安全吧,任何人的保护都不能让他放下十足的心思。

    黑衣领命而去,自己也马上奔向父王的寝宫。可还是来晚了一步,魔王的寝宫中,魔狱一把锋利的短刀架在魔王的脖颈之上,旁边站着八王子,神色有些紧张,口中还不听的说着不要伤害父王的话。

    魔狱终于被他扰的烦了:“闭嘴,你这个废物。”

    八王子一下呆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魔狱:“王叔,这是你答应侄儿的。”

    魔狱嘲讽的一笑,给旁的属下使了个眼色,那人立马心领神会,上前制住八王子,八王子仍是不可置信的大声吼叫,魔王痛惜的看着自己这个愚蠢无比的儿子,想说的话都哽在了喉中。

    九王子急急的踹门而入,魔狱有片刻的愣征,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自己这次定不会再大意,让到嘴的鸭子跑了的。

    “九贤侄,你可来了,王叔还真是想你呢!”

    九王子沉的脸色更加黑了,外面已经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快把我父王放开。”九王子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魔狱,似是要喷火一般,他此刻很想把这个亲叔叔碎尸万段,即使五马分尸也解不了他的心头之恨。

    “哈哈哈哈,侄儿,你这是在和王叔开玩笑吗?不过,只要你父王,也就是本王这个亲的王弟,肯拟一封禅位的诏书,本王一定会让你们下半辈子在牢中安全的度过的,哈哈哈哈……”一阵狂野的笑声在魔王寝宫中一直盘旋。

    紧随着的又是一阵八王子的吼叫,骂什么魔狱背信弃义之类的,可这个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你休想,哼!”短刀下的魔王没有丝毫的畏惧,他死也不会把王位禅让给这个冷血无的王兄的。

    “嗯?是吗?这个时候王弟还在呈英雄啊?”魔狱把短刀像魔王的脖颈又靠近了些许,锋利的刀刃轻轻的挨上魔王的脖颈,一丝鲜血划落而下。

    “父王。”

    “父王。”同时两声急切的叫声响起,一个是八王子,一个便是九王子了。八王子即使再混账,在废物,还是顾忌着自己父王的命啊!只是他太蠢顿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父王这么多年骂的一点都没错,自己的确蠢顿之极,悔恨的泪水留下,却已为时过晚了。

    “王叔,不要伤害我父王……”最后九王子不得不咬着牙,叫了声魔狱王叔,声音也低声下气起来。听得魔狱好生畅快。这个一直不可一视的九王子,也会低声下气的求他,怎能不高兴。

    “王叔,你放了我父王,侄儿来给你做人质如何?”九王子眼神中充满了诚意,看着父王脖颈中低下的血液,急急的说着。

    魔狱停下他邪恶的狂笑,似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九王子又接着说:“王叔应该知道我父王的脾气,他是宁愿死了也不会禅位给你的,若是你敢伤他命,我定会不饶你的。”这句话十足的威胁成分,

    “若是你放了我父王,我给你做人质,也许你还能搏一搏。”九王子给魔狱说着,完全是为他着想的意味。

    魔狱开始低头思考,旁边的魔王刚要张口阻止儿子,被魔狱一掌打在后颈,昏了过去。

    魔狱思虑着,屋子里的气氛压抑的很,这是个生死存亡的时刻,走错一步都将万劫不复。

    “好。”一会儿功夫,魔狱开了口,眼中满是算计,“不过……”话锋一转,九王子心中顿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要先自废其魔法和武功……”魔狱说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九王子动作。

    九王子一顿,若是这样,自己就形同废人了,可是,眼前还是救父王重要。

    于是,当小沫儿和两个黑衣闯进屋子的时候,便看到九王子自废武功和魔法的一幕。小沫儿虽不懂,但看到了旁的两个黑衣大喊不要,也明白了些什么。

    急忙走上前去搀扶九王子,和被魔狱推过来正在昏迷中的魔王。

    九王子武功和魔法废了,他便在不需要顾忌什么,在一旁冷冷的发号使令:“去把本王的九贤侄带过来,本王倒要看看这王弟两个儿子都在我手中,他还拟不拟这禅位诏书。哈哈哈哈!”

    两个黑衣自是不肯把九王子交出,不过奇怪的是九王子却自己往魔狱那边走去,上似乎带着一丝决然,一丝破釜沉舟的意味。小沫儿心中的不安已经到了极点,毫无犹豫的一把拉住九王子,眼中满是担忧,九王子回头望了望她,想着沫儿这般担忧与自己,死了也能瞑目了。

    “把小姐拉走。”九王子收敛了眼底的窃喜,恢复了之前的冰冷。小沫儿死死的拉着他,就是不肯放手,她只觉若是放了手,他便再也回不来了。

    九王子怒:“没听到本王的话吗?把这个讨厌的女人给本王拉走,本王不要看见她。”

    说着违心的话,九王子直觉心中无比的疼痛,可现在只能这样了,不是吗?

    两个黑衣见到九王子大怒,只好都来拉小沫儿,小沫儿只得硬生生被黑衣掰开紧攥着九王子的手,豆大的泪珠不停的划落下来。两个黑衣强硬的将她拽出了屋外,任凭她不断的哭泣、嘶吼,九王子的心也被一寸一寸的扯裂。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