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笑容让人觉得悲伤

    皇上也疼小沫儿,可是,他乃一国之君,百姓的安危、祸福大过一切,他只能如此,每每思及到自己的这个儿媳,他就觉得心里满是亏欠。他亏欠她,亏欠林家都太多太多了。

    “唉!”

    “皇上,您又叹气了!”静皇后端过一杯参茶,看着自己侍奉了二十几年男人,虽说没有过,可也有了类似亲的感,看着他难过,自己也会不忍。

    枫之凌接过参茶,浅尝了一口,又放回盘子中,他本不想喝,不过却又不想辜负了静皇后的一片苦心,所以喝了,却又觉得食之无味,于是放下。静皇后见此,也没再勉强,近来皇上越发的显老了,乌发中偶尔会闪出几根银丝,而且,眼中一直都有着哀伤。

    “皇上早些歇息了吧,沫儿她吉人自有天相,您要保重龙体。”虽是劝着皇上,自己却先湿了眼眶,亿豪哥哥,静儿没能照顾好你的女儿,静儿惭愧啊!

    “嗯。”枫之凌点头,安慰似的拍了拍静皇后的肩膀。静皇后连忙用帕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唤了远公公进来。

    远公公手中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一片片的小牌子。静皇后亲自上前端过:“还请皇上看看今天翻哪位妹妹的牌子。”

    枫之凌的眼神暗了暗,满腹的无奈,刚想让静皇后拿走,静皇后似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皇上,今朝中已逐渐恢复稳定,还请皇上宠幸后宫以示安慰,现在后宫已经怨声载道了,臣妾知道皇上烦心,可,拖不得了。”

    枫之凌听了有些头痛,可是也知道不能拖了,可是,唉!随便翻了一个牌子。静皇后这才放下了心。

    场景转换,此时的魔界九王**中,沫苑……

    “那,你们给我听好了,把我隔壁的房子,通通给我扒了,我要建造一间大浴池,记住,不要金子的,那些什么金子别给我放进来,真庸俗!”

    小沫儿叉着腰,站在凳子上,像是故意和九王子做对对着下面的一群工匠呼来喝去,竟说着讨厌金子的话。毫无淑女形象,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九王**给弄得鸡犬不宁,九王子还是不让她出宫,好,她就不出,在这儿一样的闹。

    “是。”下面的一甘人等,恭敬的应着,九王子可是吩咐了,对这个女人要言听计从,看来这个女人以后有可能成为九王子妃也说不定,要好好的巴结着才是。

    “好吧,开工吧!我看着你们。”小沫儿命令着所有人开工。往隔壁的屋子进发,而自己跟在后面吆五喝六。后的小丫头鄙视的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真把自己当初九王子的女人了?看她那发号施令的样子,小丫头就很是不爽,不过自己也不敢说什么,因为九王子宠她真的是宠到了天上。自己伺候九王子几十年,九王子一直没有纳妃,连侍妾都不曾有过一个,还听闻九王子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女人了,之前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心,却没能留下她,现在怎么又如此宠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什么好,不过脸蛋稍微漂亮了些,但是和那些大家闺秀比起来也算不得出众,而且子极差,没有丝毫淑女的样子,我们优秀的九王子怎么会喜欢她呢?哼!真是没道理。

    折腾了一天,隔壁的屋子已经被这些工匠移为了平地,小沫儿看着满意的很,其实建浴池直接在屋子里面弄就好了,可她偏偏说讨厌房子是满是黄金,要拆了重建,九王子笑着看她,沉默应,并找来了魔界最好的工匠师傅。

    “你们,明天早上早点过来,抓紧施工,我会画张图纸给你们的。”小沫儿说罢,遣散了众人,正巧,九王子从门口走来。

    “怎么?沫儿很想快些建新的浴室吗?”

    小沫儿听他叫自己沫儿浑的不自在,这可是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叫呢!

    “我说九王子,别叫这么亲,本小姐姓林,名以沫,你还是叫我林小姐的好。”

    九王子眼神暗了暗,心里一丝丝的抽痛,不过还是强撑起笑脸,他要努力让沫儿上自己呢!

    “好,林……小姐,你很想快些建造好浴池吗?那你画张图纸,明本王用魔力帮你,如何?”

    话音刚落,一旁的小丫头就急急出声:“九王子,您怎么可以?魔力这么珍贵,您要建造房屋会浪费几十年的修行啊!请您三思!”

    “住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九王子看着这个多事的小丫头气恼的呵斥着。

    小沫儿听了她们的话语,不免有一点感动,和一点点的不自在。

    “谁要你用魔法建造了?再说我也不怎么着急,只不过不想和你用同一个浴池罢了,你明天要他们先送个木桶来就好了。”

    九王子听了点头,心里却厌恨这小丫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小丫头看九王子森的眼神有些害怕,便退后了一步,低下头不再出声。心里却更怨恨了小沫儿,自己明明是为了九王子好,九王子却不领,还要骂自己,以前虽然没有对自己好过,却也没用这样森的眼神看过自己,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的错。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让九王子这么宠着她!哼!

    没出十,一个浴室便建造好了。浴室的里面,是个陶瓷的圆形大浴缸,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足够装进三四个人了。小沫儿满意的看着眼前自己设计的结果,微微笑着,这是她仿照二十一世纪豪门别墅中的浴缸画的,说明了要陶瓷的,九王子便连夜找了陶瓷工匠烧制,当然价格也是不诽的,整个屋子拆下的黄金就只换了这个浴缸。工匠们对她这个提议赞不绝口,以前都是烧些碗啊,盘子的,大件的也就是些大花瓶,这位姑娘还是第一个要用陶瓷烧浴缸的呢!小沫儿美滋滋的听着陶瓷工匠夸自己的创意,其实这些在二十一世纪再普遍不过了。前世,她没能享受,这世都补了回来。

    “怎么样,还满意吗?”一个低沉的男声,打破了小沫儿心中的宁静。九王子一袭白衣出现在浴室的门口, 他穿了白色的衣衫穿了一百多年,从没换过颜色,只因,某个女子说,穿白色衣服的男人好干净,好有气质。所以他从此一白色,再也没有其他色彩。

    小沫儿转,“你怎么来了?”

    九王子对小沫儿的态度不以为然,“这是本王的宫,本王自是想到哪就到哪了。”

    “哼!”小沫儿转头,不理他。

    九王子笑,“还没说满意不满意呢?”

    “满意,当然满意,我自己设计的嘛,你可不要羡慕哟,比你那黄金的好看多了吧?”

    九王子但笑不语,看着这一室的白色,倒是觉得配极了自己。

    “那林小姐,可否让本王也用用你这浴缸呢?”

    “哼,想的美,我的东西,才不给你用。”小沫儿嘟着嘴,头偏向一边,样子可极了,让九王子想起一百多年前,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她一白色纱裙,在溪边嬉戏,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绝傲不羁的九王子,他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笑的这么开心,这么没有任何顾忌。于是他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背对着他的沫儿,突然转过头来,圆圆的娃娃脸上,满是笑意,眼睛也是圆圆的,小巧的鼻子很是可,只一眼,这个女子便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无论用什么办法,再也没能从心中把她的影子赶走。

    他清晰的记得,那天她玩的很开心,满头的大汗,却一点也不狼狈,还会转过笑着问他:“你是谁呀?怎么黑着张脸?要不要一起玩呀?”

    他当时不过是最平常的表,并没有生气或是不高兴,只因他不喜欢笑,从出生就如此,第一次被人说成是黑着脸,而他却并没有发火,因为她笑的很美,很甜,她的笑声感染了他。他也想要这般的笑……

    “喂,发什么呆?不就是不给你用我的浴缸嘛!你也不用伤心成这样吧?”小沫儿讥讽的话语把九王子拉回了现实。

    “本王哪有伤心?”

    “没有吗? 那怎么苦着张脸?是不是想到那个你的女人了?”小沫儿走到一旁的浴缸边,坐在浴缸的边沿,拄着下巴问着九王子。九王子一顿,随即笑了:“是啊,是在想她,想本王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哦,那你为什么是悲伤的?难道你们的回忆满是悲伤吗?”小沫儿看着他,觉得有一丝同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子会离开他,是被抛弃了吗?

    “不,一点也不悲伤,想起她本王都会笑。”说着九王子还露出一抹自以为迷死人的笑容。

    “唉!别逞强了,比哭还难看。”

    九王子哑然,比哭还难看,为什么自己想到以前的沫儿会悲伤,那些回忆是甜美的啊!只不过让他有些心酸罢了,也许他忘了该如何发自内心的笑了吧,强装的笑容也许永远让人觉得悲伤。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